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 > 都市小说 > 布衣神相 > 第三百九十九章成型胎儿
    闺蜜连忙低着头道歉,但是半天却是听不见眼前的人的声音,等闺蜜抬起头的时候,直接就吓了一大跳,眼前的这个女人眼中的一片绝望,似乎这世间已经没有了她能够留恋的。

    她越过闺蜜直接就往那小医院走去,当时的闺蜜也没有多想,以为这不过又是一个生活所迫的人,但是这人却是给了闺蜜不一样的感觉。

    于是这闺蜜便就跟上了她,一直落在她不远不近的距离,这也是她生平第一次多管闲事,跟着那女人来到了医院之后,不过多久她便就被一个医生推搡着拥出来了。

    那女人不甘心,甚至还跪在了那医生的面前,希望医生能够帮忙,但是医生却是铁了心的,不管女人怎么哀求,他也不动心。

    闺蜜隐隐约约便是听见了这医生与那女人说的话,原来这女人是想在这里打胎,但是看这个女人的体型也看不出怀孕的。

    医生将大门关上,便就不再管这女人,那女人拍了拍自己身上的尘土,便就从地上站了起来,继续往相反的方向走去。

    而她却是不想浪费这个机会,于是便就直接跑到了那女人的身边,呼哧呼哧的喘气声,让那女人不得不发觉闺蜜的存在。

    女人以为她不过是过路人,所以并没有太过介意,但是闺蜜却是跟了她一路,一直来到了她的家门口,这便就让她不得不重视起来。

    “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跟着我?”女人的声音十分的沙哑,听着便就觉得像是沙石在划破这上面的纸张,闺蜜看着女人的样子深吸了一口气,便就来到了女人的对面。

    “因为刚才在那家小医院的时候,我看见你似乎是在求助一件事,所以我才是跟了过来。”

    闺蜜还没将她想说的话给说完,这女人便就上前攥住了她的肩膀,那眼神亮的可怕,这让闺蜜不由得心里开始后悔起来,这女人不会就是一个疯子吧。

    正当这闺蜜这么心想,这个女人竟然这时开口对着闺蜜说道:“那这么说,你跟着我,你是有办法帮到我?”女人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闺蜜,就好似是将她当做了最后的一根救命稻草。

    这反倒是让闺蜜格外的不适应,但是这送上门来的东西,她哪能拒绝,“是,我有法子帮你,但是看你这样子,应该不是你怀孕吧。”

    没想到这话刚撂下口,前面的这女人似乎就像是坚持不住了一般,直接就柜坐在地上,她身上穿着的雪白色的和服,已经沾满了灰尘。

    她失神的望着前面,喃喃自语,既像是说给我听,又像是说给自己听,原来这怀孕的人其实是她不满15周岁的女儿,实在是太过小了,所以这才是想起来要打胎的。

    这女人说完话,便就坐在地上愣神,闺蜜连忙是将她给拉了起来,“既然是这样,您便就领着那位小姐随我一起过来吧。”

    闺蜜说的话十分的有深意,但也是幸亏这女人是一个机灵的,她连忙承了闺蜜的情,直接就不耽搁的往家里走,不过一会她便就从门口出来了,身边有一个穿着制服的小女生。

    这个小女生应该便就是她说的女儿了,闺蜜这时嘴角扬起来了微笑。

    她带着这两人直接就奔赴樱桦的家里,这次是晚上来的,所以那樱桦这时在正是上晚课的时候,家里恰巧是没有了别人。

    等闺蜜来到了门口的时候,便就知趣的敲了敲门,来开门的正是樱母,她看见了这闺蜜竟然真的是找到了这胎儿,她的脸上也情不自禁的扬起了笑容。

    樱母连忙是招呼着那女人和她女儿进屋,结果却没想到这刚进了屋子里,这女人扑通一声就跪倒在了地上,她祈求着樱母能够救救她女儿。

    这时的樱母才是反应过来,这胎儿是找到了,但是找到的是还藏于肚子里的胎儿,这个意思是让她做手术将这个胎儿给取出来。

    樱母一瞧这女孩子的面相,再蹲下身子摸了摸她的小腿和肚子,眼前的女孩子小腿浮肿,肚子隆高,明显是6个多月的征兆。

    这样的孕妇按常理来说,只能是让她生下来了,樱母摆着手对那女人说道:“不行了,她的腿都开始浮肿了,这不能打了!”樱母刚说完,那女人就似是被抽出了全身的力气,随后竟然是掩面呜呜的哭了起来。

    闺蜜看着这个情形,哪能同意,急忙是将樱母给拉到了一边,对她讲了讲遇到这女人的经过,还有这几天在医院里遭到拒绝的事情。

    说了这些之后樱母反倒是犹豫了起来,闺蜜看着有机会,便就对着樱母一顿的吹捧,还对她保证,如果将这个胎儿打出来之后,则就匀出一半的胎儿来给她。

    最后的一句话倒是戳中了樱母的心了,她看了看坐在不远处的女孩子,便就轻微的点了点头,随后她便就抬头看了看墙上的钟表,她对闺蜜说了一句规定时间,因为过了这时间那樱桦便就下了晚课回来了。

    所以做这个手术一定要保持在两个小时之内,正恰好也是打胎所规定的时间,将纱布和剪子准备好之后,眼前小女孩倒是真的害怕了,她紧紧的攥着自己母亲的衣角。

    樱母看见了,不自觉的冲着那女孩子微笑了起来,她的脸上莫名便就让人看着有着亲切感,那女孩看见她,竟然不怎么害怕了。

    所以樱母便就趁热打铁,直接就上前抓住了女孩的胳膊,并且冲着那女人使眼色,女人擦干眼泪推着女孩进了里舍。

    里舍里面的手术刀和绷带全部都放在了盆子里,而水池里已经放满了水,地板上放了一个正方形的大毯子,樱母指挥着让女孩子躺在那正方形的白布上。

    一块毯子便就盖在了女孩的身上,如果是想要5.6个月的胎儿,并且还得保持它的新鲜度和完整性的话,那么便就要不顾母体的疼痛,硬生生的从肚子里面将孩子给生掏出来。

    整个过程血腥无比,那女孩子已经疼的张不开口再喊出声音,樱母一边在底下掏着胎儿,一边训斥折女孩子,不让她再喊,这样还能剩出体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