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 > 都市小说 > 官印 > 第546章:隐藏在大山深处的“法外之地”
    散会以后,许国华把鲁波单独叫到了办公室…

    “许局长,你这刚刚大会上没有讲尽兴,散会以后还不放过我啊?”刚刚走进办公室,鲁波大大咧咧的在许国华对面的椅子上坐了下来打趣一声。

    许国华翻了个白眼,从办公桌的抽屉里拿出一个信封,给鲁波甩了过去。

    “先看看这个吧…”许国华给鲁波的这个信封,里面放的正是中午和李冰吃饭的时候李冰给许国华的那封信。

    鲁波狐疑的打开信封,拿出那几张皱皱巴巴的信纸开始看了起来。和许国华意料中的一样,鲁波的眉头也是随着时间的流逝缓缓的皱了起来。

    “许局,文裕乡的这个情况我曾经听说过。但是没想到,他们现在竟然把事情做的这么过分!”

    许国华愣了一下,鲁波听说过?

    想想也是,鲁波怎么说也比自己年长了近十岁,在龙康县公安局待的时间也足够长,这种事情肯定也多多少少能道听途说一些…

    “能具体给我讲讲你曾经听说过的事情么?”

    鲁波看着许国华皱着眉头缓缓说道,“这个还得从我入警那年说起。”

    鲁波入警的第二年,就被分配到了文裕乡派出所工作。在鲁波任职期间,听所里和乡里的人传言,在文裕乡很多村子里的小媳妇儿们,都是从外面“买”进来的!

    其中,就以这个秀雯所在的小山村最为严重。整个小山村二百来口子人,听说每年都会“买”那么一两个外地媳妇回来结婚生娃…

    当初鲁波刚刚入警,感觉这一切就是天方夜谭。这又不是什么旧社会,怎么可能还存在这样的事情?

    可是直到大约六年前发生的一件事情,才算是彻底的改变了鲁波的这个观念…

    当时鲁波已经从文裕乡派出所调到了县局刑侦大队,这个事情他也是听以前文裕乡派出所的同事说的。

    六年前,一名被卖到文裕乡小山村女子的父亲通过他们当地公安部门破获的一起拐卖人口案,辗转千里来到了龙康县,在文裕乡的小山村里,见到了阔别自己十年已久的女儿。

    可是让他想不到的是,那个在他记忆深处还扎着马尾的女儿,如今已是三个孩子的母亲…

    暴怒的男子要将女儿带走,遭到了女儿“丈夫”家人及全体小山村村民的一致围攻。最后还是文裕乡派出所出的警,将被打的头破血流的男子护送回龙康县!

    “后来呢,那个被拐卖的女人有没有被救出来?”许国华急切的打断了鲁波。

    “救出来了,但是也死了。”鲁波闭着眼睛感慨一声,“这是一桩悲剧,咱们局里退休的老警员都知道。”

    “因为事情闹的比较大,那个被拐卖女人的父亲也有些能量,说动了省厅协调。但是尽管如此,在解救的过程中,这个女人的丈夫,哦也就是买主,硬生生的用刀把自己的妻子给杀害了。”

    许国华低着头没有说话,静静的点燃了一颗烟,缓缓的闭上眼睛…

    “我原本以为这就是个案,但是没想到现在小山村的情况还如此严峻!”鲁波皱着眉头看向许国华,“我还没问你,这封信你是从哪里收到的?”

    “电视台的一个朋友转给我的。”许国华微微颔首继续说道:“你刚刚说错了一点,以我看不光是一个小山村,整个文裕乡,这种情况至今也可能存在不少!”

    鲁波身子一颤,“国华,这可是个马蜂窝啊!当初省厅协调下来都酿成了悲剧,如果咱们贸然行动…”

    许国华摆了摆手,他知道鲁波要说什么。甚至,他自己比鲁波更明白,这种事情就是纯属的吃力不讨好。

    而且一旦酿成祸端,这个锅可没有人能替自己背。

    “你是搞刑侦出身,我叫你过来,就是想听听你对这件事情的看法和意见。咱们怎么操作,用什么方案,能把案情摸清楚。至于行不行动,那就是另说的事情了。”

    鲁波抬起头深深的看了许国华一眼,从去年朱家兄弟和鲍翅楼的事情鲁波就把许国华的脾性给摸透了。依着许国华的性子,这种事情一旦调查清楚了,他怎么可能无动于衷?

    甚至,以鲁波这些年从警的经验来说,内幕的黑暗可能远远比他和许国华所设想的还更加严重…

    所以,现在能劝就要劝劝他。如果一旦许国华铁了心的调查这件事情,在行动之前再劝他就太晚了!

    “国华,我觉得我们要用辩证的眼光来看这件事情。”鲁波沉思片刻后缓缓说道,“不管是这个秀雯,还是文裕乡可能还存在其他被拐卖的女子,这些抛开不谈,但是现在有一个既定的事实。”

    “那就是,这些女子肯定都已经结婚,甚至大多数都生了孩子。你自己想想,即使我们的行动成功了,对于文裕乡的百姓和那些孩子来说,是不是就等于破坏了人家的家庭?”

    “如果再酿出祸端,那就是家破人亡啊…”

    “鲁波!”许国华忽然站起身,看着鲁波沉声喝道,“你的这种思想要不得!这种家庭的组建前提本身就是违法,我就换一个最简单的问法,假如这个被拐卖的女子,是你的女儿呢?”

    “你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闺女,被人贩子贩卖到大山深处,和一个自己完全认识、不熟悉的陌生人结婚生子,并且这辈子都和你没有联系么?”

    “是,这样是能保住你所谓的那个病态的家庭。但是你想没想过,她的父母又该怎么生活?”

    鲁波脸色难看的点了点头没有说话。许国华深深的吸了口气,缓缓的看着鲁波说道,“而且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如果不把这个毒瘤给彻底的敲掉,那就等于告诉人口贩卖组织我们龙康县还有这样的市场。”

    “社会规律本就如此,如果有一天不再有像文裕乡、小山村那般的市场,人口贩卖组织的活动就不会如此猖獗!”

    鲁波的眼睛一亮,许国华说的没错。社会的供需关系决定了供给的大小是完全被市场需求所决定的,所以一旦彻底敲到了文裕乡,那就等于彻底的绝了人口贩卖组织的一个市场啊!

    “但是这件事情真的太大了,国华,我建议你还是向高书记和庞局汇报一下吧…”

    “只要能征得上面的同意,就算是陪着你再闹他一场,我也不怕!”

    看着铁骨铮铮的鲁波,许国华心中忽然莫名的一苦…

    高忠海好说,但是庞明虎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