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 > 都市小说 > 匠心 > 119 新嫌犯
    时间过得太久,当时又太乱,这样的细节大家都听得不太清楚了。

    “的确有人站在那里!”汪金柱肯定地说,“是谁来着……”他冥思苦想,半天都想不起来。

    这时,许问又从另两个地方找出两个一样的卡子,全是用来辅助机关运行和回收的。

    这些卡子很小,弹出去的轨迹没有规律,不花点时间很难找齐。而在事件发生之后,这附近就进入了警戒状态,普通人很难靠近。

    这可能是嫌犯没有将其回收的主要原因。当然要不是许问经过计算这样仔细搜寻的话,也很难发现它们。

    而这里是梓义公所,住在这一片的都是要考徒工试的木匠学徒,周围掉点木头零碎什么的太正常不过了。

    “嫌犯应该一早就起意了,他预先准备好了机关,在等一个机会。当天下雨屋内闷热有人要出去,周师兄和齐坤留在屋内,他判断这是一个好机会,于是开始行动。”

    许问冷静地描述心里的想法。

    “他先跟大家一起出去,然后找机会返回,迷倒半梦半醒中的周师兄,对他行凶,然后将凶器塞进旁边齐坤的手里,接着开启机关,返身回去井边。后来汪金柱推门的时候,触发机关,内门流河栓栓上。”

    许问一边说,一边在屋子里找出一些证据,为自己的推断做出补充。

    这些证据基本上都是一些很细小的痕迹,混在这间旧屋子本身的各种损伤里,根本就不起眼。

    但现在许问的心里已经有了成算,这些痕迹就像黑暗里的烛光,一眼就能看见。

    “我推门的时候,门里面才被扣上的?”汪金柱紧张地问。

    “对。”许问比划了一下。一个并不复杂的机关,但必须要有一个施力点。

    “汪金柱推门之后,门被从里面锁上无法打开,嫌犯此时走到l固定地点站定,等到齐坤被叫醒过来开门的时候,他开始趁乱收线。”

    许问描述得很清晰,几乎每一个步骤都有极其细微的痕迹作为佐证。

    这些痕迹单独来看完全不能说明什么,但综合起来,就形成了极其强大的证据链,无一不在说明许问的推断的确是正确的。

    “太可怕了,这个人究竟是谁?他谋划了多久?我们在老老实实准备考试,他为了消灭竞争对手准备了这么多?”

    梁古铭听得毛骨悚然,觉得这个人就像毒蛇一样,潜伏不动,随时准备着给人致命一击。而他们,就跟这样一个人同吃同住了那么久,现在还不知道他的真面目?

    “到底是谁?当初是谁站在那里的……”汪金柱咬牙切齿,闭着眼睛,似乎想把自己的脑浆给榨出来。

    “不要急,一个个来想,当时每个人的行动路线是什么样的。”到现在,许问的情绪仍然稳定而平静。

    周志诚和齐坤一直在屋子里,梁古铭和梁金柱是一直在外面的,很多事情他们不是没看见,只是没注意而已。

    许问教他们抽丝剥线,整理每个人的路线图,最后得出结论。

    这方面衙役们更有经验,他们很快加入了进来,巧妙地问着话,还找出了更多的线索。

    这时,周志诚和齐坤站在一边,两人之间的距离不知不觉拉近,重新并肩而立。

    “对不起。”周志诚说,“误会你了。”

    “怎么会!”齐坤绷紧了声音说,“出事的是你,被毁掉前途的是你!”

    “但你姐姐说得也没错,无缘无故被泼了脏水,你也是受害者。”相比起来,周志诚像是放下了什么包袱一样,轻松多了。

    “但如果我能坚持让我爹追查这件事,也不会直到现在还让凶手逍遥法外。”齐坤咬牙。

    “没什么,虽然迟了一年,但这也不是开始了吗?对了,我还忘了恭喜你通过徒工试,还拿了第二名。还是说没拿到第一你其实挺沮丧的?”周志诚甚至有心情开起了玩笑。

    齐坤眯起了眼睛,一时间没有说话。

    “怎么?真的难过了?”周志诚敛了笑容。

    “没有……只是突然觉得好像回到了一年前一样。而且许问的确比我强多了,这个物首本来就应该他拿。”齐坤理所当然地说。

    周志诚看着他,笑了。

    一年前,他也是因为这个跟齐坤交上朋友的。

    一个出身最末等的五级工坊,连参试名额都只有一个;一人是三级工坊的少东家,被寄予厚望的继承人。

    但齐坤从知道他能力的那一天起,就毫不犹豫地承认了他,虚心向他请教,眼睛里除了求知的光芒其他的什么也没有。

    对于齐坤来说,手艺、以及完成手艺的能力比什么都重要。

    这样一个人,他怎么会在足足一年的时间里坚信他是那个凶犯的?

    只能说,他的脑袋真的被前途尽失的仇恨与绝望冲昏了,或者说,他真的把一些希望寄托在了这个才十三岁的少年身上……

    “我想起来了!”另一边,汪金柱突然叫了起来,语气非常肯定地说,“站在那里的是——”

    “岑小衣!”

    “岑小衣?”

    “岑小衣?”

    朱甘棠和宋师傅同时异口同声地问了出来。

    岑小衣,去年的县物首,性格温和友善乐于助人。在此之前,除了觉得他有点喜欢藏拙以外,其他人提到他的时候都没有什么说不好的。

    当然藏拙这个事情也是见仁见智,大家都是竞争关系,没谁规定一定要在考试前把自己的所有实力都展露出来。

    但是现在,最有望争夺物首位置的周志诚和齐坤双双出局,新物首岑小衣无形中就是动机最足的那个人,再加上这个额外的实证,他的嫌疑就越发增加了!

    “朱大人!请尽快将此人抓捕归案,进行审问!”齐娴转身,非常恳切地要求朱甘棠。

    朱甘棠一直在支持他们,之前也表示如果真能推翻齐坤的嫌疑,找到新的嫌犯,一定会依法办理。临到这个关头,他却迟疑了。

    他转向汪金柱,拧着眉头问:“你确定是岑小衣?”

    被主考官大人这样盯着问,汪金柱马上又紧张起来了:“我,我记得好像是,不太确定……”

    “朱大人您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这个岑小衣还动不得不成?”齐娴质问,语气有点激烈。

    “娴儿!”齐正则厉声喝止。

    朱甘棠摆了摆手,表示自己并不介意。他带着一丝苦笑道:“这个人……至少现在,还当真动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