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 > 其他小说 > 你的爱似谋杀 > 第 45 章
    孟长陵觉得这样的惩罚简直太轻了,可仍然顺从了阿软。

    因为阿软的身体不好,怀孕后更要主要,孟长陵便把他们的婚礼延迟了,时间一天天的过去,每天,下班之余孟长陵都会做胎教,无微不至的照顾阿软。

    偶然的时候,阿软会想起齐朗说孟长陵很凶的话,齐朗说的没错,可他会对所有人凶,甚至佑佑,可对她,却不凶。

    转眼到了预产期,孟长陵每日紧张过度,连办公都在家里,寸步不离地陪着阿软,阿软的肚子发动时,他正坐在她身边给她水肿的小腿按摩。

    送到医院后,他狂躁的执意要留在她身边陪产,阿软不准,让他在产房外等。

    “不,我要陪在你身边,一定要。”上次她独自一人分娩,一定非常无助害怕,现在他绝不会再离开。

    阿软没力气跟他对抗,也就随他了。

    肚子里的小公主挺折腾的,过了足足七个小时后才肯出来,当听到响亮的哭声时,阿软累得昏过去。

    “要给她输血吗?”孟长陵见阿软流了很多血,脸都白了。

    医生摇头,“在正常范围内,不需要。”

    孟长陵心疼的厉害,有股焦躁让他不得安生,可当看着睁着眼睛的青青时,到底压住了。

    八个小时后,阿软醒了,第一时间就看了青青,她很健康,看着她时,心中的缺憾似乎有所减少。

    “阿软,我结扎了,生孩子这么辛苦,以后我们都不生了。”孟长陵是被吓到了,他一度以为阿软会失血过多而死,心中的那种恐惧,这辈子也忘不了。

    “有佑佑和青青够了。”阿软同意,只是没想到孟长陵为了避孕居然结扎了。

    心里,涌出说不出的暖流。

    青青满月时,阿软收到了一个相册,相册是阮家人寄给她的,相册里记录着她四岁之前在阮家的生活。

    每张照片都是跟阮梦洁拍的,唯独有一张,是在一个广场前,她独自一人坐在站在一个喷泉前,身后右侧的不远处,有一道身影,细细辨认,居然是年少时候的孟长陵。

    她忽地想起酒会上孟长陵说那天是个特殊的日子,那天是六月一号,而照片右下角标注的日期也是六月一号。

    六月一号,是他们第一次相见的时间吗?

    孟长陵走了过来,看到照片,愣了一下,“阿软……其实你四岁时我就认识你了,你还记得你给我的彩虹糖吗?”

    阿软摇头,她不记得了。

    孟长陵讪笑。

    那时候他十六岁,因为一个项目没谈成非常失落,正独自一人坐在椅子上发愁,穿着蓬蓬裙的阿软跑到他身边给了他一盒彩虹糖,她清脆的对他说:“哥哥别哭,吃一颗彩虹糖心里就甜了。”

    他一向不喜欢烦人的小孩,可当时鬼使神差地接过了,并且记住了阿软。

    当八岁的阿软被领养到孟家时,他才知道阿软跟他同样是罕见的P型血,莫名的,他觉得眼前的小女孩会跟他有一生的羁绊。

    后来,他一直以他认为对的方式照顾她,对她好。

    “阿软——我真的没想到孟家会收养你,会毒哑你会把你扔在孤儿院,想起这些我就会心痛,就想对你更好。”

    阿软恍悟,原来章素锦说的是假的,那些事不是孟长陵做的。

    心里,突然明亮起来。

    “那盒彩虹糖呢?”阿软笑着问。

    孟长陵从冰箱深处拿出那盒藏了二十二年的糖,打开瓶盖拿出一颗递给阿软,阿软失笑,“这么长时间,早就过期了,我不吃。”

    孟长陵却毫不在意地送进了嘴里,还一脸回忆和享受的表情。

    “孟长陵,你该不会因为一盒彩虹糖喜欢我的吧?”

    他一个含着金汤勺出生的大少爷,什么好的东西没有?

    谁知孟长陵意外的,懒洋洋的回答:“谁说不是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