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 > 都市小说 > 黄河伏妖传 > 第二百一十七章 力破十方
    我平生第一次见到棺中人的情景,一辈子都不可能忘记。她是什么样子,我记得非常清楚。但时隔这么久,再看到她的时候,她整个人似乎都变了。

    棺中人死的时候,岁数肯定不大,因为修习尸道,所以身躯在很缓慢的生长,当时我在货船上见到她时,她看上去最多就是十几岁的样子。然而此时此刻,我只觉得棺中人仿佛苍老了许多许多,原本圆润光滑的脸庞上,布满了细密的皱纹,乌黑的发丝之间,也多了些许白发。

    我不知道她遭遇了什么,也压根就不懂她修行的尸道,不过事情是明摆着的,她肯定出了什么问题,导致自己的躯体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衰老如斯。

    我一下就愣住了,没料到棺中人会突然出现在身后,也没料到她会有这样的变化。

    “你瞧着我不对劲了……是不是心里很受用……”

    我还没来得及说话,脖子骤然就被棺中人给卡紧了。虽然这大半年时间里,我勤练不辍,比之前要强了许多,但我练的是拳脚功夫,和尸道完全不是一回事,在棺中人的面前,似乎还是没有太多招架之力,脖子一被卡紧,人仿佛就没力气了。

    “你身上,有药味和妖血的气息……”棺中人死死的掐着我的脖子:“难怪能压着尸毒……”

    我几乎喘不过气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两只手扒着棺中人的手,用尽全力,也挣脱不开。

    棺中人的胳膊轻轻一抖,我身上携带的东西哗啦啦就掉落了一地。除了那些平时常用的小玩意儿,还有老药给我留下的那些药丸,这是拿来保命的东西,我一直都贴身存放着。

    嘭!!!

    棺中人应该知道,我靠药丸来压制尸毒,她漫不经心的慢慢一抬脚,踩到了装着药丸的小瓶上。瓷瓶粉碎,连同里面的药丸,也全都被踩成了齑粉。随后,棺中人的脚尖一抬,粉碎的药丸夹杂着沙土,飞扬起来,顿时就被河风吹散到了四周。

    我的心一下凉了半截,如果没有这些药丸,以后尸毒再发作的时候,就会和之前那样痛不欲生。

    就在我心如火燎的那一刻,棺中人的一根手指在我的额头上按了一下。人都说,眉心上面一寸左右的地方,叫做祖窍,是用来供身体的魂魄出入的通道,棺中人的手指,恰好就按在我的祖窍上,刹那间,一股足以把人冻结成冰的寒气,顺着额头蔓延进去,仿佛全都渗入了骨髓中。

    “瞧你以后还能这么轻松快活么……”

    棺中人的手松开了,我踉跄着倒退了两步,一屁股坐到地上。虽然我看不到额头上面是怎么回事,可我很清楚,棺中人只嫌我身上的尸毒还不够,又补了一手。

    “陈六斤,我劝你一句……若你还想多活几天……就不要管那尊莲花人像的事情……”棺中人的声音嗖的一下子转到了身后:“别管……”

    “为什么?”我心里陡然一惊,顿时把自己身上的尸毒暂时忘记了。我见到庞独的时候,虽然他没把话说的那么透彻,可我猜得出来,那尊莲花神木所雕琢的人像,是顶顶要紧的。

    “我想要人像里的那具尸体……谁要挡我……我就杀了谁……”

    听到棺中人的话,我大概知道她的意图。她肯定在修行途中遇到了什么问题,导致身躯衰老的比之前快了很多,要是按照这个势头下去,用不了多久,她的躯壳就会彻底的老朽,不堪再用。修尸道,躯壳是相当重要的,她想要寻一个新的庐舍。

    莲花神木是中空的,里面放着一个人,虽然到现在为止,我都说不上来那人是谁,不过这个人能用举世仅有一株的莲花神树藏身,就说明,那一定是个大人物,棺中人想要这具尸体。

    “我只怕你夺不到……”我直到这个时候才喘匀了气,被棺中人补了尸毒,就等于我之前所有的努力全都白费,心里不仅恼火,而且愤怒,脑子一热,脱口说道:“那不是你能触碰的东西!”

    “是不是我能触碰的东西,就不劳你费心了……你还是先照看好你自己吧……再劝你一句……你最好老老实实夹着尾巴做人……”

    棺中人已经进了破棺材,破棺材轻轻一动,贴着沙地朝河岸那边滑动过去。她说来就来,说走就走,可是我又能如何?我的本事和她相差太多,就算心里不甘,冲过去跟她拼命,也只不过白白送死而已。

    唰……

    破棺材滑动的很快,转眼的功夫已经到了临水的岸边。就在破棺材想要没入水中的那一刻,浅水中水花一荡,一下子冲出来一团影子。

    从水里冲出来的,分明是一个人。这个人冲出的同时,手中的一条长棍如龙出海,一棍子结结实实的砸在破棺材上。

    这一棍,仿佛惊天动地,破棺材承受不住如此重击,立即被砸的七零八散。残破的木片飞散到河水中,棺中人也从棺材里滚落出来。

    呼!!!

    那团从水里冲出的人影丝毫不停,接着又是几棍子横扫过来。棺中人在我的面前如同主宰,可以掌控我的生死,但在这团人影面前,棺中人也显得力拙,一时间只有招架之力,被迫不断的后退。

    一直到这时,我才看到那团从水中突然冲出来的人,竟然是当时在大空山勾结三眼狐狸血祭王钟的那个穿着黄僧衣的和尚。

    我知道,这个和尚相当厉害,他用的是纯正的拳脚功夫,但正所谓一力破十方,功夫练到极致,什么妖魔邪法也架不住一棍重击。

    黄僧衣棍棍紧闭,直接逼的棺中人退到了齐腰深的水里。我只觉得,在我平生所见的高手里,似乎只有道无名能跟黄僧衣抗衡,但黄僧衣如同一尊降世的金刚罗汉,长棍开阖之间,气势凛然,这一点,绝非道无名可以比拟。

    “你想干什么……”棺中人受袭突然,再加上黄僧衣势如长虹,被逼的没有还手之力,退到了深水里,才来得及说出话。

    “杀你!”黄僧衣一抖手里的棍子,闷声说道:“我本不想杀你,但现在,不杀你却不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