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 > 都市小说 > 最强都市修真 > 第二卷 翻云覆雨 第五十二章 赵晋连胜
    “哇,这个赵晋好厉害。”

    “不愧是白大师的徒弟。”

    “是啊,你看他都没怎么出招就赢了。”

    “可不是,我估计他应该内劲大成了,不然哪能赢得这么轻松。”

    “大成?我看不止,说不定是内劲巅峰。”

    此时,擂台下的武者们还不清楚发生什么情况,只以为是纪广生脱力导致吐血,所以没怎么在意。

    习武之人,受点伤那是家常便饭。

    倒是山庄内准备的医务人员上前询问情况。

    不过被周阳推脱了,纪广生的情况他最了解,因为自己出手及时,现在基本上不会再有什么问题,休息一两天即可。

    周阳扶着纪广生回到座位,他是真的震怒了,之前多少还只是有些气愤,当他察觉出赵晋对纪广生造成暗中伤害的那一刻,甚至有立刻上去击杀对方的冲动。

    什么武林大会,武者武德,在他看来统统都是狗屁!他在乎的不过是因为白沐樊是白小柔的父亲!顾及白沐樊的面子而已!

    或许在别人认为,就算赵晋做错了也不至于杀了他吧。

    但周阳的想法是,如果一个人做错了事,就应该双倍奉还,第一次是赔偿,第二次才是惩罚!一命偿一命那就是个笑话。

    况且,赵晋的做法在他看来跟谋杀又有何区别?

    “爸,你怎么样?”回到座位后,纪如莫关切地看着父亲,泪珠在眼中打转,在她看来,吐血了绝对不是小事。

    “呵呵,没事,休息下就好了。”纪广生反过来安慰了女儿一句。

    “哼,这赵晋简直有辱武德!”郭善在一旁愤愤不平道,尤其是赵晋最后那句虚伪的道歉。

    他这还是不知道赵晋那暗中害人的手段,否则不懂该如何评价这样的武者。

    周阳自从搀扶纪广生回到座位后,便沉着脸一句话不说,不懂想些什么,但谁都看得出周阳此时只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平静。

    而白小柔目光闪躲,只敢偷偷瞄着周阳,她很了解周阳的为人,这时候已经不可能仅凭自己的话就能让对方平和。

    与此同时,另一边,她的父亲白沐樊这会儿眉头亦是紧皱,他没有看到徒弟赵晋那隐晦的一手,只是觉得徒弟出手是不是重了些。

    毕竟纪广生是属于周阳的人,而周阳是什么人,自然不用多说,虽然谈不上令他有多忌惮,但怎么说也对女儿有过救命的情义。

    白沐樊心想等赵晋从擂台上下来后再带着对方去向周阳打声招呼,比武之中,难免有损伤,他认为周阳应该能理解。

    纪广生与赵晋的这一番比斗令行家们看得有滋有味,但对于普通外劲武者来说就没那么精彩了。

    他们看到的只是纪广生一直在攻击,赵晋连续闪躲几次,一击简单的推手就将对方打下擂台。

    至于其中的凶险更是没人看到。

    擂台上,刚击败纪广生的赵晋看起来确实没有什么消耗,大气都没喘上半分。

    看到周阳将纪广生扶回去之后,面露出一丝不屑,不过隐藏的极好。

    赵晋并没有走下擂台,显然是为了等待下一位挑战者,为了今天的出彩,他可是整整等了十年,说什么今天也要出一次风头,让师妹看看自己的真正实力。

    枫林中,拥有着接近两千名武者,内劲少说也有数百位,很快就有武者跳上擂台挑战。

    “在下陈忠木,向赵兄请教!”这是一位年龄与纪广生相仿的武者,从拳尖的老茧可以看得出绝对是一位好手。

    “陈兄,请!”赵晋始终保持着笑容回礼道。

    前面有了纪广生的比斗,所有人都知道赵晋的武学修为属于内劲,而且至少大成境界,所以挑战者自然也会在同等境界。

    内劲比斗不同于外劲,在外人看来一些轻描淡写的招数,往往总会产生不同凡响的威力。

    “哈!”两人话落,陈忠木赫然摆出劈挂拳的招式。

    劈挂拳是典型的长击远打类的传统拳种之一,属于华夏传统武术百花园中的一朵奇葩,盛名久远。

    古称披挂拳,亦名抹面拳,因多用掌,故而又称劈挂掌,擅长中,远距离克敌制胜,讲究放长击远,它将华夏武术“一寸长、一长强”的技击理论发挥得淋漓尽致。

    对于技击空间的控制,讲究远则长击,近则抽打,可收可放,可长可短,劈挂拳发展至今,技术体系完善,内容丰富多彩,不愧为武术的瑰宝。

    比斗开始,擂台上瞬间招式频出,你来我往,打得不可开交。

    这陈忠木实力果真不凡,至少比纪广生要高上一个层次,应该处于内劲小成与大成之间。

    不过面对赵晋这样的内劲巅峰武者,依然不够看。

    主要是赵晋的内劲巅峰实力再搭配上鬼魅无比的白氏游神步,往往对方还未来得及摸清他的身形,便又要防止他的攻击。

    “大师兄加油!”

    “加油,大师兄!”

    “哇,白氏游神步真的太厉害了。”

    “真是太帅了。”这应该是某位女性武者的话语。

    擂台上的赵晋耳边不断传来师兄弟加油的喝彩声以及武者们的称赞,心中更是自豪万分!

    眼神偷偷飘向白小柔的方向,希望对方也能看到自己的威武,可看过去之后才发现白小柔根本没有关注自己,而是在偷偷看着周阳!

    赵晋心里立刻不是滋味,转眼间,陡然加快步伐,两招之内便将那陈忠木击败!

    “哇,好快!”

    “太快了!”

    “我都没看清楚!”

    “哎,我要是上去估计也撑不了三招!”

    擂台下好多武者纷纷感叹道,大部分人还未来得及看清赵晋的步伐,那陈忠木已经连退数步,俨然是败了。

    “承让!”赵晋的神情中渐渐多出一丝倨傲。

    “哼!”陈忠木对于赵晋的突然加快非常不爽,倒不是因为输了,而是这武术交流,不论谁厉害,同境界中总会多过几手,互探武学经验,而对方很明显没给他更深层次交流的机会。

    不过对方确实比他强大太多,也没什么好说,陈忠木自觉跳下擂台。

    擂台下的白沐樊看到这一幕,眉头皱得更紧,不明白一向做事稳重的大弟子为何今日如此浮躁。

    “下一位!”赵晋没有停歇半分,索性主动开始邀战。

    他的这一举动瞬间刺激了不少内劲武者,古时就有“文无第一,武无第二”的说法,大家都是练武之人,都有自己的傲气,自然看不惯有人如此“挑衅”。

    “我来!”一声暴喝,一个孔武有力的大汉“咚”一声跳上擂台。

    从那满身鼓起的肌肉已经手臂上纵横交错的古铜色伤疤就能看得出此人拿手的是横练功夫。

    所谓横练功夫,是一种特殊的、超出普通习拳者身体功能承受能力的训练方法。

    往往修习者需要经历超出普通练武之人的数倍痛苦,很多修习横练功夫的武者根本达不到内劲就会半途而废,实在是经受不住那样的折磨。

    但若是撑了过去,即便最普通的内劲小成横练在力量上都不会输于内劲大成的武者!

    “赵德川!”大汉只是简短报了名号,便拉开架势冲向赵晋。

    “咚”“咚”“咚”大汉踩得擂台闷响不断,如同蛮牛一般,速度极快。

    可他来得快,去的也快,终究是小看了赵晋的步法神技。

    只见,赵晋在对方即将靠近自己的时候,忽然施展白氏游神步,几乎擦着对方身形来到身后,一番借力打力,直接将那赵德川推出擂台!

    擅长身法的武者几乎是一切力量型武者的克星!

    赵德川稀里糊涂地掉下擂台后,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力量,一下窜出老远,眼看自己快要撞到观看的武者!

    赵德川急忙强自改变方向,硬生生地撞到一颗枫树上,那颗枫树似乎也承受不住赵德川的力量,不断发出“吱呀”的声音。

    “哈哈哈。”

    “哈哈….”

    这一场戏剧性的比斗顿时引来武者们的哄笑,连不少老一辈的武林前辈都跟着啼笑皆非。

    倒不是说赵德川的实力有多差,而是的确小看了白氏游神步的神奇!

    同境界中,武术是以身法赢人,这是自古不变的定论。

    “承让!”听着身后老远传来赵晋的声音,赵德川懊恼地摇头回到自己座位。

    “再来!”擂台上,赵晋继续邀战。

    接下来,不断有武者上台挑战。

    蔡李佛拳、螳螂拳、洪拳等等武学传人一一上台领教,不过都败于阵下,似乎擂台上成了赵晋一个人的表演。

    “师兄威武!”

    “师兄威武!”

    整整一个小时的时间,不下十来位上台领教,这期间,赵晋也只休息过三次,由此可见,在内劲层次中,赵晋确实难逢敌手!

    连败十数位内劲强者,赵晋愈战愈勇,转眼已经无人上台领教,可他的目光却始终看在白小柔的方向。

    然而除了寥寥几次之外,白小柔都没有关注在这里。

    倏地,赵晋忽然指向周阳,“不知赵某可否向周兄弟讨教几招。”

    哗!林间哗然不止,不知能让赵晋挑战的是何人。

    至少也是实力相当的高人,所有武者均是这样认为!

    “不可。”突然,另一边的白沐樊传来一声阻止,然而已经晚了!

    周阳顷刻间已经起身站到了擂台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