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 > 都市小说 > 女总裁的近身高手 > 第673章 壮士何须客气
    一句话里又是圣主,又是城主还有什么门主,说的跟绕口令似的,不过李慕然却听的很清楚,认真道:“该当如此,这位壮士随我入内一谈。”

    叶枫大感别扭,说话文绉绉的,感觉跟拍古装戏似的,连壮士都出来了,可心中涌起的好奇却更浓厚了。

    首先是凌阳和昆仑虚有着一定关联,其次是秋樊昕的身份,从这两点引发出无数种猜想,加上连日来遇到的是是非非,形成一张环环相扣的蛛网。

    秋樊昕的老师是颜儒青,老家伙神秘莫测,叶枫压根不知其根底如何,仅从言毁那得知只言片语,但对颜儒青的为人已有管中窥豹的之感,似乎不是什么好人。

    其次,秋樊昕的身世不是开国元勋的后嗣吗?血脉上的不同还有据可言,许是幼年之时经历了什么,那圣主又该怎么解释?

    叶枫对圣主的理解是一方之主,犹如古代的帝王一般,秋樊昕若是圣主,何须借助般若忏换取道宝晋升绝世强者?圣主这样的称谓,秋樊昕自己知不知情?

    而后,颜儒青所求降龙液为果,为何又要联合元正和尚屠戮昆仑虚?先不说颜儒青有没有那个实力,这种做法就让人百思不得其解。

    叶枫皱眉沉思,他总觉得背后有一双黑手正在推动故事剧情前进,但他全然摸不着头绪,就像处在密封空间里似的,两眼一抹黑,寻找着光的方向以求脱困而出。

    如果是别人的故事,别人的秘密,叶枫一笑置之,懒得理会,但和秋樊昕有关,他就不能不谨慎应对,千丝万缕恍如迷宫一般,叶枫思绪万千仍是屡不出因果关联。

    “壮士?”李慕然微微提高音量:“可否先让圣主入内?”

    叶枫从沉思中惊醒,脑袋有点蒙圈,含糊应道:“入内入内……”

    李慕然把叶枫当成圣主护卫,而且看年纪也不大,应该和圣主之间的关系特别密切,于是冲守卫打个眼色,两名守卫特别醒目的从叶枫手里接过缰绳,也不用李慕然吩咐,直接给把车牵入城主府,又唤来几名老妪随身服侍。

    李慕然道:“壮士,敢问高姓大名?”

    “叶枫。”

    “好名字。”李慕然比划大拇指,赞道:“儒目素雅,清秋见风,好名字,刚毅不失柔顺,柔顺中夹杂刚劲……”

    叶枫苦笑,这就拍上马屁了?至于吗?他失笑道:“城主大人可能误会了,我和圣主仅仅是朋友关系,不是你想的那样,所以你不必对我太过客气。”

    他以为这么说了李慕然会有所收敛,可没想到这句话出口,李慕然马上挤出一张更加愉悦的笑脸。

    这人长的刚健沉稳,不苟言笑,谁又能想到变脸的速度丝毫不见勉强,跟翻书似的,一下一个表情。

    在李慕然想来,朋友之间的关系当然要比护卫之类的更加亲密了,他对秋樊昕的印象停留在十多年前,那时候秋樊昕还是小女孩,那枚紫玉修罗配是唯一可以证明秋樊昕身世的物品。

    昆仑虚所有高层都见过那枚玉佩,一些地阶修行者只在图纸上见过玉佩模样,那枚玉佩就是身份的象征,素有见玉如见人的说法,所以守卫通报他紫玉修罗佩问世后,他立即率领城主府高手夹道相迎。

    叶枫苦笑更甚了,他也懒得解释,耳边听着李慕然啰啰嗦嗦说了一大堆,他终于有些忍不住了,问道:“城主大人,其实我有很多事不太了解,可否请您指点迷津?”

    李慕然顿时诚惶诚恐的道:“叶枫壮士何须客气?但凡李慕然知晓的,必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叶枫心道,等的就是你这句话了,被疑问缠的有些懵圈的叶枫决定从李慕然这里突破,没准可以将散落成网的一些关系串联起来。

    他无意窥探秋樊昕的隐私,只是求个心安而已,这样才能走的无牵无挂,否则疑云稠集,留下秋樊昕一个人在昆仑虚,心里着实不太放心。

    李慕然想的是叶枫和圣主既是朋友,自己与之结交有益无害,将来某天圣主接管昆仑虚,自己岂不就是嫡系了?

    他修为不低,勉强也有半步天阶的水准,虽然比那些守卫强不了多少,但是在城内,作为城主的他堪称无敌。

    原因无他,昆仑虚串联昆仑山龙脉,设有三十六天罡城和七十二地煞城,城主修炼的功法切合龙脉,可借龙脉之力御敌,个人修为再强,不如天阶后期,又如何抗衡的了龙脉之气?

    昆仑山龙脉是为华夏祖龙之脉,分流开支一百零八道,每一道无不蕴含恐怖威力,但龙脉之力只能借不能取,所以才有城内无敌的说法。

    “可否找个安静角落?”叶枫看了看四周,意思是说这里人多嘴杂,不太方便开口,接下来聊的问题,可能涉及城主,换个地方如何?

    “明白明白!”李慕然拱手称道:“还请壮士移驾书房。”

    “劳烦城主带路。”叶枫无语失笑,他是真不习惯这种古风式的对答。

    ……

    李慕然的书房金碧辉煌,装饰物品美轮美奂,造型更是巧夺天工,占地面积少说也有两百多平,书架上陈列的书籍大多是明代以前的孤本。

    叶枫大大咧咧习惯了,但是看到这些古籍还是忍不住震撼了一把,多数已经失传了的经史子集,却在李慕然的书房里出现了。

    李慕然很是大方的道:“叶枫壮士要是喜欢,这些书籍便当做礼物赠与壮士了。”

    说话间,他掀开桌上一层青布,露出更加古色古香的沏茶道具,点燃铜炉,不多时书房已被茶香填充。

    叶枫笑道:“好意心领,城主大人,我也就不做铺垫了,三个问题请您解惑,可能有些唐突,还请您别介意。”

    “叶枫壮士说笑了,我之前才说说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您尽管开口好了。”

    叶枫淡淡一笑,平静问道:“第一个问题,您只是看了玉佩便将秋樊昕当成圣主,难道不怕认错人吗?还是说您早就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