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 > 其他小说 > 深情如露 > 番外之宗政式冷战二
    说干就干!

    打定主意,我便立刻行动起来!

    宗政烈这人,外冷内热。

    若想化解他的冷,便要勾出他的热。

    整整一个下午,我上窜下跳、换位思考、反复排练,直到临近宗政烈下班到家的点儿,我才终于逼迫自己沉下了心,冷静下来。

    装模作样的坐在沙发上,我故意摆了个撩人的坐姿,企图在宗政烈一进门之际,就先给他视觉上的一击。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我竖着耳朵,时时刻刻听着屋外的动静,却是纹丝不动的听了近一个小时都没能听到半点动静。

    终于,就在我腰酸背痛腿抽筋,实在是维持不住这撩人姿势之际,家里的电话响了。

    是徐凯打来的电话。

    电话内容很简单,宗政烈那厮出差了!

    早不出差,晚不出差,偏偏就是在今天,他丫的出差了!

    而且一出就出去了法国巴黎,一去就要去个把月!

    听完管家小心翼翼的汇报,我瞬间如霜打的茄子,蔫了。

    果然,在宗政烈这只厚黑王面前,我还是太嫩了。

    精心设计的一番大计,轻而易举就被他一个商遁给破了!

    在沙发上呆坐了五分钟,我抬眼看向巴巴儿的守在我跟前的管家:“万叔,他今儿早上出门的时候,脸色如何?”

    万叔回忆了一下,笑着大道:“先生下眼睑乌青,面色略显疲惫,想是昨晚没有睡好,不过早餐倒是用了不少,连同您那份儿也一块儿吃了。”

    “嘿嘿。”

    我暗笑,一改刚才的颓废之势:“万叔,劳烦你帮我订最早的一班机票。”

    “可是巴黎?”

    “这还用问吗?”

    “我这就去办。”

    我到了巴黎的时候,巴黎的太阳才刚刚升起。

    宗政烈那班飞机比我早几个小时,我摸到宗政烈入住的酒店时,他还没有起床。

    坐在酒店的大堂里一直等到了中午十分,宗政烈领着徐凯一行人才从电梯里出来,往酒店外走。

    酒店门口已经停好了一排黑色的轿车,门童恭敬的站在车边扶着车门,几个面熟的保镖从车上下来,守在车的四周。

    大堂内的光线很不错,衬得金碧辉煌的装修愈发的富有欧洲气息。

    高高的奢华吊顶之下,宗政烈双手插兜,迈着带着几分雅痞的步子由远及近,他似是没有看到我,又像是故意装作没看到我,就那样保持着稳定的走路速度,又由近及远而去。

    眼瞧着他就要走到车边坐进去,我咬了咬牙,轻哼了一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便窜到了门口,在他坐进车内的下一秒便挨着他钻进了车里,啪的一声,拉上了车门。

    将车门反锁,我根本不给宗政烈反应的机会,不由分说便挺身抬腿扭屁股,面对面的岔开腿坐在了他的腿上。

    四目相对,宗政烈却是没有丝毫的惊慌或是意外之色。

    他淡定的望着我,脸上依旧保持着他那淡漠的神色,由着我伸手搂住他的脖子,往他的怀里蹭。

    司机是这边安排的,见这情形,大概以为我是某个不知死活的想要攀附权贵的女人,脸色怒容毕现,张嘴就要斥我。

    我扭头瞧了他一眼,正欲解释,耳边就传来了宗政烈清淡的声音:“无妨,开车。”

    一口流利的法语,令那司机硬生生的将到了嘴边的话语咽了回去。

    我得意的朝着那司机勾了勾唇角,见他一脸憋屈无处诉说的模样,我故意勾着宗政烈的脖子,狠狠的在他的唇上啄了一口,给他印了个口红印。

    这下,那司机的脸色更精彩了。

    他瞪了瞪眼睛,吹了吹茂密的胡子,终是乖乖转回头去,默默的开车了。

    脸上的笑容不由咧的更开,我转头搂紧宗政烈的脖子,用身子蹭他:“怎么?觉着我人老珠黄了,配不上你了?”

    宗政烈不说话,只是拿起手帕慢条斯理的擦了擦唇上的口红印。

    我弯着唇角盯着他瞧,待他收起手帕,我笑着就又在他的唇上亲了个口红印。

    宗政烈也不恼,依旧保持着先前的表情,耐心的用手帕又擦干净了嘴巴。

    见状,我心里不禁有些不服气。

    哼了一声,我从包里掏出口红,涂好嘴唇便捧着他的脸,在他脸上的每一处地方都落下了一吻。

    瞧着他满脸口红印的样子,我恼道:“你别想用冷暴力就舍了我这个糟糠妻,你越冷,我就越热,你越跑,我就越追,你越不肯亲近我,那我就越主动亲近你,反正我白子悠这辈子就认准你这一个男人了,我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你别想摆脱我这个黄脸婆!”

    宗政烈的唇角动了动。

    只是眨眼间,他便又恢复了淡漠的模样,就好像刚才的那一几不可见的笑容是我的错觉一样。

    心中一甜,我终于找到了一丝成就感。

    趁热打铁,我不等他有所回应,便直接搂着他的脖子,朝着他的唇上狠亲下去。

    这一亲,我可谓是将这些年宗政烈教给我的那些窍门技巧都发挥了出来。

    尽管他不作回应,尽管他连搂着我都不肯,可我还是吻得热烈,吻得忘我。

    一直吻到车子停下,吻到他不受控制的支起了帐篷,我才终于心满意足的松开他,从他的身上下来,坐在了一边。

    从他的口袋里摸出房卡,又顺手在他的帐篷顶上摸了一把,我推开车门,附在他耳边丢下一句我在房间等你,便下了车,招了个出租车扬长而去。

    刚上了出租车没多久,手机便收到了几条微信消息。

    我点开一瞧,不由笑了起来。

    是徐凯发来的消息。

    他一连给我发了很多个跪地叩谢的表情包,末了又加了一句:解救我们于水深火热之中的活菩萨啊!请受小的n拜!

    给他回了个免礼免礼的表情包,我收起手机,脑海里不由浮现起了宗政烈刚才那一瞬间的昙花一笑。

    心中甜意不由更浓,我想了想,便找到严司翰的微信,将徐凯的那个表情包给他发了过去。

    果然男人更懂男人啊

    冷战了这么久,我却只懂得跟宗政烈硬碰硬,殊不知女人如水,对付男人,温柔攻势才是最强武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