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 > 其他小说 > 入骨暖婚 > 第2037章 丛刚篇(19)
    豆豆和芽芽已经消失了两天,白默和袁朵朵都快濒临失控的状态。

    警方只在离白公馆不远的树林里寻找到了两辆越野摩托车留下的痕迹。初步推测,豆豆和芽芽应该是被这两辆越野摩托车给劫走的。白家四周的监控都被处理过了,显然他们是有备而来。

    白老爷子认定劫走两个曾孙女的是河屯。可在时间上,又和河屯所乘坐的专机抵达申城的时间相冲突。除非是他人还没有到达申城,便已经下达了命令。

    但鉴于河屯的身份,警方也不太方便去搜查他在浅水湾的别墅。再说了,狡兔三窟,万一两个孩子不在浅水湾,那真没办法交待了!所以警方也不太想惹河屯这个麻烦!

    但白家在申城的地位又不容小觑,着实是件棘手的案子!至少想在得确定以及肯定两个孩子就在河屯手上,他们才能勉强的批准搜查令。

    “朵朵,我们不能再等了……豆豆芽芽还那么小,她们等不起!”

    因为过度的劳心,白老爷子已经开始用上了氧气机,“你再去找雪落……现在只有雪落才能帮助我们找到豆豆和芽芽!雪落是河屯的儿媳妇,她的面子,河屯一定会给。”

    “我……我去找过雪落了……封家人不让我进去见她……连话都不肯我跟她说!封家的电话和雪落的手机都打不通……”这两天,袁朵朵几乎是在度日如年。

    “那我还是厚着我的老脸去求求封行朗吧!希望他能看在封家和白家多年的交情上,放过年幼的豆豆和芽芽!”

    老爷子能想到的办法都试过了,他也是真心宠爱两个曾孙女的。

    “老爷子,你都喘成这样了……真不能再出门了!”白管家苦苦哀求着。

    “我已经活够本了,就算拿我这个老头子的命去换豆豆芽芽的命……也值了!”

    说真的,以老爷子的高龄,实在是经不起如此的折腾。可孙子白默又不争气,白家连个适合的继承人都没有,老爷子是连死都不能!他怕自己死不瞑目!

    “爷爷,还是我去找找雪落吧!只要能见到她……我一定求她救救豆豆芽芽!”

    袁朵朵抹了泪,再次跑出了门。可两天没吃东西的她,一阵眩晕袭来,她差点儿晕倒在地。

    “朵朵……你千万要先保重好自己的身体呢!”

    老爷子急得是老眼混浊,“豆豆和芽芽还等着你跟默儿去救她们呢!”

    袁朵朵赶到封家时,已经是夜幕低垂。加上阴云的笼罩,看起来黑压压的。

    雪落午后去看过住院中的丈夫了,见丛刚和小儿子把他照顾得很好,便放心的被某人凶回来了。

    等吃完晚餐,就是她带着女儿晚晚跟丈夫视频聊天的时候。这样不仅能关切到丈夫伤情,而且又能解丈夫想念女儿的心结。

    袁朵朵刚跑到封家别墅的院落外,便被邢十四给拦了下来。

    “白太太,我说过,你要是再来扰我表姐休养,我就会对你不客气!”

    邢十四跟邢十七一样,都挨了河屯的一顿好打。没能照顾好邢太子一家,挨打也不冤枉。

    “求求你,让我见见雪落吧……求你了!”

    袁朵朵直直的跪在了邢十四的面前。这两天,她流过太多的眼泪,也下跪过不止一次。

    无论是莫管家,还是邢十四,都是冷血的。但袁朵朵能理解他们护主之心。正因为她一而再的打扰,雪落才会被扰得不能安养,而封行朗甚至被白默派人打进了医院。

    但袁朵朵真的是没有办法了:她的两个女儿消失不见了,她真要急疯了!而雪落就是她的唯一希望!

    “你还是好好回去求你自己的丈夫吧!他既然能派人打伤我表姐夫,就能再派人寻找到他两个女儿的下落!”

    这也是河屯的意思。之所以没有直接逮住白默暴打一顿,一是因为白默逃不出他的五指山;二来也是为了煎熬他!顺便揪出白默幕后的靠山!

    见邢十四还是不肯让她进去见雪落,袁朵朵突然朝着封家亮起灯的婴儿房方向大声呼喊了起来。

    “雪落……雪落……救救豆豆芽芽……求你救救……”

    袁朵朵还没能把话完全喊完,便实打实的挨了邢十四的一手刀,直接把她给打晕了过去。

    然后在婴儿房的窗帘被拉开之前,他便已经将昏迷不醒的袁朵朵拖离到灌木丛后。

    “冉冉……我好像听到朵朵在喊我呢。”

    雪落一边奶着怀里的女儿,一边狐疑的朝窗帘方向走了过去;可窗外什么人也没有。

    “雪落姐,你别把晚晚抱到窗口去!外面快下雨了,会打雷闪电的!别惊到她!”

    连莫冉冉也被莫管家给警告过:不得让雪落跟袁朵朵见面!整个封家人都舍不得让雪落左右为难!而被打成骨折的二少爷封行朗,便是活生生的教训!

    “冉冉,我刚刚真听到朵朵喊我了呢……”

    雪落觉得自己还没到听力错乱的地步,“要不,我给朵朵打个电话吧!”

    “打什么打啊?无非又是想求你原谅白默的一时冲动!”

    莫冉冉也是气不过的,“这二少爷都被打折了腿,这样的一时冲动,我反正没办法接受!如果你能接受,我都要怀疑你是不是真心爱封行朗的了!”

    被莫冉冉这么一说,雪落也断了想主动给袁朵朵打电话的念头。

    因为此刻躺在医院病床上熬疼受苦的,可是她自己的丈夫!她三个孩子的亲生父亲!

    能不让雪落心疼吗?!

    “晚晚,一会儿妈咪跟你亲爹视频通话的时候,你记得要卖乖哦!你亲爹躺在医院里熬疼呢……都怪妈咪不好,多管闲事才给你亲爹惹来这血光之灾!”

    ……

    温润水流,流过封行朗不太精健的体魄。舒服得微眯起了眼。

    本是不能淋浴的,可实在拗不过某人的倔脾气,丛刚只能从了他!

    因为一会儿要跟女儿晚晚视频通话,所以封行朗觉得自己必须有个好的精神状态和仪表。

    左腿用防水布遮挡着,某人像个大爷似的高坐着。

    浴水淋透丛刚的短袖,包裹着他钢铁一般的身躯。虽说没有夸张的健美先生体魄,但丛刚的身型却异常的紧实,满蕴着力量感。

    封行朗手贱的掀起丛刚身上淋透的上衣衣摆,便看到他坚实的腹部。虽说不是凸起成栗状一样的腹肌,但似乎也看不出任何的肚子!上手一捏,体脂率是相当的低,估计都没有百分之十。

    再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腹部……感觉该遮起来的应该是他封行朗自己!

    “毛虫子,你瘦成这样……每天都吃些什么啊?”封行朗皱眉问。

    “吃鱼鱼……还有蔬菜!爱吃果果!”

    小家伙也没闲着,光溜溜的穿梭在水幕里,一会儿递送毛巾,一会儿递送洗发水之类的东西。

    “臭小子,你记得这么清楚呢……”

    封行朗慵懒的哼声,“那你还记得谁是你亲爹啊?”

    “亲爹……封行朗!爱吃肉!爱吃面面……”小家伙努力的在想。

    “嗯……还有呢?”

    见小儿子并没有忽视他这个亲爹,封行朗还是挺高兴的。

    “还有……爱抢晚晚妹妹的neinei喝!妈咪打……亲爹嗷嗷叫!”

    “臭小子,这个就不用说了!”

    封行朗还是有那么点儿不好意思的。毕竟被老婆打得求饶,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儿。

    浓密的黑发从指间滑过,及颈,及肩,还有劲实的后背,丛刚的动作似乎有些笨拙了。

    封行朗当初在挨过河屯三枪之后,他也给他清洗过,但却不似今天这般的温和闲适。

    感觉像是被什么东西束缚住了,丛刚只想速战速决,早点逃离。

    突然,封虫虫小朋友好像发现了点儿不一样的东西,然后便伸过小手指来好奇的戳了戳。

    随后抬起婴儿肥的小脸咧嘴一笑,“爸爸……丑丑的!”

    “丑什么丑?等你长大了就知道它的美好之处了!”

    封行朗想附身过来亲了下呆萌的小儿子时,左腿不小心用力了一下,疼得他一阵倒吸寒气。

    而当时在给封行朗清洗后背的丛刚也没太注意,

    “死虫子!你它妈弄疼老子的伤腿了!”于是,封行朗习惯性的开始迁怒于无辜的丛刚。

    “爸爸不叫……大虫虫会难过的!”小家伙立刻用小手轻拍着封行朗的胸口以及安抚。

    二十分钟后,某人到是舒舒服服的躺去病床上跟妻子和女儿视频聊天去了,可丛刚着实累得够呛。累的不仅仅是身体,还有一颗无从安放的心!

    小家伙陪着丛刚一起在收拾被亲爹乱丢乱扔的东西。似乎全世界只有他是真心体谅大虫虫的。

    只要跟在丛刚身边,无论干什么小家伙都是愉快的。

    “行朗,你洗过澡了?你的腿不是不能沾水的么?”

    “怎么样,亲夫够帅吧?闻到那扑鼻的荷尔蒙气息了没有?”

    封行朗还特意让丛刚给他吹了个显年青显浪的发型。

    “行朗,你是不是又折腾人了?擦个澡不就行了么?你还又洗又吹的!就数你最难伺候了!”

    没想到自己的精心打理竟然让妻子给数落了,封行朗稍显失落:“即便我是个病人,也得注重点精神面貌不是么?”

    “对了,丛刚呢?快让他过来看看我家晚晚!他到今天都还没有见过我家晚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