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 > 都市小说 > 一世狂兵 > 第三百五十三章 碧海潮生
    萧天擎暗骂自己上辈子肯定是造孽了,才会被这老家伙盯上。

    可脸上的表情却要陪着笑,说道:“师父,今天怕不是好日子啊,我们不如挑个……”

    呼的一掌拍了过来,毫无征兆,但并不快,给足了萧天擎还击的时间。

    萧天擎早看这老家伙不爽了,眼见对方一言不合就打了过来,顿时虎贲之气迎击上去。

    嘭的声,萧天擎原地腾空,落地后连连退步,一直退了十几步,才勉强站稳。

    这是什么样的力量?似乎对方并没有想要破坏他的身体,但却让他感觉到连绵不绝被力量撞击。

    十几步,每一步都是一层力量,简直有些像是八极拳的八极崩一样。

    可崩拳的力道顶多也是两三层,不可能打出十几重啊。

    如果不是眼前的脚印清晰出现,他恐怕都不敢相信世上有这样的功夫。

    不真实啊。

    木碧云却起身冷冷的看着萧天擎,说道:“我知道你小子不乐意,可你别想得了便宜还卖乖,今天离了这里,你日后耍诈怎么办?只有生米煮熟饭……”

    “我不是不乐意,我是一时之间难以接受。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子柒又不难看,我当然……”

    “何止不难看,我徒弟各个貌美如花!”木碧云纠正。

    靠,这老头真会自卖自夸。

    萧天擎点头道:“没错,确实貌美如花,可再美也要给我个缓冲时间啊,稍微有些快。”

    萧天擎朝着木子柒看去,希望她能帮自己说句话。

    却忽然看到木子柒满眼泪水,可怜巴巴的看着他,轻声问道:“天哥,你是不是不喜欢我……”

    我擦,萧天擎抬头看天,冲木碧云说道:“拜,今天就拜,现在就拜!”

    于是,张灯结彩,红袍加身。

    什么主婚人证婚人,一个都没有,什么亲戚朋友,也别想来。

    为了一蹴而就,木碧云全城又是司仪又是主婚,又是证婚,甚至连特么高堂都一起包办。

    这老家伙乐开了花,说道:“礼成,引入洞房!”

    萧天擎不愿意走,被这老家伙从后给了一掌,他不由自主的拽着木子柒扑进了洞房内。

    看着里面亮着红烛的房子,木碧云的眼角湿润了起来。

    自己的几个徒弟跟几个义女,竟然都跟着一个男人有缘,这完全出乎意料。

    他才离开没几年,就发生了这样的变化,就连春夏秋冬的母亲也已经已然故去。

    他习惯了孑然一身,可真的孑然一身的时候,心里又空落落至此。

    那天萧天擎与苗崇一战,他是去看了的。

    他回来有些天了,一直在调查自己徒弟木美的事情。

    上次在海城灭了黑帮之后,他跟国家特殊部门的人见了面,并且建立了联系与友谊。

    毕竟,像他这样的老家伙,的确不多了。

    木美出事后,上面也没有瞒他,找到他后,把事情原原本本告诉了他。

    他立即赶回海城调查,却发觉所有事情都跟萧天擎这个人脱不了干系。

    苗崇此人他是知道的,已然是半步跨入化境,没掉小小的萧天擎自然不在话下。

    他原本想要出手相救,却意外的发现,这小子竟然会他的虎贲之气。

    这虎贲之气是他从一门绝学中摘录而出,可以作为一记绝招在关键时刻打出。

    结果萧天擎当成主要对敌方式,虽然在战斗中保住了自己的命,但也透支的严重。

    不过,最让木碧云诧异的,是萧天擎的坚韧。

    这个伟岸的年轻人,仿佛是打不死的小强,被打倒了,又爬起来。

    被打残了,还能站起来,最终苗崇主动认输。

    没办法,苗崇用了形意拳最高的神变都未打死他,已经算是失了大师的气度,岂能再出手。

    苗崇认输并不丢人,反而保住了自己大师的名声。

    如果他真的乱拳打死萧天擎,只怕武林中人反而会不耻他了。

    此后,在几个干女儿的跪求下,他极不情愿的搭救了萧天擎,甚至修复了他受损的经脉。

    只是万万没想到,他不仅跟木美有关系,就连木子柒都对他似乎很有意。

    再加上不知道那小子是不是故意让人传播谣言,导致木子柒非他不嫁。

    木碧云作为长辈,真的是心累啊。

    两个徒弟算是为萧天擎免费培养了,原本还要作为衣钵传人,现在都成了他女人了。

    他不是想不开的那种,可这些事情太让人纠结了,如何想开啊?

    不过萧天擎敢于担当,肯把秘籍拿出来的性格,倒是有些打动他。

    他在院中喝了两大壶酒,已然来了兴致,竟然取出古琴,就在院中弹起了《凤求凰》。

    萧天擎在房间里听的傻了眼,扭头对木子柒说道:“你知道这让我想起什么吗?”

    木子柒在盖头下说道:“程遥迦与陆冠英结婚,黄药师在外吹《碧海潮生》……”

    萧天擎哑然失笑,“没想到你竟然是我知音!”

    木子柒不好意思的说道:“天哥,实在抱歉,师父生性比较随意,做事又不按常理,委屈你了。”

    “嗨,这么简陋的婚姻,倒是委屈你了。”萧天擎耸了耸肩,并没有在意。

    木子柒有些不敢去看他,但还是说道:“天哥,今日你我大婚,良辰苦短,我们就寝吧……

    萧天擎打了个激灵,这可正是别扭啊。

    他用力咽了口唾沫,定了定神,最准走向木子柒。

    用桌上的杆子一挑,木子柒的盖头被挑了起来。

    盖头下,木子柒红唇粉面,又盘着发,红裙娇艳,竟然美出了新高度。

    萧天擎一时愣神,竟然顿住好久。

    木子柒一时低眉顺眼等着他挑开盖头,却没等到,忍不住抬头去看。

    见他眼神直直,口水都到了嘴巴,顿时又害羞的低下头去,呢喃道:“天哥,夜深了。”

    “哦哦……”萧天擎用力一挑,把盖头掀开。

    红烛闪烁之中,又见她红裙是绛红色,忍不住问道:“怎么不是正红色?我看电视里都是很红的那种啊……”

    “师姐才能穿正红,我不可以……”木子柒摇了摇头,微微抬起眼睑,悄悄去打量他。

    萧天擎今天更帅,大红花挂在胸口,跟高中的状元一般。

    但其实他真的穿不习惯,他脱了几下都解不开,木子柒走过去帮他宽衣解带。

    木子柒帮他脱了之后,又去解自己的衣服,萧天擎舔了舔嘴唇,“别,穿着挺好看!”

    他弯腰抱起她,快步上了床。

    良辰美景,新娘在下,还能怎么办?

    他缓缓的把魔手,伸向微微颤抖的美人衣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