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 > 玄幻小说 > 许意暖顾寒州 > 第1150章、最后的请求
    第1150章、最后的请求

    “好。”

    只有短短一个字,可是却让周婷直接泣不成声。

    傅西城看到这儿,也沉默了,眉头从紧锁变得渐渐舒展。

    或许,这个人还有救,但唯一能够救他的上帝,只有周婷。

    不到半个小时,傅童谣就被送回了季家。

    不仅如此,傅影还给她买了很多玩具,好看的公主裙。

    傅童谣回家的时候是蹦蹦跳跳的,还跟傅影道谢了好几句。

    走的时候,傅影一言不发,让季悠然都觉得这世道变了。

    黄鼠狼真的会给鸡拜年,而且是没坏心眼的那一种。

    周婷的手机又响了一条短信。

    【你说的,我都照做了,我只有一条要求,让傅西城别动你。你还活着,我能够冷静下来,但若你死了,我不知道我会干出什么来。】

    【所以,你还没想好,我是你的谁吗?】

    周婷这条短信发过去,却石沉大海,没有任何回应。

    她的心,也一点点的下降,最后坠入深渊,落入寒潭之中。

    最后手机被傅西城拿走了,他的信号早就被傅垣屏蔽了,哪怕傅影那边黑客高手如云,也无法破解傅垣设下的防火墙。

    傅卓早就暗暗催促了他好几次,让他把周婷交上去。

    傅卓这些年一直苦于无法更好的控制傅影,哪怕身边有最强的保镖,也让他夜不能寐。

    因为忌惮……

    他一手培育出杀人的利器,无坚不摧。

    让别人害怕,也让自己害怕。

    如果有一个人轻轻松松就能控制住傅影,如同当初控制住景谣,就能降服得了傅西城一个道理。

    周婷就是他的武器。

    他一直拖延到现在,明天就是他和顾寒州约定的五天之期了。

    他藏不住了,否则不仅自己危险,还会连累傅垣和谣谣。

    “明天,我就会带你去见傅卓,你害怕吗?”

    “不会。”

    周婷轻轻摇头,眼底没有任何胆怯,满满都是刚毅。

    “那你有没有后悔,爱上这样一个怪物?”

    “他不会怪物。”

    周婷急急的说道:“他……只是没遇到好的老师,没学到正确的东西。你教一个婴儿杀人,那他就会觉得杀人是对的。你如果教他知书达理,教他遵纪守法,那他就是好的。马戏团的人,买来猴子驯服,那猴子就错了吗?明明是马戏团做错了”

    “下次遇到傅影,我会告诉他,你把他比作猴子!”

    傅西城挑眉说道。

    原本严谨的气氛,瞬间变得轻松起来。

    周婷无奈的抿了抿唇瓣,道:“他……他其实很可怜,他不是痛恨顾寒州,而是羡慕。羡慕他有哥哥有父母有爱人,而他什么都没有。明明是一起出生,他就晚了那么一丁点,两人的生活天差地别。”

    “如果顾先生把自己没有遇到意暖姐的那些年定义为地狱,那傅影生活的又是什么地方?比地狱还可怕!他的确做错了很多坏事,但我们不应该让他继续错下去,应该教化他,不是吗?”

    “我们可不是老师,没你这么好的耐心。遇到恶人,我们想要结果他们的性命,最为有效的让他们不再伤人!”

    “那你之前也不是什么好人,是不是也应该把你杀了?”周婷梗着脖子,毫无畏惧的直视傅西城,不客气的说道。

    傅西城听到这话,忍不住笑了,道:“你当真不怕死。”

    “我如果怕的话,就不会服毒了!”

    “倔丫头,烈性子,也只有你能驯服极端的傅影了。”

    “我没有驯服他,而是……他在爱我的时候,自动收起了獠牙。哪怕不经意流露的戾气,也伤害了我,但他本意没有这样。其实他爱我,我是知道的,只是他自己不知道而已!”

    她原本黑漆漆的大眼中,渐渐失去了所有的光亮,变得黯淡无光。

    就像是一颗明亮的珍珠,瞬间蒙上了尘埃一般。

    “可惜啊……你要死了。”

    “是啊,我要死了,但是……我想求你最后一件事。你就看在我帮你一个忙,没给你添什么麻烦,也救了你女儿的份上,能不能……能不能答应我一个请求。”

    “谣谣的恩情我记着,你说来听听。”

    “能不能……不要放弃他,给他一个机会。我不想他死,哪怕……他罪大恶极,伤害很多人。我以为我可以大义灭亲,可事实证明,我是人,我有弱点,我想他好好活着。”

    “他可以变得正直勇敢,可以变得善良优秀,他缺少的有人提醒他是对是错。求你们……不要放弃他。”

    “恐怕,只有你相信他还能做个好人吧?”

    傅西城幽幽的说道。

    突然有些不忍,不忍看她就这么去送死。

    年纪大了,放下仇恨后,自己倒变得心软了很多。

    “你就答应我好不好?”

    “好,我答应你。”

    “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嗯,我没必要和一个小丫头片子出尔反尔。”

    周婷听到这话,不禁松了一口气。

    ……

    翌日,周婷状态更差了一点,她已经好几天没服药了,全靠强心剂撑着。

    雪白的手臂上全都是针眼,看着让人不忍。

    傅西城把她带到了一栋商厦,是傅卓的根据点。

    周婷出发的时候特地补了妆,让自己看着精神点。

    傅卓看到她的时候,浑浊的双眼瞬间亮了起来,像是看到什么至宝一般。

    “你终于把她给我带来了!傅西城,你想要什么,告诉我,我都可以答应你。”

    “我什么都不要,如果可以,我甚至想把我身上的血全都还给你,这是我一生当中最肮脏的东西。”

    傅西城阴沉沉的说道,话语里满满都是不屑。

    傅卓闻言也不恼火,他对这个儿子毫无感情,他是生是死,自己都毫不关心。

    “既然如此,你我父子两清,以后你去哪儿我都不会找你麻烦的。你可真是给我送了一份大礼,有了他,我就不怕那个畜生造反了。”

    周婷听到这话,瞬间心寒。

    傅影为他鞍前马后,出生入死,可是在他嘴里,傅影只是个“畜生”?

    他根本没把傅影当成人!

    她狠狠咬牙,藏在袖子里的手紧紧地握住匕首。

    枪支会被感应到,根本没法带进来。

    她们进来之前还被搜身了,她也不知道傅西城如何带把瑞士军刀进来的。

    进房间之前,他把瑞士军刀交给了自己。

    她临死前,唯一能为傅影做的,只有还他自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