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 > 都市小说 > 官道黄粱 > 第1019章 坚持到底
    郑秀却又呸了陈城一声,说道:“想的美,这事你就死了心吧。爱生,跟你干女儿生去。我有小正一个就够了。好虎一个能拦路,一百只黑瞎子五十对熊。只生不养还能有出息?”

    陈城却笑道:“那个不好说,只要母亲优秀,儿子差不了。我就相中你了,小正好好培养我也给让他进机关。”

    郑秀却说道:“那就别想了,我可不想让小正走这条路了,他以后的路就是出国,在外国过一个自由自在的生活。”

    陈城却呵呵道:“这话让你说的,只要有权有钱了怎么就不自由自在了?只要有了我的关系还不是人上人?还是周阿姨想的明白,让咱们有了关系,小正也跟着借光,以后也能光宗耀祖。”

    郑秀又哼哼,说道:“我可丢不起那个人,我的儿子姓赵,不能姓陈,他爸也不是个一般人,靠着他的能力也能送小正出国,你别操这个心了。对了,还有一个事要警告你,以后不准再让我妈去那种地方,让我爸知道了那就麻烦了。”

    陈城怪道:“这事也不能怨我啊?我当时只是给她们提供点方便条件,谁知道那群富婆会报那种团去那个地方?媒体的负面新闻还是我找关系给屏蔽的呢。再说周阿姨也五十多岁了,玩个小鲜肉还能再生咋地?”说完坏笑。

    郑秀却又拉脸骂了一声“滚。”却也无可奈何。喝了一口茶又道:“你什么时候回天京?”

    陈城笑答道:“有了亲老公就忘了旧情人,竟然着急催我走了。我本来还想在你们这里再找几家医院组织一个活动,既然你不同意就算了,我订了后天的机票,不回天京了,直接去南方一个城市参加一个公益活动。”

    郑秀又说道:“也好,我这个贫困市你就别刮油了,去南方有钱的大城市刮吧,我老公过几天就要回来了,让他知道你在这不好。”

    陈城却不在乎,说道:“就他那个样?就是提拔了还能怎么地?上次我是让着他,现在要是再跟我装,我可不能惯着他了。”

    郑秀忙说道:“他现在也不是以前的他了,你也知道,官升脾气涨,他还是很要面子的。”

    陈城还是哼道:“地方上的小官僚,也就是个土霸王,不看你的面子我让他什么都不是。”

    郑秀却又冷脸,陈城忙讨好地说道:“你一生气我就心疼,这样,这次你跟我一起回去参加活动开开心,有古董拍卖,我给你弄两件好东西摆你的办公室里。”

    郑秀却答道:“我才不要那棺材板子里抠出的东西呢,再说,现在不是以前,单位家里都一大摊子事,哪走的了啊?还有,以后你的活动我不能参加了,我已经让人盯上了?”

    陈城忙问道:“谁?”

    郑秀却没回答,把脸扭一边去了。

    陈城寻思了一下道:“是不是上次在宾馆遇到的那个女人?”

    郑秀不置可否,只是低头喝了一口茶,陈城色眼眯眯地说道:“那妞儿真不错,时尚漂亮还有气质?但跟你比还差点。你不是说是普通朋友吗”

    郑秀却冷脸哼道:“差点?差多了,还有气质?她就是个狐狸精,原来还跟我假装闺蜜。”

    陈城接道:“你也是犯傻,十个闺蜜九个情敌。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说完坏笑。

    郑秀咬了一下牙,却说道:“这事你就不要问了,都是我的疏忽,我就是要解决她,她已经拿捏了一些咱们在一起的证据,但她投鼠忌器,绝对不敢告诉赵易,我也不能主动挑明了。这事越描越黑。”

    陈城嘿嘿道:“那你可真是冤死了,你还不如就承认了,万事大吉。”

    郑秀急道:“我承认什么?我又没做对不起他的事?我还能往自己身上泼脏水?”

    陈城却答道:“你说咱们没关系现在谁信啊?在天京咱们在一起组织活动帮我站台,一起吃饭住宾馆,我经常上你家去还给你妈提供各种方便条件和信息,你一个电话我就立马就飞来了,你们市的任何条件我都答应,你自己说咱们什么关系?”

    郑秀却长拔了一口气,无话可说,陈城又道:“秀,现在就这世道,你的观念已经过时了,我一个天京的正厅级干部给你当情人,也没什么说不出口的,你老公再有本事也得忍着,要不,你真离了吧?”

    郑秀却又恼怒,白了一眼陈城骂道:“滚,谁是你情人啊?我现在都要郁闷死了。”

    陈城却又嘿嘿,说道:“秀,我知道你融不进我的圈,但我的心情你理解,你那些原则啊,底线啊,该放也就放放,何必活的那么累呢?你看你现在…….,”

    郑秀觉得有点乱,四十多岁的人让三十多岁的人放开点,这政治课怎么上反了?低头看了一眼表,急忙说道:“得了,你别说了,你现在挂个领导大名,也专职做人的思想工作了,我可不想让你洗脑,今天也太晚了,就到这吧。走吧。”

    陈城忙说:“别的啊,这么长时间没见多聊一会儿,这才几点啊?”

    郑秀却起身道:“我有孩子啊,我不哄他他也不睡觉,明天都要上学上班呢?”

    陈城也无奈地起身说道:“那好吧,以后去天京再聊。这孩子要是我的就好了。也别说,小正真跟我儿子有点像,是不是哪次我喝多了一不小心?”

    郑秀摘下大衣说道:“滚犊子吧你,你要再这样埋汰我可真生气了。”

    陈城哈哈一笑,接了大衣给郑秀穿上。

    郑秀刚要系衣扣,陈城却突然从身后抱住了郑秀的腰,刚要上下移动,郑秀急忙按住了陈城的手,却没有掰开,心里忽悠了一下。

    陈城的心意自己是知道的,在天京这么长时间陈城真的没少帮忙,各种内部消息让老妈四处捡漏发了大财,还经常一起吃吃喝喝玩暖昧,但自己一直坚持着底线,没想到他与老妈商量让自己离婚给他当个外宅再生一个孩子,以后有机会也可以扶正。自己当时心里还是有赵易的,坚决不同意才带着孩子回来,原来还想怎么帮赵易在市里发达,在老妈面前长长脸,更没想到赵易这里也出了问题,脸有了却要离婚,岂不是更没面子。

    而陈城仍然是一如即往的进攻,他有权有钱有关系,放在任何一个女人的身上都得沦落,只有自己这种傻瓜还在坚持,原来有赵易的感情还有信心,而现在的自己却已经迷茫了。在这个道德沦丧的世道自己到底要怎么做呢?

    陈城与郑秀的身高差不多,郑秀还穿着高跟鞋,陈城的脑袋只能卡在郑秀的肩膀上坚持了一会儿,几乎是贴近郑秀的脸说道:“秀,你真美,在我心里你就像维纳斯一样美,我对你的感情一直都没变,我是真想你。”

    陈城的这句话让郑秀又是心跳,如果跟赵易真的离了婚,恐怕也就沦陷了,但现在绝对不行,这个茶楼来的人都似曾相识,其实非常危险。

    郑秀坚持了一会儿发觉两腿发软,身子不由自主往陈城的怀里倒,感觉到陈城的呼吸都吹到自己的胸上了,半眯着眼睛哄道:“陈城,别这样,你是知道我的,不离婚我们不能在一起的。我今天能出来见你已经很不容易了。就到这吧,啊。”

    陈城却不松手,又紧紧地抱了郑秀几下说道:“那你现在就离婚。”

    郑秀被挤得急喘了几口粗气,自己仿佛好久都没被人抱过了,即紧张又迷糊,双脚一软觉得真的要不行了,还是一用劲儿掰开了陈城的手,转过身恼怒地半推半打了陈城肩膀一下,绯红着脸说道:“去,走吧。”然后整理了衣服,拿起空表盒决然地转身出门了。

    陈城抬起手闻了闻,抽了抽鼻子,迷恋了一下也只能叹气急忙穿外衣紧跟郑秀下楼。

    郑秀在前面走到收银台要结账,陈城却已经在进门的时候就押钱了。

    郑秀也没坚持,退到门边低着头等陈城买单,眼角却在四处偷望,这关系谁花都一样。

    两人结账之后出门,陈城送郑秀到奥迪车前,郑秀按了车钥匙,陈城开门说道:“我送你吧,这台车跟咱们在天京那台一样嘛。”

    郑秀回头看了一眼陈城的司机,讪笑了一下转身到另一面,裹了大衣上车,陈城的司机只好开车在后面跟着。

    片刻,陈城将车开到别墅的小区大门前,郑秀却不让陈城进去,陈城只好下车,郑秀从另一面下车又转到左面,把着车门子抬腿想要上车。

    陈城在旁边挑逗着说道:“秀,别忘了,我在天京等你哟?”

    郑秀回身要打陈城,却看到腕上的手表又放下了,然后似娇似嗔地骂道:“滚,一路顺风。”却又憋不住笑了,摆了摆手,上车开进院了。

    陈城望着郑秀的车屁股耸了一下肩膀,转身上了自己的车,一溜烟没影了。

    而道边的另一台奥迪里冲出一个人,却是出来的有点晚,两人谁也没看着。而在远处另有一台车从小区门前滑过,也消失在夜色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