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 > 都市小说 > 萌宝好甜:总裁爹地,闯进门 > 第922章 他们之间的深情
    唐姝突然觉得她有很多问题要问萧越,比如这么看有什么有趣的,你干嘛不去找她?

    比如,你都跟她分手了,既然分开了,为什么还要天天盯着她看?

    她瞧萧越跟踪了宁悠然这么久,都不怎么敢靠近她,除了远远看着,宁悠然都不知道他在看她。

    而且宁悠然都没有跟他联系,说不定就把他给忘了,人家要开始新生活了,他还这么看着,有意思吗?

    然而唐姝这些话还没问出口,萧越就不看了,而且脸色相当阴沉,像即将要席卷海岸的台风似的,“开车!走!”

    “啊?”唐姝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萧越阴沉着脸朝她吼,“开车!听到没有?不会就滚下去!”

    唐姝哦了一声,直接发动了车子,车外面的东子急了,“少爷,我……”

    他大概是想问他怎么办,唐姝直接把自己的车钥匙扔给了他,“给我把车开回去。”

    话音刚落,她就开车带着萧越走了。

    东子愣愣的看着手里的车钥匙,上面带着翅膀的一个B,看起来很是嚣张,跟唐姝这个人的风格,一模一样。

    甩掉了东子,唐姝跟萧越两个人单独相处,倒是挺高兴的,东子是萧越的心腹,但对她来说就像瘟神似的,总是缠着萧越,让她想跟萧越有点私人空间都没机会。

    她可烦那个人了!

    现在有了这机会,她更想好好跟萧越谈谈。

    见萧越神色依旧阴郁,她咳嗽了一声,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跟温柔有些沾边,她说,“萧越,其实你这样看着宁悠然,也挺没意思的。”

    萧越没说话。

    唐姝继续说,“你看,你刚才盯着她那么久,她都没发现你,而且你不是盯烦了,就走了吗?”

    萧越神色冷冽,回想起刚才,浑身那种阴暗嗜血的气息开始汹涌,“不是我盯烦了。”

    唐姝好奇了,“那是为什么?”

    “有个男人,给她递水擦汗。”

    唐姝突然怔住,踩油门的脚都放松了,“萧越,你这是……在吃醋啊?”

    有没有搞错?

    萧越堂堂萧七少,黑道太子爷,竟然吃宁悠然的醋?

    那个给宁悠然递水的男人,怕也只是个普通员工吧?

    萧越跟那种人吃醋?

    真特么的自己贬低自己啊!

    唐姝很为他生气,直接在路上停了车大吼,“萧越!你能不能有点出息了!跟一个小毛孩子吃醋?而且还是为了一个宁悠然?你太让我失望了!”

    萧越阴森的看了她一眼,“是吗?那就给我滚!”

    说完,他就打开车门,直接将唐姝退了下去,把她丢在大马路上,自己开车走了。

    唐姝气的在马路上直蹦,“萧越!你这个混蛋!你把我丢在这儿,让我怎么办?”

    这森林公园在市区边缘,离市中心远着呢,她要怎么回去?

    走回去?

    去他大爷的!

    唐姝在路上骂了一会儿,东子开着她那辆大红色的宾利追过来了,他不像她那般张扬,拉开敞篷,关上了敞篷之后,停在她身边问她,“唐小姐,你怎么站在这儿?”

    不是跟萧越一起走的吗?

    半路被萧越甩下车呢?

    东子猜想的很正确,所以唐姝趁他不注意,拉开车门将他给拽了出来,然后自己开着车走了,留东子一个人站在人烟稀少的大马路上,风中凌乱。

    唐姝去找萧越,找了他的好几个场子,都没找到他,最后发现他在家里。

    但是他的别墅防盗级别太高,而且周围还设了防护系统,炸弹都炸不开,她没法进去,就只能在门口蹲着,等萧越来给她开门是不现实了,唐姝只能等东子回来,跟他一起进去。

    蹲在门口踩落叶的时候,唐姝就开始后悔,她为什么要丢下东子呢?

    她的车虽然空间不大,但是塞下一个东子也不成问题啊!

    唐姝足足等了一个小时,才看到东子回来,他见到唐姝蹲在门口,一脸没好气的样子,假装看不见唐姝不理她,但是唐姝脸皮厚,就那么跟着他一起挤了进去。

    挤了进去之后,唐姝大大咧咧的想去找萧越,但是看到萧越坐在自己庭院阳台上,桌上摆着酒,他一个人闷头在哪儿喝酒,唐姝突然就觉得,自己闯不进去了。

    他周围的风景,都感染了他身上那种沉郁哀伤的气息。

    已经夕阳西下了,院子里到处都是橘色偏红的光芒,透过树叶的缝隙洒下,照在萧越身上,有种血色的苍凉。

    而他的眼神,沧桑寥落。

    他将整个庭院划分为自己的一片天地,任何人任何事物都打扰不了他。

    他独自沉浸在那个忧伤的世界里,他不出来,别人也进不去。

    唐姝看着这一幕,突然就觉得眼睛有些脆弱,这么多年她很少有的一种,想哭的情绪在她身体里蔓延。

    为什么她看到萧越这么忧伤,她会很痛?

    她的心很痛。

    为他而心痛。

    那他为什么呢?

    东子将唐姝拽了出来,冷冷的看着她,“唐小姐,你喜欢少爷无可厚非,但少爷变成现在这样,也是你一手造成吧?悠然小姐离开他了,他的分公司也被抢了,他现在每天都很难受,你到底还想看着少爷多痛苦?”

    “我没有想让他痛苦,我只是喜欢他!他跟我在一起能够得到的好处更多!”唐姝倔强的说。

    东子看着她倔强的模样,冷笑了一声,什么话都没说就走掉了。

    唐姝很不喜欢他这种态度,她其实手痒想打他很久了,但是她接近萧越,总还得靠着这家伙一点,于是她告诫自己,一定要忍,忍住才能追到萧越。

    于是她跟着东子,非要缠着他讲个清楚。

    东子被她缠烦了,倒不是怕唐姝打他才说一些话给她听,而是他希望,唐姝追求萧越,能够理智一点。

    唐姝静静的听东子说完萧越和宁悠然之间的一些事,突然觉得……

    自己可能是个没脑子的大恶人。

    她从来不知道,一个平凡普通的女人,可以给萧越心灵上的安慰,能够让他不再是萧七少,而是萧越,是他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