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 > 都市小说 > 歆底沉千念 > 第174章 我必须走
    挂了电话之后,江沉回了房间,黑暗中韩歆的眼睛微动。

    她知道他去给谁回的电话,他们之间真的要这样一辈子吗?

    走一步是一步吧。

    起码现在她不想失去他,也不想把他推出去。

    更不想准备的这一切最后成了泡影。

    ……

    第二天一早,她摩挲着复杂的嫁衣,对他说,“这么复杂,还好就今天要穿,要是平时穿这衣服,估计要累死”

    江沉笑了笑,“我帮你穿。”

    “当然是你帮我”

    “嗯,晚上也是我帮你脱。”

    “你这个没正经的人,不许说话。”韩歆转身下了楼。

    江沉面带笑意,“我跟你说话还需要正经吗?”

    韩歆,“……”

    ……

    陈暖一个电话,撒娇的把江母请到了病房。

    “伯母,暖暖都想你了,你怎么也不来看我啊”

    江母越看陈暖越是喜欢,要是她是自己儿媳妇该多好,说话就跟自己女儿一样自在。

    哪像韩歆,说话都透着疏离。

    江母咧开嘴笑了笑,“我这不是来了吗?”

    “伯母,你告诉我,阿沉这几天到底是去哪里了呀,我总觉得他是跟别的女人在一起,您告诉我,是不是我消失的这几年他有别人了?”

    江母当然是包庇江沉的,“当然不是,他对你的心,你还不知道吗”

    陈暖脸上一片失落。“他对我的心,我就没明白过,如果他喜欢我,怎么可能连着几天,一条信息都不发我给我”

    “沉儿他是心里是有你的,你别哭啊,可能是你消失了这么久,他一时还没习惯过来……”

    “您就别骗我了,如果知道他喜欢上别人了,我还不如不要醒过来,这样就不会难过了”

    陈暖呜呜的哭的很是伤心,江母看了都心疼,忍不住对她说,“哎,你别怪江沉,是我逼他娶的老婆,他原本是不愿意的,是我硬是给相亲,他才结婚了”

    江母的话一瞬间如五雷轰顶,陈暖定定的看着她,“你,你说什么?江沉他……已经结婚了?”

    旁边的程子雨见她呆愣愣的,好似受了很重的打击,忙坐到她身边安慰她,“暖暖,你别难过,少爷他不喜欢那个女人的,只是一种形式。”

    听了她的话,陈暖受不了的低呼,“如果他真的不拿她当回事,他为什么不离婚,你们就不要骗我了……我还不如死了的好。”

    程子雨继续说,“暖暖,你也知道的,少爷他是一个有担当的人,他娶了她当然是要负责的,只是他目前还没有做好准备工作,他肯定选择的是你。”

    “那你说他这几天是不是跟她在一起?”陈暖问道。

    程子雨低头不语。

    陈暖又看向江母,“伯母您就别瞒着我了,是不是跟那个女人在一起……”

    江母叹气,“是的。”

    “他……是不是很喜欢她?”

    江母摇头,“不是,听说你醒了,他连夜就赶到了全城,一丝的怠慢都没有,暖暖,你放心,沉儿他会回到你身边的”

    ……

    吃了早饭。

    韩歆开始换衣服,江沉亲手给她穿嫁衣,正红色的衣服穿在她的身上,衬得她肌肤如雪,美的令他移不开眼。

    他伸手去抚摸她的脸,声音缱绻,“歆儿,你真美”

    第一次被他夸美,她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是吗?”

    那凝白的额头近在咫尺,他俯身刚想亲上去,电话就响了起来。

    他眉宇未动,韩歆却是心尖一跳。

    江沉看了看来电显示,不动声色的按了挂断,可是刚按断,电话又打了进来,反复好几次都没有用。

    韩歆坐到镜子前化妆,淡淡的说,“你接吧”

    那一瞬间,好似红火的颜色尽数退去,只剩下淡淡的灰白色。

    江沉终究还是抬脚走了出去,有些不耐的接起电话,传来却不是陈暖的声音,而是江母的声音,“沉儿,你现在马上回来。”

    “妈,这时候你让我回去?我过了今晚就会回去。”

    “你在不回来,回来看到的就是暖暖的尸体!”

    “什么?!”,这句话成功的让江沉重视起来,“暖暖她怎么了?”

    “暖暖忽然不对劲,现在医生都拿她没办法,她只喊着要见你,如果你不快点赶回来,她是不会配合医生治疗的,你也不想五年前的事情重新发生一次吧?”

    江沉喉咙处一时像是灌了铅,半天说不出一句话。

    “沉儿?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暖暖现在情绪很激动,她现在嘴里一直在叫你的名字,不准任何人靠近,医生一靠近她就剧烈挣扎”

    “她……情况怎么样?”

    “医生说如果不尽快安排治疗手术,她可能挨不过今天”

    挨不过今天,这几个字,重重敲击了他的大脑神经,他来不及思考其他,“我马上回去。”

    江沉一转身,步子还未迈开,闯入眼帘的是一身似火的韩歆。

    画了很淡的妆,头发盘起,水润的眼睛看着他,他喉咙发紧,缓了几秒,“抱歉”

    “你要走吗?”,韩歆缓缓问出口。

    “对不起,我不能不走,歆儿……”,他紧紧的抱住她,“我欠她,所以对不起。”

    他做不到在她生死攸关的时候,他在享受快乐。

    男人像是用了巨大的力气,放开她,转身就走,韩歆本能的抓住他的衣角,“江沉……如果……我不要你走呢?”

    他回眸静默的看了她一会儿,最终还是抬起手,拂掉她的手,“我必须走”

    被他拿掉的手,就那样捶了下去,视网膜上倒映的是他头也不回离去的身影。

    眼泪掉了下来,她用力的擦去。

    母亲匆忙走来问她,“江沉突然说工作上有急事,需要回去?这怎么行呀,新郎不在怎么办啊?”

    她不能哭,她要笑。

    吞下心里眼里全部的苦涩,她装的若无其事,轻松的笑了笑,“妈,他公司确实有特别急迫的事情,我让他走的,我们都结过婚了,这次其实也什么,您去跟亲戚说下情况。”

    韩母,“这……”

    “妈,江沉他没有急事,不会这么走的,肯定是出了很大的事情,我们得理解他”

    韩母想着江沉也确实不像是品行不正的,点点头,“好吧,那我去解释下,但是就你一个人应付全局,妈妈还是有些心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