第一文学 > 都市小说 > 重生六零,天上掉个俏媳妇 > 第二百七十二章 只是以后不会再爱了
    魏明启笑着将尹慧搂在怀里:“还挺有自知之明的。不过你怎么猜到萧爷爷不会对我开枪的。”

    “他刚刚拿枪指着你的时候,我用透视的功能看过了,那枪里分明就没有子弹。”尹慧搂着魏明启的腰,笑着说道。现在她才发现,这个透视功能是真的很好用。

    魏明启一愣,他倒是没有想到萧老爷子那么生气的过来兴师问罪,居然枪是空的。他心里顿时生出一丝丝的愧疚,这份愧疚不是对萧和玉的,而是对萧老爷子的,萧老爷子现在应该很难过吧。

    尹慧看魏明启在发呆,拿手在魏明启眼前晃了晃:“你在想什么?是不是在想刚才萧老爷子临走前说的那些话?”

    魏明启笑了起来,他除了尹慧其实也没有什么好失去的,至于尹慧,上次他已经差点失去过她一次了,所以即使没有萧老爷子的警告,他也会好好看着尹慧的。别的权势金钱之类的,他其实都不是很在乎。

    “没有啊,那有什么好想的,我是在想,你的透视的药水,什么时候给我也来一瓶。”魏明启搂着尹慧的腰,用手轻轻的在尹慧的背上游离。

    尹慧被弄得有些痒,躲开魏明启的大手,问道:“你要透视药水干什么啊?”

    “看你啊,看能不能把你看得更清楚。”魏明启的眼神突然变得色眯眯的盯着尹慧。

    尹慧俏脸一红,骂道:“你这个流……”

    尹慧话还没有说完,魏明启就吻了上去。尹慧被吻得七荤八素,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又被魏明启压在床上了,尹慧推开魏明启羞涩的说道:“不要了,不是刚才刚……”

    “不够。”魏明启简短的话语打断的尹慧的声音,又重新吻了上去。

    尹慧不禁在心底暗想,等会起床是不是应该给自己泡点枸杞补补。正想着嘴上传来了一丝疼痛。原来是魏明启咬了她,尹慧闪着无辜的大眼睛看着魏明启,魏明启凶巴巴的道:“专心点。”

    一天之计在于晨,又是一个美好的早晨。

    ……

    对不起李丽的人,尹慧已经解决了一个,下一个就是白晓宁了,她有些犹豫到底应该怎么对付白晓宁,因为好似涉及到感情的事情,都是有些说不清楚的。

    如果没有李丽自杀的事情,她都打算就这么放过白晓宁的,毕竟这个时代的价值观来说,白晓宁做出那样的选择,虽然尹慧并不认同,但是却可以理解。

    可是看到李丽手腕上那一道深深的疤痕时,她却无法说服自己就这么放过白晓宁。

    这一天,尹慧正在医院给李丽削苹果,白晓宁来了。看到李丽霎时苍白的脸,尹慧转过身看到同样惨白着脸的白晓宁。白晓宁那身原本很合身的军装,现在由于他的暴瘦,变得松松垮垮的挂在身上。

    “你好点了吗?”白晓宁小心翼翼的问着床上的李丽,声音轻的仿佛就像是一声叹息,要不是这里是单间,还很安静,估计很难听得清他到底说的是什么。

    李丽没有说话,只是微微的偏过了头,不去看白晓宁的视线。

    尹慧冷眼看着容颜憔悴的白晓宁,语气不善道:“你来干什么?”她没有想到自己还没有想好怎么收拾他呢,他却先自己送上门来了。

    白晓宁咬着自己的下唇,眼睛低垂着,声音闷闷的回道:“我不放心,过来看看。”

    “现在你看到了,那你放心了吗?”尹慧眼神更加的冷,问出口的话也毫不客气。

    白晓宁没有接话,只是被咬着的嘴唇变得越发的白了。那张曾经让李丽迷醉的俊逸的容颜,也像是承受了什么痛苦般的,扭曲起来。

    半晌,就在尹慧以为他永远都不会接话的时候,白晓宁开口道:“小丽,求你,以后不要在伤害自己了,是我对不起你,你要怎么对我,我都毫无怨言,但是不要在伤害你自己,我真的会心疼。”

    “心疼?白晓宁你还有心吗?李丽最绝望的时候,你在哪里,她对这个世界生无可恋的时候你在哪里?你现在说你心疼,刀没有划在你的身上,你怎么会痛?”尹慧扔下手里的水果,拿着水果刀对着白晓宁。

    白晓宁突然拿过尹慧手里的刀子,在自己的手腕处狠狠的划了一刀,白晓宁是特种兵出生,是受过专业训练的,尹慧不知道他划得是不是动脉,只知道血突然就像喷泉一样喷了出来。

    白晓宁还要再划,李丽坐了起来,用手握着刀锋哭着喊道:“够了,白晓宁,如果你这一刀是为了偿还对我的愧疚,那么你还了,你现在可以走了。”

    尹慧吓傻了,反应过来,连忙将李丽的手从到刀上移开,又拿起桌子上的毛巾捂在了白晓宁的胳膊上,喊道:“你疯了?”

    白晓宁没有回答她,只是呆呆的看着李丽,眼睛闪着水光:“我不是为了偿还你,我是为了偿还我自己。”

    “不管你是为了什么,白晓宁,我们既然已经不可能了,我们就放过彼此,你放心以后我不会再做傻事了。你也不用对我有什么愧疚,你走吧,我们就当陌生人好了。”李丽没有再逃避白晓宁的目光,而是定定的看着他,尹慧不难从李丽的眼中看出她的决绝。

    刚才在他们聊天的空隙,尹慧按了呼叫铃,李丽这间是特护病房,没一会医护人员就来了。进来的小护士在看到床上的一大摊血迹时也被吓了一跳,以为举着刀的白晓宁是坏人,差点就冲出去报警,还是尹慧一手抓住了小护士,让她先给白晓宁包扎伤口。

    护士颤颤巍巍的走到白晓宁的身边,拉过白晓宁的手,却不料被白晓宁一把甩开,小护士本来就有些害怕,现在被这么粗鲁的一甩,瞬间东西都不要就跑了。

    白晓宁丝毫没有理奔跑的护士,而是看着李丽闷声问道:“你是不是后悔爱上了我?”

    “不后悔,只是以后不会再爱了,爱你的李丽,已经死了。”李丽扯出一丝凄美的笑,面色平静。

    “很好,很好。”白晓宁呢喃了两句,转身走了。

    尹慧呆呆的看着李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却没想到倒是李丽先抬起手看着尹慧笑道:“我的手还在流血呢,你不找护士给我包扎一下啊。”

    尹慧看李丽面色如常,忍不住道:“你真的没事了?”

    “没事了,死都死过一回了,还有什么放不下的,赵建军说的对,为了一个放弃我的男人,不值得。”李丽擦干了脸上的眼泪,一番话貌似好久就想好了般的,说的万分豁达。

    李丽看着尹慧半天没有动静,把自己的手又往尹慧眼前凑了凑:“快点叫护士来啊,痛死我了。”

    尹慧横着眼用手在李丽头上戳了戳:“疼死你活该,拿个东西挡着不行啊,非要用手。”

    李丽吐了吐舌头,没有说话。

    ……

    出了医院,尹慧没有做司机的车,而是准备步行顺便去街里逛逛,马上就要入冬了,虽然魏明启平日里都是穿着军装,但是还是需要购置一些衣服的。

    而且她想买一些密度好一些的面料和白鸭绒,自己做羽绒服,这样冬天的时候就不用冻得缩手缩脚的了。

    白鸭绒比较好找,尹慧之前联系了一位给单位里养鸭子的人,提前预定好了,自己想要的鸭绒,虽然没有后世的那么细,但是也还是勉强可以使用的。

    但是羽绒服的面料就不是那么的好找了,她跑了好几家都没有看到自己想要的那种料子,就在她快要放弃的时候,却在街角一家新开的供销社里,找到了自己想要的面料。可是店员却颇有些为难的对尹慧说,这个料子只有这么一匹,是刚来的,已经被人预定了,所以不能卖给她了。

    尹慧万分遗憾,问店员自己如果预定的话,大概什么时候能回来货。店员居然说最快也要三个月。

    尹慧有些失望了,三个月冬天都快过去了,到了也穿不上了。

    尹慧正纠结要不要先定下来,做好等明年再穿,还是再去别家逛逛的时候,售货员指着门口兴奋的说道:“那位预定这个布匹的小姐来了,要不你们商量商量?”

    尹慧循着售货员手指的地方,却看到了一个她很熟悉的人——陈树华。

    自从上次陈树峰和母亲是间谍的事情被曝光以后,陈家就彻底没落了,尹慧回到D市后派人打探过陈树华的消息,但是却一直没有找到她。没想到今天却在这里碰到了。

    尹慧兴奋的走上前拉着陈树华的手:“你怎么会在这里,这些年你去哪了?我到处都找不到你?”

    陈树华有些冷淡的抽回了自己的手:“就是出去四处转转,你也知道,我在这里已经没有亲人了。”

    尹慧一愣,是的,她知道陈树华已经没有亲人了,她母亲和哥哥是间谍的事情一曝光,她母亲就被抓了,在牢里的陈树华母亲还没有过夜就自杀了,紧跟着陈树华的父亲不知道是因为妻子的死,还是受不了调查那些人的手段,也跟着自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