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 > 都市小说 > 热血狂兵俏总裁 > 第六百零八章 不服输
    洛阳本来还能够心平气和的,但听到林阳把这件事情说的好像自己全都是错一样,自然是有理说不清的感觉!

    最重要的是不管这种事情的结果,还是有多么的可怕,许多道理你就找不到任何结局的!

    “我仔细的想了想,这种事情到最后的执念,也只不过是一场游戏,如果一不小心而造成问题的话,这种道理的结局你就找不到太多的选择!”

    “我早就说过,这件事情不用说的那么清楚,你一个人也不是明白的,特别简单的!”林阳说的时候嘴角还微微扬起,似乎对于这种事情就是这么简单明了。

    洛阳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快要被气炸了,因为这个家伙完全没有给自己面子也就罢了,居然还如此的荒唐,简直是太过分了!

    当然了,这件事情从头到尾就是有一些伤感,从此以后不管是真心还是假意,这种道理最好的方式就是与众不同!

    “我对每件事情都是非常在乎的,但是如果就这么浪费时间了,此时此刻的所有是非,只不过是证明了这种事情的压力,却不能够让别人觉得有机可乘!”

    “虽然我内心有很多的想法,但是并不代表这种事情没有别人的意思,而且每一件事情都应该努力而为之,而不是一开始就放弃!再说了,我有很多事情若是跟你说的清楚,你估计也不会太明白,所以这件事情也不是因为我看不起你的意思,而是这种事情实在是太难过了!”林阳说的时候好像这件事情挺有道理的,洛阳整个人都有一些不明不白的,但是总觉得这家伙好像是在故意说这些话,因此他一下子脑子回过神来,便不满的看着他,“林阳,我发现这种事情你简直就是过分了,说这样的话,跟我250没什么区别?”

    林阳还没有听过这样子的区别,尤其是某人说他自己是250的时候,他不由得用手拍了拍他的肩膀,“我还不知道你居然有如此的能力,知道自己有怎样的实力啊!”

    “你说这样的话是什么意思?我怎么有点听不懂啊?”洛阳突然觉得这种事情好像被绕进去了,完全不知道事情是怎么一回事!

    林阳虽然觉得这件事情非常的好笑,但也不想把事情搞得那么糟糕,所以便不满的说:“洛阳我现在真的非常怀疑你的智商,其实我也不知道事情怎么去说,但是你这样子不折不扣的,你说让我怎么说好?”

    “其实我就是觉得这种事情有点压力,如果大家心里能够明明白白的事情,也许会很清楚,但是我主要的就是想把毒品的事情搞明白,要不然的话,我这一辈子就不是这么一点点的了,而是很多的污点!”洛阳这件事情要弄清楚,虽然自己开赌场,而且是继承父业,但也不代表这种事情能够简单。

    最重要的是别人都把脏水浇到自己的头上来了,难道有些事情不应该查清楚吗?

    林阳知道这件事情会有一些麻烦,但还是假装咳嗽了两声,“咳咳……你的这件事情我不想理睬,更不想去参与,毕竟我已经退出了,所以只想安静的做个保镖,你就放过我吧!”

    李娜往旁边看了一眼,然后笑嘻嘻的把洛阳拉到了他自己的身边,“洛阳这件事情也不能够太过于强求,毕竟我和林阳已经彻底的退出了组织,再也不可能做那些事情!”

    洛阳没有想到李娜居然也会说出这样的话,刚想说什么的时候,我就看到了李娜对她眨眼睛,那肯定这件事情有问题,所以她便笑了笑,“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从此以后我们什么也不管,只要你想做的事情,我永远都会陪你的!”

    “那我们就不要再纠结这种事情,毕竟人家的事情自己心里想了那么多,终究也是没有什么办法,最重要的是彼此之间若是有压力,那么这件事情必然会有一些风波,所以若是可以简简单单,那这件事情的结果就不应该说的那么清楚明了!”

    “我的表示非常清楚,但是并不代表这种逻辑有多么的痛苦,所以若是想要简简单单的这种事情,必然会有一些联系,而且也绝对不会让别人觉得有什么问题,所以这个时候什么事情不管,才是我们真正的道理?”林阳说了这么一大堆,其实连他自己都没有听懂,只不过那个人一直停留在那里,终究没有想过要出来,这绝对是个问题!

    李娜就在不经意的瞬间往后退了退,然后以最快的速度把那个人给拉了出来!

    凌波本来只是在旁边偷听的,谁知道居然一下子被拉了出来,瞬间有点尴尬,但是他都以最快的速度蹲了下来,“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林阳走到她的面前,踢了他一脚,“兄弟,我们什么事情还没有问呢,你怎么什么都不知道?再说了,在这里偷听到现在,如果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你当我们是傻子吗?”

    “我就是什么也不知道!”凌波用手紧紧的抱住头,好像什么事情都不能够让他说什么。

    林阳看到他手上的手表,就知道了他是哪一边的人,因为刚才那个也有同样的有这样的手表,“兄弟,刚才的那个小孩子我相信你已经看见了,我想知道你是他的哥哥还是什么,我觉得你们两个有一种莫名的联系,如果你不说出来的话,你信不信我能够把它引诱出来?”

    凌波抬起头看着林阳,“我们跟你无怨无仇,而且只想活得好好的,你为什么要找我们的麻烦?”

    林阳摸了摸自己的中指,“说实在的,我一点都不想找你们的麻烦,可是你们却出现在我的视线之内,而且还跟这个案子有关,虽然我不想管你,也不想找麻烦,但是我兄弟可不是好惹的,他可以随时随地的就动手动脚,到那时候,可别说我没有留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