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 > 玄幻小说 > 盗天之路 > 第一卷,兰陵卷 146,结拜 中
    乐声悠悠中,四位命魂境的舞姬身穿彩衣,在四周的荷花上长袖飘飘,若有见识不凡者,会发现舞姬那一身彩衣,灿烂若七彩霞光,赫然是出自百衣门的七彩法衣,四位命魂境舞姬鱼戏莲叶间,翩若惊鸿,婉若游龙,王母娘娘的瑶池会也不过如此吧。

    见吴道田看得出神,曹胖子有些暗暗得意,他是一府之主,还有兰陵王做靠山,即使如此,培养这种命丹境舞姬,也是耗费了他大量的资源。

    不夸张的说,这兰陵郡里他怕的人,一只手都能数过来,就连各府的府主,他都不放眼里……所以才会没怎么犹豫,就答应同族远房堂弟,帮他们把霸城的粮船扣下。

    当然他之所以答应,除了同宗的情分,还因为这霸城从实际上来说,已经不属于大商王朝了,所以他才敢下手……可是万万想不到,霸城一个小吏,竟然能请的动那一手之列的帮手!

    回想着昨天夜里会面的场景,那位太保虽然一直和颜悦色,但人的名、树的影,这位堂堂的府主还是被吓得面如土色。别人不了解,他可清楚这位太保的底细,那可是从小跟着兰陵王长大的书童,得罪了他,就相当于得罪了兰陵王。

    送走了那位主,曹胖子思考了整整半宿,最后冷静下来,意识到对方既然秘密来见自己,肯定是不想声张,只要自己补救得当,应该不会有什么麻烦。那该怎么补救呢?把那姓吴的小吏搞定自然是关键所在,怎么搞定那?拜把子!只要拜了把子,大家就是兄弟,那些事儿还叫事儿么?

    秉着这样的思想,他大清早便爬起来,让人打听清楚吴道田住在驿馆的那一处院子,巴巴的赶过来和他结拜,然后又把那小吏拉回曹府设宴,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应付那危及……

    酒过三巡,曹胖子感觉火候差不多了,终于进正题道:“这次的事情,大水冲了龙王庙,纯属误会。”说着对随从吩咐道:“去知会一声,让他们把人放了吧。”

    “那粮船呢?”吴道田问道。

    “随时可以开走。”他笑道:“兄弟你再让人看看损耗,少了多少哥哥十倍赔给你!兄弟还有什么难处,尽管告诉哥哥,哥哥一定给你办到。”

    真是能屈能伸,他堂堂一位府主,却能转眼放下架子和吴道田一个小吏结拜,着实是个人物,这处理危机的手段,不得不让人佩服。

    但吴道田没有像他想的那样受宠若惊,百依百顺……

    “真的多谢哥哥了。”吴道田的语气又是惊喜又是担心:“不会给老哥添麻烦?”

    “你我兄弟二人,说麻烦就见外了,呵呵……”

    “哥哥能否帮忙购买两船灵谷,价格按市价付,哥哥你也知道现在霸城缺粮。”吴道田小心翼翼的问。

    曹胖子大手一挥,道:“这么小的事情,还值得兄弟你开口,一会让管家给你办妥。”

    酒过三巡,曹胖子又得意的吹起来,吹牛虽然是件很爽的事情,但也得有人配合才过瘾。吴道田无疑是个优秀的聆听者,他能用适当的惊叹和提问,把曹胖子的兴致越撩越高,他总能戳到曹胖子的痒痒处,让曹胖子欲罢不能。

    “既然做了兄弟,我的就是你的,兄弟有什么想要的,尽管开口。”曹胖子姿态高傲的说,他以为,吴道田根本没胆子提过分的要求,最多就是提些购买灵谷的要求,所以他才敢说大话。虽然目前灵谷是紧缺的物资,但对他曹府主来说,还不是小菜一碟。

    他万万没想到的是,这吴道田竟然敢得寸进尺,而且是什么都敢开口讨要。

    “这四名舞姬,兄弟我就喜欢的不得了。”吴道田带着小心的说道。

    曹胖子差点一口老血喷了出来,培养这四名舞姬,他可是下了血本,但他大话刚说出口,若是直接拒绝了,难勉这小子以后在杨太保面前给他小鞋穿,他咽下一口老血,脑袋开始急速的旋转,得想办法应付过去,有了。。。。他讪讪的道:“兄弟若是喜欢,走的时候带走就是。命魂境的舞姬,一般人家根本承担不起,不是哥哥不舍得给你,主要是怕弟弟负担太重,还有你们霸城现在外人也无法进入啊!”

    “哥哥对弟弟真好,一心为弟弟着想,不过呢?我也没想让她们进霸城啊!”吴道田云淡风轻的说道。

    “那你要这四名舞姬干啥?”

    “我是想要她们身上的彩衣,看着流光溢彩,一看就是好东西!”

    曹胖子郁闷了一会,也不知这家伙是土包子,还是故意打他的脸,若真是故意打他的脸,那这脸打的真是啪啪响。

    再喝酒时,他就收住话头,怕这便宜兄弟再提出什么过分的要求,再也不敢乱许诺,但经不住吴道田的架高台,不过,他也学聪明了,不再胡乱许诺,他开始吹嘘自己的本事了。

    “别说在这凤阳府,就是整个兰陵郡,报我曹晃的名号,都有用!”

    ‘咳咳……’终于等到这一句了,吴道田忍不住咳嗽起来。

    “怎么,不信么?”曹胖子好似受到侮辱,瞪着他道。

    “不是不信,大哥的话我当然信!”吴道田道。

    “那就让小弟也沾一下大哥的光啊!”顿一下道:“大哥真是小弟的贵人啊!”

    “……”曹晃心说好个小崽子,是猴子成精了啊!给你根杆子就往上爬!但之前没有送四名舞姬,再拒绝的话,他的脸面也不好看。

    “哥哥不会不给小弟面子吧。”吴道田一脸心痛道。

    “这话说的……”曹胖子发现自己真是作茧自缚了,前面把话说的太满,至少今天是必须要装大哥了。胖脸勉强挤出慈爱的笑道:“不能白让你叫声哥,这块腰牌,就当见面礼了,在这兰陵郡,你就放心的打我的名号就是,以后在那位面前多替哥哥说几句好话就行了!”

    吴道田知道,他让自己给唬住了,以为自己跟那位太保有啥密切关系呢!殊不知大家就是个萍水相逢,一个是县城小吏,一个是兰陵郡的大人物,怎可能再有交集呢?

    不过这不妨碍他拉大旗作虎皮,反正自己又不会有什么损失。

    “多谢哥哥,小弟没齿难忘!”吴道田笑容灿烂极了,又敬酒道:“能和哥哥结拜,是弟弟我这一生最幸运的事儿!”

    “呵呵,以后有事,尽管报我的名号就好!”曹胖子笑着点头,心里却郁闷道,我却亏得很!

    “啊,让哥哥这一提醒,还真有个事儿……”吴道田一拍脑门,呵呵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