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 > 都市小说 > 异墓录 > 第十四章 浓雾
    田沐雪没有做声,她从自己的挎包里掏出一根折叠的金属杆,这东西像建筑工地上使用的直尺,不同的是,比直尺窄了许多,而且,是几截折叠在一起的,拉开有好几米长。

    她往前走了几步,将杆子慢慢往下伸。

    众人看得真切,那根杆子几乎完全插进了地面。

    宗国胜见状,吃了一惊,问田沐雪:“那地方有个洞?”

    田沐雪收回杆子走回来,解释道:“不是洞,是个坑。刚才,我见那地方的雾气颜色比其他地方要深一些,觉得那地方的湿度高于周围,造成这现象的原因,是雾气下方存在大量的水。根据探杆测量的深度,下方很有可能是个积满水的大坑,而且还不浅。”

    这话听得宗国胜有些后怕,想着,刚才要不是田沐雪提出去探路,他便不会停下来,结果,铁定是掉坑里去。同时,他也觉得田沐雪有点本事,这么隐蔽的大坑都能看出,在这样的环境里,由田沐雪负责带路的确是不二人选。

    于是,他向陈教授提出建议,由田沐雪走前头带路。

    刚才发生的一幕陈教授是看在眼里的,尽管他对宗国胜的建议有保留意见,但眼下情况特殊,就野外探险经验而言,没人比得过田沐雪,探路这活,除了她还真找不出更好的人选,于是,采纳了宗国胜的建议,由田沐雪负责开路。

    调整队形后,田沐雪与李成博走头里,众人绕过大坑往前走去。

    大约走了七八米的光景,田沐雪停下来,她仔细观察了一下周遭的环境,指着左侧一个地方说:“那边有个大约十来平米的空地,咱们先上那里休息一会。”

    众人跟她走去那个地方,用脚探了探,很平整,便围成一个圈坐下,边休息边商议接下来该怎么办。

    聊了一会,周文发现好像少了两个人,忙起身四下里看。

    宗国胜与陈教授见了,问怎么了。

    周文疑惑地说:“小田和小李上哪去了。”

    由于雾气大,无法清点人数,陈教授只能让王立媛取出成员名单,一一进行核对。

    王立媛对照名单叫大家的名字,在场的都做了应答,当点到田沐雪和李成博的时候,没人回答。

    这下众人着急了,在如此糟糕的环境里,且不说没有田沐雪带路会寸步难行,就田沐雪与李成博两人的安全,也是大事。他们会去了哪儿了呢。

    陈教授对在恶劣环境里如何找人毫无概念,他想,宗国胜经历的特殊场合比较多,经验一定比他要丰富,就征询对方的意见。

    然而,此刻的宗国胜也是毫无头绪,这么浓密的雾气,裸眼视力范围受到限制,在这样的环境里想要找到人,比登天的难度小不了多少。

    他想了想说:“先不要急,咱们好好分析一下。刚才,小田带着咱们来了这里,然后,跟大家一起坐下了,再后来……”说到这里,宗国胜看了一眼周文,说,“再后来是小周发现小田与小李不见了。这就奇怪了,咱们紧挨着坐在一起,按理说,如果有人起身并离开,旁边的人应该会觉察到的。”

    “唯一可以解释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他们根本没跟咱们一起坐下。”周文说。

    “没跟咱们一起坐下?但……”宗国胜没明白这句话的意思。

    “但您觉得他们跟咱们一起坐下的,是吗?”

    “是的。”

    周文解释:“人在黑暗环境里,综合判断能力会有大幅度的下降。尽管,眼下咱们不是在黑暗中,但这里白茫茫的一片,近在咫尺却只闻其声不见其人,这样的环境比黑暗好不了多少,咱们的判断能力同样会下降。所以,咱们觉着他们是跟我们一起坐下的,实质上,他们并没坐下,而是去了别的地方。”

    宗国胜尽管认同这样的分析,但他还有不解之处,他问周文,两人会去了哪里,为什么要离开。

    对于这个问题,周文摇了摇头,表示他也不清楚;不过,他认为,两人的离开肯定有原因,或许,他们是想趁着大家休息的机会,去附近探探路。

    正当他们围绕田沐雪与李成博的凭空消失讨论着的时候,周遭的雾气变得越加浓密,已经到了面对面无法看清楚相貌的地步。

    宗国胜急了,对大家说:“赶紧,都手拉手,不要分散。”

    众人连忙照做,一帮人肩靠肩背靠背砌成了一道人墙。

    大雾弥漫,四顾茫茫。正如人类有怕黑的心理一样,身处迷雾中的人见周遭白茫茫的看不见任何东西,心里产生了跟怕黑相似的恐惧感,都在原地站着,谁也不敢挪动半分。

    此刻,众人明白了一个道理,人类之所以怕黑,恐惧的根源不在“黑”,而是在于看不见东西。

    几十秒钟过去了,四周静得可怕,正如周文所说,身处能见度低到不能再低的环境里,人类的判断能力会降低,甚至会出错,时间概念也会被无限放大,短短的几十秒时间,在众人看来漫长得就像过了半个世纪。

    一帮人静静地等待着,事实上,他们根本不知道在等什么,等田沐雪吗,尽管这丫头在野外探险方面有一定的经验,但眼下四顾茫茫到处都是浓雾,田沐雪的特长还有发挥的余地吗;更别说眼下这丫头不知上哪去了。

    时间,在抽丝剥茧中慢慢流逝,恐惧,就像一只有力的大手,拼命挤压众人的心脏。那些浓得化不开的雾气,阻碍了他们的视觉,却让他们的思维变得出奇的敏感。

    站在浓雾中的人,由于看不见任何东西,心里难免会胡思乱想,想象着周遭棉絮似的浓雾里会不会隐藏着可怕的东西。这种感觉,使他们的情绪进一步变得糟糕,有些人甚至已经草木皆兵,就算身旁的同伴动一下,也会让惊出一身冷汗来。

    片刻之后,笼罩众人的雾气涌动了一下,一丝不易觉察的冷风,轻轻从宗国胜的身边掠过,继而,撞到一名队员的后脖颈上。这一丝不明显的变化,立刻激活了这名队员的恐惧细胞,直觉告诉他,雾气里有东西,会是什么呢。

    队员脑子里的思考机器疯狂地运转起来,各种猜测也纷至沓来,但不管是哪一种,无一例外都指向他惧怕的一面,那就是,浓得仿佛有了质量的雾气里,一定存在可怕的东西;是怪物,又或是僵尸,或者是其他什么。

    他回想以前在电影、小说里看到的恐怖场景,以此来判断雾气里潜伏的到底是什么。

    这种想象,就似一把锋利的钢刀,一下下地刮着他心底的防线,他觉得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再也承受不了这种超强高压,双腿开始打起颤。

    就在这个时候,他看到一样东西从浓雾中缓缓显现了出来。

    那是一张脸,洁白的面皮上有着人类的五官特征,修长的眉毛就像夜空中的一轮弯月,将一双闭着的眼睛衬托得格外好看;抹了唇彩的嘴角微微勾起,似笑非笑,整张面孔看上去充满着诱惑。

    队员被这张美艳的脸庞给勾起了欲望,体内迅速膨胀的情欲让他忘了刚才的恐惧,脑子里有个声音在喊,占有她,占有她,她是你的,她是为你而来,她那美艳动人的脸,以及她身上所有的一切都是你的。

    这种想法促使他慢慢抬起手,迅速朝人脸的下方伸去;他想象,手指将要触碰到的,将会是跟女人面孔一样有巨大吸引力的胸部。

    然而,他错了,当他伸出的手在女人的胸前抓了个空的时候,才知道错得有多离谱。

    那不是一个女人,因为,这个看似美艳的女人脖子下却是空荡荡的,没有身体。

    一个没有身体的女人会是什么。

    这个疑问一下子将他心中的欲火浇灭,恐惧,再一次俘虏了他。

    队员分析出了一个结果,没了身躯之后依旧能出现在他面前的,根本不可能是人,只能是鬼!

    这个分析将他惊出了一身冷汗,腰间陡然升腾起一股凉气直冲上脑门,他的四肢开始僵硬。

    他很害怕,害怕这没有身躯的美人脑袋,会忽然将他一口叼了去,拖入死一般寂静的浓雾深处。

    就在他被强烈的恐惧笼罩住的时候,更可怕的一幕上演了。

    他看见,没有身躯的美人脑袋慢慢凑到他跟前,美艳的面庞几乎贴到了他的面皮上,原本紧闭的双眼突然睁开,一双没有眸子的眼珠,就像两只惨白的乒乓球,死死地盯着他看。

    太过恐怖的一幕吓得他头皮一炸,忙抽回伸出去的手,继而向背后的同伴抓去,他想抓住同伴的手臂,告诉对方这里不对劲,有鬼。

    然而,让他意外的是,这一抓竟然扑了个空。

    他心里猛地一紧,急退了一步,在与可怕的美人脸有一点距离之后,才敢呼喊同伴的名字;他像个盲人一样摸索着四周,希望能摸到人。

    但摸了片刻,他吃惊地发现,原本紧挨在一起的同伴们全不见了。

    一瞬间,疑惑,恐惧,裹挟着浓浓的绝望,将这个可怜的男人拖向了黑暗的深渊,他心底最后的防线也在这时轰然倒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