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 > 都市小说 > 幸得识卿桃花面 > 第524章 谋杀太子
    但是里里外外整理过后,并没有发现任何可疑之处。

    卫卿去到太子寝居时,里面所用的一切摆设不曾搬动过。

    因为以往在东宫伺候的宫人已经全不在宫里了,要么处死,要么陪葬,还留下一部分要么终身给太子守陵至死不得出,几乎没有在太子死后还能独善其身的。

    当年处理太子身后事的宫里老人大概指了个太子自缢的位置,卫卿便站在下面,仰头望向上顶的房梁。

    宫里上下打扫,最不可能扫到的就是这房梁。

    即使有人事后想抹灭证据,也根本不会想到房梁上来。那上面,应该是保存得最完整的现场。

    随后卫卿叫人拿了云梯来。

    她就着云梯爬上房梁,粗略一看,房梁上布满了灰尘。而通过房梁上灰尘的厚薄程度,以及磨损的痕迹,卫卿确定了太子自缢的准确方位。

    房梁某处的尘,比旁边的要稍薄。而棱角边缘,有被磨损的痕迹。

    毕竟太子有一定的体重,东宫房梁多少年没动过,突然承重物,白绫虽然不至于在房梁上留下道道磨痕,却能把两边边缘分明的棱角给磨得光滑圆润。

    然而,留下的这道薄薄的灰痕是很规整的方条,应该就是白绫的宽度了。

    卫卿凝着眉,一眼便看出了不对劲。

    她一面说,下面的人一面记下。

    如果是太子主动自缢于此,灰痕以及被磨圆润的边棱绝不会这么规整。因为人是活的,在濒临死亡之前奋力挣扎是身体本能,只要一挣扎,白绫就会晃动,白绫晃动,痕迹就会乱。

    可从这整齐的痕迹看来,太子当时根本就没有挣扎。除非,在被吊上来之前,他人就已经死了。

    内侍监的人无不神情严肃。

    现在可以肯定,太子殿下不是自缢,而是极有可能被人谋杀的,再伪装成的自缢。

    这对于调查此案来说,无疑是一步大进展。

    内侍监的宫人匆匆去向皇帝禀报。

    卫卿从房梁上下来,洗了洗手上的灰,看了一眼外边的天色。

    这时谢胤上完上午的课学,正在东宫外等卫卿出来。

    卫卿看着他站在骄阳底下,仰着脑袋正望着东宫的门楣,一双眼睛黑白分明十分安静。

    谢胤见了她,直接问:“你查出来了,我爹是被人杀的吗?”

    最新的消息应该还不会告诉给他一个小孩子,但他面容没有半分惊诧之色,内心里估计早就是这样认为的了。

    这个谢胤,心思细腻到旁人所不能及。

    卫卿揖道:“皇长孙下了学,应回自己宫里休息,以应对下午太傅布置的课程。”

    谢胤就不再问了,道:“我只是顺路,过来看一看。”

    他暂住的地方离东宫不远,毕竟等东宫的事一了,重新修葺一番后,他还会搬过来。

    遂卫卿将他送回所住的宫殿里。

    谢胤道:“今天皇姑姑去了皇陵,在宫门等了卫太医一阵,约摸是想卫太医去送送她的。”

    卫卿道:“谢皇长孙告知。”

    谢胤道:“她救了缪谨叔叔一命,我视她作亲皇姑。”

    卫卿肃色道:“请皇长孙谨记,缪谨是臣,不可再称他做叔叔。”

    谢胤道:“我记住了。”

    卫卿才又啼笑皆非:“还有,静懿公主本就是皇长孙的亲皇姑。”顿了顿,又若有深意道,“她喜欢缪谨。”

    喜欢缪谨的人,便不会害缪谨。那他也会喜欢。

    皇帝给谢胤布置的宫学很紧,他上午下午都要去太学学习。但是他丝毫不浮躁,也没有表现出半分厌学的样子,深得太傅的喜欢。

    然,皇帝对谢胤的态度,只是最初几天像极了一个慈祥爷爷对孙子的极尽宠爱,但后来渐渐就变做了严厉,再牵挂着的时候就少之又少,甚至几天都不会问上一两句了。

    这就好像新鲜劲一过,皇帝就不感觉怎么新鲜了。

    谢胤如此通透,怎会感觉不出来。

    但是皇帝却从不阻止谢胤跟卫卿往来,跟锦衣卫往来。

    谢胤忽然道:“卫太医,皇家的感情,都是这么凉薄的吗?”

    卫卿料他所想,道:“有时候亲眼所见未必是真,帝王之爱也未必是幸。因为想得到他爱的人太多太多,他若是专注给一个人,别人就会眼热,懂吗?”

    谢胤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卫卿又道:“皇上对你的关注少了,随之别人对你的关注也会变少,这样你就能更自在更安全一些。你只需要好好学习,不要叫你对你寄予厚望的人失望就好了。”

    这次谢胤就完全地懂了,有些不确定的目光重新变得坚定。

    下午卫卿散值后,不想遇到苏遇也在宫里,而且看他去的方向好像是太学。

    卫卿皱了皱眉,下意识就挪着脚步也往太学那边去。

    这个时候,正值谢胤从太学下学出来。苏遇站在门口,着一身绛紫色官袍,身长玉立地站着树荫底下,眉目俊逸如画。

    见到谢胤出来,他抬手做揖礼。

    谢胤一看他官袍的颜色和锦纹便知,只有朝中一品文臣,才配穿这样的官袍。

    而朝中文臣之首,非首辅莫属。

    苏遇温声道:“参见长孙殿下。”

    谢胤道:“首辅不必多礼。”

    苏遇微眯了眯眼,随后直了直身,道:“殿下下学了?”

    谢胤点头,道:“首辅有何贵干?”

    苏遇道:“进宫面圣,有些琐事而已。”

    草草闲说了几句,卫卿就到了。一见到卫卿,谢胤便离了苏遇,朝她走来。

    苏遇微微侧身,看向卫卿和谢胤,面上神色十分淡然。

    卫卿显然很防备他,叫宫人和锦衣卫护送着谢胤回自己宫里。

    苏遇的视线便一直目送着谢胤的背影走远,后回头来看着卫卿,淡淡然笑了笑,道:“真是个聪慧过人的孩子。”

    卫卿自他身边走过,道:“是吗,比之三皇子如何?”

    苏遇道:“自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卫卿冷冷勾了勾唇,道:“首辅若是想打皇长孙的主意,我劝你趁早收手。”

    苏遇眯着眼叹口气,道:“我就是想,也没有这个时机好下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