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 > 都市小说 > 右眼见诡 > 第六百零八章 树上群蛇
    从目前的观察来看,这鬼树,只要我离它不是太近,它是不会乱跑的。也就是说,只要我和这鬼树保持一定的距离,这鬼树就不会乱动。

    妈蛋的,这鬼树能动来动去,那就证明它很可能是有生命的。也就是说,我手里的银针,或许对它能产生一定的作用。这么想着,我便拿出了银针,一针向着那鬼树射了过去。

    也不知道是那树皮实在是太厚了,还是哥这一针射得太轻了。总之,哥这一针虽然射了过去,但却没能射进那树皮,而是悲剧的掉在了地上。

    奶奶个熊的,这破鬼树,太不给哥面子了。哥射出去的银针,它动都不动一下,就给哥废了。

    “你行不行啊?”玲儿问我。

    妈蛋的,莫非玲儿都开始怀疑哥的本事了,觉得哥这玩银针的本事退步了?

    “不行?开什么玩笑?要是哥都不行了,这世上还有几个人能行?哥可是男人中的战斗机。”我说。

    一边说着,我又赶紧拿出了一根银针,直接对着那鬼树射了过去。这一针,哥可没像刚才那样射得那么随意了,哥这一针不仅是瞄准了的,而且还卯足了劲儿,可谓是射得势大力沉。

    我这一针,直接射进了鬼树的树干里。不过,我那银针刚一射进树里面,立马就被那鬼树给吞没了。

    这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那破树在吞没了我的银针之后,好像屁事都没有。妈蛋的,这什么破书啊?哥的银针居然都收拾不了它,奶奶个熊的!

    越这么想,哥这心里,就越特么的不爽。于是,哥只能再一次拿出了银针,我把各种射针的方法都试了个遍,那破鬼树还是一点儿受伤的反应都没有。不过,此时的哥,已经筋疲力尽了。

    最重要的是,哥现在有些迷茫了,真不知道该拿这破鬼树怎么办了。

    哥不怕苦,不怕累,就怕迷茫,就怕没有方向。

    妈了个蛋的,这dog娘养的鬼树。你说它是树呢!它奶奶的又能动。你说它是鬼呢!它又是树的模样,更重要的是,它还像树一样,不怕被银针扎。

    远距离攻击显然是不行了,看来哥需要换个近距离的攻击方式。于是,哥只能拿着银针,向着鬼树奔了过去,准备跟它进行近身肉搏。

    还别说,这次这鬼树,还真是给哥面子。眼看哥都已经杀到它的身边了,它还没有要躲闪的意思。莫非,刚才哥给这鬼树的几针是起了作用了,让它不能再胡乱移动了。

    这么想着,我便试探着的把手给伸了过去。没想到,我竟然成功地碰到了树皮。这鬼树的树皮就跟普通槐树的树皮差不多。不过,要更湿润一些,而且摸着是凉凉的,就像是那树皮上摸了一层冰似的。

    妈蛋的,既然这破鬼树都不能动了,那要想采上面的鬼树花不就很容易了吗?哥只需要爬到这树上去,就可以采花了啊!

    这么想着,我立马就爬起树来了。爬树什么的,对于哥这种在山里长大的孩子来说,那是再轻松不过的事儿了。

    要知道,哥的童年,可就是在爬树中长大的。

    这鬼树其实不太高,因此,那鬼树花虽然是长在树梢上的,但也并不是不可摘的。不过,因为树干上的树皮有些湿润,有些滑,加上这树干比较笔直。因此,我在往上爬的时候,还是费了不少力气的。

    不过,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哥的不懈努力,最终哥还是成功的爬到了树梢上。那些鬼树花,现在离哥也就只有半米来远了,只要哥伸出手去,那还是够得着的。

    哥也没有耽误,在到了能够得着鬼树花的距离之后,哥直接就把手给伸了出去。眼见哥那手就要碰到鬼树花了,一个蛇头突然冒了出来,对着哥吐起了信子。

    哥定神一看,我的妈呀!这树丫子上,怎么瞬间挂了这么多的蛇啊!从哥的目测来看,这些蛇足有数百条之多啊!

    此时,一条眼镜蛇已经向着哥的手咬了过来,还好哥眼疾手快,赶紧把手给缩了回来,避掉了那眼镜蛇的毒口。

    可是,这树叶上有数百条蛇。哥刚躲过了一条,另一条又对哥发动起攻击了。

    妈蛋的,打不赢就跑!哥不敢再在地上待了,只能一下子从树上跳了下来。

    落地的时候,哥没有落稳,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屁股立马就给摔得生疼生疼的了。不过,万幸的是,哥因为逃跑的速度很快,所以没有被蛇咬到。从那些蛇的样子来看,那些家伙应该都是毒蛇。要是被它们咬上那么一口,哥就算再不想呵呵,那也得呵呵了。

    “怎么回事啊?你刚才不都要碰到鬼树花了吗?怎么不动手摘啊?你跳下来干吗啊?”玲儿用很不解的眼神看着我,问。

    “你没看到树上挂着这么多毒蛇吗?我倒是想摘啊!可我这手还没伸出去,那蛇就张着嘴向着我咬过来了,你说我还能去摘吗?”我说。

    玲儿抬着头往树上看了看,在看了半天之后,她突然来了一句。“有蛇吗?蛇在哪里,我没看到啊!”

    “那么多蛇,你没看到,你是瞎子啊?”我说。一边说着,我一边抬起了头。奶奶个熊的,在抬起头之后,我立马就傻眼了,这树上的蛇都跑哪儿去了,刚才明明有数百条那么多的,怎么一眨眼的功夫,就一条都没有了呢?

    我勒个擦!莫非哥是眼花了。可是,刚才哥明明是很清醒的,不可能眼花啊!哎!早知道,哥刚才应该定一定神的。

    这时候,我才回想起来。刚才那些蛇在游走的时候,可谓是一点儿声音都没有。在山里长大的哥,蛇这玩意儿可是见过不少的。因此,我很清楚,不管是什么蛇,在游走的时候,都是会发出声音的。

    奶奶个熊的,刚才肯定是幻觉。

    不过还好,哥还没有误事。于是,哥重新爬起了树来。

    在爬山鬼树之后,哥没有再看到蛇了。于是,哥立马就爬到了树梢上。妈蛋的,在哥靠近鬼树花的时候,那些蛇又钻出来了,它们还是没有声音。

    幻觉,这特么一定是幻觉,哥才不信呢!

    果然,明明有一条眼镜蛇咬向了哥的手腕,可是哥的手腕却屁反应都没有。不就是幻觉吗?有什么好怕的,哥才不会被吓着了。

    这时,又有好几条蛇对哥发动了攻击,可是,它们都没能咬着哥。

    “咬啊!来咬哥啊!”既然这些蛇都是假的,哥也就不再害怕它们了,于是就有些得意了起来,对着那些摇头晃脑的蛇们来了这么一句。

    哥这话刚一说完,便有一条蛇对着哥的脖子咬了过来。那蛇一咬过来,哥出于本能,赶紧把脖子往后缩了一缩,不过那蛇的速度还是比哥要快一些。只不过,虽然看上去他好像是咬到了哥的,可实际上,哥的脖子上确是一点儿反应都没有。

    妈蛋的,这蛇看来都是假的,忽悠哥呢!

    此时,哥也不想再跟那些蛇玩了。我现在要做的是,赶紧把鬼树花给采到,采完之后,哥就可以去救柳雨婷了。

    这么想着,我也就没再搭理那些在我面前摇头晃脑的蛇了,而是直接伸出了手,想着那鬼树花伸了过去。

    在我的手即将碰到鬼树花的时候,又一条蛇向着我游了过来。这条蛇的脑袋是三角形的,头顶上还有个犄角,有些像五步蛇。反正,不管怎么看,这蛇都像是很毒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