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 > 其他小说 > 万千宠爱桃花开 > 257.秦正南的两个小情人
    他撩起她的裙摆,手臂一挥,裙子从她头顶掠过。

    “啊——”沈冰惊呼一声,用力从他手里抽出自己的手,抱臂挡在了身前。

    她这时才发现,他的腰间系着一条毛巾。

    自己真是蠢到极点了,居然会相信他真的要睡衣。

    方宇翔的视线刚落在她身上,她就抬手挡住了,他一边步步逼近:“我要是你的话,既不会护上面,也不会护下面,直接捂住嘴就行了!”

    “你——无耻!”她被他露骨的语言羞得扭过头去,更加用力地抱紧了双臂,在他的逼近下一步步后退,直到脚后跟无路可走,低头一看,居然被他逼到了马桶处了。

    方宇翔扭头看了看她后面的马桶,深邃的眸子里放射出幽幽的光,长腿大步向前一跨,她后退一步,踉跄地坐在了马桶上。

    他向前一步,弯膝面对面坐在了她腿上,双手按住她的胳膊轻轻一提,让她更稳地坐在了马桶上。

    “你走开!”她别过脸,既不想看到他那精壮完美、还挂着水珠的身材,也不想让他看到自己害羞的样子。

    他俯在她耳边,低低说:“乖,用不着这么害羞,我们是合法的,不是偷!”

    他沙哑的暧昧声音和温热的气息让她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寒噤,她知道自己今天逃不过的,索性慢慢地闭上眼,不再挣扎。

    一室旖旎。

    醒来的时候,春日上午的阳光正好穿透玻璃窗和薄薄的纱帘洒在了床上紧紧相拥的两个的身体上。

    方宇翔侧卧着把沈冰揽在怀里,娇小的她像一个小猫。

    小猫微微睁了睁眼,却在阳光的直射下条件反射地皱了皱眉,又阖上了眼皮。习惯性地想翻个身,这个时候才发现自己胸上覆盖着一只大手,慌忙睁眼扭头看去,男人那张线条清晰的俊脸,在睡梦里是一副难得见的恬静安宁的模样,像个毫无心事的孩子。

    呃昨晚,那一切都是真的?自己,竟然跟他缠绵了整整一晚?

    刚刚过去的记忆慢慢被唤醒,一片片粉色的红霞慢慢浮现在她娇羞的小脸上:这一切都不是梦,身边的这个男人变得异常温柔

    想到那些令人脸红的动作,她忍不住羞涩地闭上了眼。窗外,澎湃的海潮声和低璇清脆的海鸥鸣叫,她动了动身子,想起来去看看清晨的海,这个时候才发现自己浑身酸软无力,尤其是腿和腰,软得就像被抽掉了骨头一样。

    她还没来得及抱怨一声,耳后传来男人慵懒又霸道的声音:“不许动,再睡会,乖!”

    他用力抱紧了她,长腿搭上她的腿,把她重新完完全全地揽进了自己怀里。

    她微愣,却最终只是撇撇嘴,漂亮的水眸里滑过甜甜的安心。

    此刻的她,已经全身下放下了戒备,放下了不安,放下了怀疑。现在的她,只想用感受到的一切去试着再次相信一个人。

    哪怕,只是为了被他当成替身而赌一场。

    可是对从来没有睡懒觉习惯的她来说,一旦醒来再去逼自己睡着真的是一件不容易的事,眼睛反反复复地睁开闭上,闭上又睁开。

    “让我去方氏帮你吧?”她是急性子,不愿拐弯抹角,更不愿等,直接将自己的目的说了出来。

    不料,方宇翔连考虑都没考虑,直接点头,“好。”

    沈冰倒是愣了一下,旋即便抿了唇,精明的眸子里滑过一抹得意。

    方宇翔,让你感受一下,什么叫真正的放长线钓大鱼!

    她很顺利地进了方氏,而且方宇翔让她直接进了财务部,硬生生给财务部部长上面新增了一个财务总监的职位,让她掌管整个方氏的经济命脉。

    *

    法国,普罗旺斯。

    眼前,是大片大片紫色花海般的薰衣草,鼻翼间萦绕的全都是薰衣草、百里香、松树的香气,美不胜收。

    拄着龙杖,在佣人的陪护下,慢慢在薰衣草园旁的小路上踱着步子,秦涛溪走两步停下来,歇一会,扭头看看那一望无际的紫色海洋,脸上涌起淡淡的宠爱笑意。

    “老爷子。”

    突然,一道清丽的声音从身侧不远处传来,秦涛溪一愣,难以置信地慢慢扭头,满眸的诧异。

    十几米开外的一簇花团下,一袭白裙的潘语嫣和崔承恩并肩站在那里,皆是一脸欣慰笑意地看着他。

    秦涛溪,满脸的震惊,愣了良久,才颤颤巍巍地张口,“语,语嫣......”

    潘语嫣点点头,大步朝他走过来,语气嗔怪道,“老爷子,你可真会躲的,让正南找了你好几个月,没想到你倒跑到这里来享受清静了。”

    秦老爷子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崔承恩,旋即受宠若惊地看向潘语嫣,“语嫣,你,你怎么把承恩带到这里来了?”

    “老爷子,我和语嫣,是来接您回家的。”不待潘语嫣回答,崔承恩笑着答道。

    潘语嫣走过来扶住了秦涛溪的胳膊,“正南派人找了你好久,一直找不到。咱家儿子没有搞不定的事,如今却让自己的老爸给难住了。你呀,越老越调皮,非要让儿子全世界跑得找你。”

    那语气,完全是在嗔责老伴。

    其实,在潘语嫣心里,秦涛溪何止是老伴。也是兄长,也是家长,也是恩人。

    总之,是她无法回报的人,也是对她和儿子都重要的人。重要到,不可以把他一个人孤孤单单的地扔在国外。

    因为只有她最了解,尽管这些年在国外看似过得清闲,但是秦老爷子的心里,还是无时无刻不挂念家里的孩子们的。落叶归根,外面再好,在老人家的心里,也不及家的温暖和诱惑。

    之所以她会找到这里来,是因为这个地方,是连正南都不曾知道的他们俩在欧洲都住所之一。她来欧洲找老爷子的第一站,就是这里。

    没想到,老爷子这么长时间以来,真的在这里。

    “我......我怕吵,家里现在人多,我还是觉得这里好,清静!”秦涛溪脸上滑过些许促狭。

    “可是,孩子们都很想你啊。暖暖又怀孕了,还是个双胞胎......老爷子,你真的不打算回去看看孩子们吗?”潘语嫣杏眸顾盼,流转着万千感情。

    崔承恩上前,握住了秦涛溪的手,诚恳地说,“老爷子,正南说他当初之所以买下整个江城最大的一处别墅,就是打算让大家都住在一起,孩子们陪着我们这些老人,一起享受天伦之乐。如今,我们都回家了,可是您如果不愿回去,少了一个一家之主,我们都不会安心的。您,还是跟我们一起回去吧。以后,我们都住在一起,让秦宅,成为真正的大户!”

    “是的,老爷子,我来的时候,正南给我下了命令,如果我不把他老爸找到并带回家去,他会一直找下去,一直找下去,直到找到您为止。”潘语嫣弯着眉眼,笑道。

    “正南.....和孩子们都好吗?”秦涛溪已经忍不住红了眼睛,想起远在国内的,那些让他这个老人家日夜牵挂的孩子们,他一阵心酸。

    “不好,一点都不好!”潘语嫣摇头,“您不在身边,他们大家都不好。老爷子,你知道的,我们家正南多么孝顺的孩子,如果不回去,他是没有办法安心做任何事的。为了孩子们,跟我们回去吧,让我们的大家庭完整起来。”

    这句话说完,潘语嫣已经收起了之前一直努力维持在脸上的笑意,眸子里蓄满了泪水,眼神恳切。

    秦涛溪纠结地看了一眼她,又看向崔承恩,崔承恩向他重重点点头,“跟我们回去吧!”

    良久,老爷子的老泪在落下来之前,闭上眼睛点了点头,“好!我可舍不得让我儿子抛下我孙子出来找我这个老不死的......我回去,我跟你们回去!”

    “老爷子!谢谢你!”潘语嫣一时动容,忍不住揽住秦涛溪的腰,将脸轻轻地贴在了他身上。

    崔承恩看到这一幕,深邃的眸子古井无波,只有一脸儒雅的笑意。

    早就在潘语嫣还没回来的时候,儿子正南就找他谈过这件事,希望等母亲回来之后,能把老爷子接过来,一大家人一起生活,不要再分彼此,不要再分成小家。

    正南是来征求他意见的。作为父亲,他看出来了,儿子是怕他不同意。

    他当时就笑了,“正南,你爸爸我本已经是心死之人,从未想过出来融入这个新社会,更没想过我还有儿子,我的儿子还能带给我一个完整的家。所以,我从未想过会和你母亲再去续前缘......很多东西,留点遗憾比全部得到,会让人更值得拥有和珍惜。你能想到让大家生活在一起,让我这个做父亲的很感动,我如果都不支持你的话,哪还配做你秦正南的生父。”

    来这里的飞机上,他和潘语嫣也达成了共识,以后所有的事情都听从儿子正南的安排。目前这个结果来看,对所有人都是最好的归宿。长辈们和晚辈们都生活在一起,不会寂寞不会孤单,还能相互有个伴,不会让自己觉得是孩子们的负担......那样美好的日子,他们没有任何理由拒绝。

    几分钟之后,崔承恩和潘语嫣分别左右搀扶着年迈的秦涛溪,向薰衣草园远处的房子慢慢走去。

    到处,都是一派祥和和谐的景象。

    *

    沈冰是从报纸上看到关于肖暖智力丧失的消息的。若不是在茶水间里听到部门里的几个姑娘在谈论秦正南这人如何如何好,肖暖上辈子如何如何什么也没干就去拯救银河系了之类的话,沈河也不会对她们的聊天内容产生兴趣。

    直到,看到报纸上连载着的秦正南和肖暖的故事。

    原来,秦正南在肖暖丧失智力和记忆之后,每天都有把她的情况写在本子上,后来被马晓俊不经意发现,就悄悄地背着秦正南发到了微博上,每天一篇温暖了无数网友,打击了一大批单身人士。

    再后来,马晓俊回了北京,无法再去偷看秦正南更新的东西,他就拜托季妍接任他的任务,仍旧每天偷偷去看一眼秦正南的日记本。

    所有登在微博和报纸上的日记,都有配图。一开始,是马晓俊偷拍的秦正南的日记,偷拍的他陪肖暖散步,给肖暖讲故事,给她洗脸喂饭......的照片。再后来,就是季妍光明正大地拍下来的。

    “今天你虽然还是不让我靠近你,但是你偷偷看我的眼神里已经没有了一开始的敌意和惶恐。我欣喜若狂,却不敢表现出来,怕你被我吓着。快好起来吧,宝贝,我和儿子都需要你。”

    “今天你终于喊出了‘大叔’,满脸的雀跃。这一声大叔,让我想起你第一次在我面前这样唤我时的情景。那个时候的你,小嘴叭叭叭跟个鹦鹉似的,完全在狡辩,却摆出一副一本正经理直气壮的样子。你可知,那一刻开始,我已经下定决心,一辈子都做守护你的大叔。快好起来吧,宝贝,我和儿子都需要你。”

    “今天你抱着儿子低头看着他的样子,刹那间我以为你恢复了正常。暖暖,你永远不知道你有多棒,每一天都会带给我惊喜。前几天你不肯吃我做的蛋糕说难吃,今天你终于肯吃了,我的进步是不是很快?快好起来吧,宝贝,我和儿子都需要你。”

    每一篇的最后,都有相同的一句话“快好起来吧,宝贝,我和儿子都需要你。”

    沈冰只看了几篇,就看不下去了,眼泪已经涌了出来。

    这段时间,自己为了寻找刺激,无聊的只顾着跟方宇翔斗智斗勇了,都没在真正关注秦正南的事,没想到,竟然发生了这么大的事。

    秦正南啊,这几个月来,他承受了多大的心里负担啊!每次跟他联系的时候,他都没说过这件事难怪,难怪以前好像不用微信的他,最近会回复她发过去的微信信息了。肯定是陪肖暖的时候,用手机的时间多了吧?

    想到这里,沈冰再也看不下去,扔掉报纸,转身离开了茶水间,直奔电梯而去。

    *

    秦宅。

    午时的阳光慵懒地洒下来,洒在正在和纯一牵着手慢慢转圈的肖暖身上,映得她脸上的笑靥更加灿烂。

    秦正南和琳达坐在亭子下的凳子上,一边喝茶一边看着那边玩耍的俩“孩子”,秦正南的眼睛一直没离开过肖暖,还不时地提醒她一句:“暖暖听话,走路慢慢走,不要蹦蹦跳跳。”

    肖暖的小腹已经微微凸起,也或许是双胎的原因,她最近胃口也是极好,精神状态也不错。

    更让秦正南感到欣慰的是,肖暖的智力恢复得很快,刚怀孕的时候已经是四五岁小朋友的智力水平,如今查出怀孕两个月了,她的智力水平已经达到了**月小朋友的标准。

    听到秦正南的声音,肖暖不服气地撇撇嘴,牵着纯一妹妹的手来到亭子下,左右手分别捻起桌上的糕点,给了纯一一颗“妹妹吃。”

    “谢谢暖暖阿姨。”纯一已经陪肖暖了一段时间了,两个小女孩关系越来越融洽,跟亲姐妹似的。

    而琳达,每天都会悉心照顾她们,一开始做的饭都被肖暖打翻,她也不气不恼,坚持自己亲自给她和纯一做各种各样的食物,终于取得了肖暖的信任和喜欢。

    正要把另一只手里的糕点塞进自己嘴巴里,张着嘴的肖暖看见秦正南正挑着眉好整以暇地瞧着自己,嘻嘻一笑,把手里的糕点塞进了他的嘴巴里,“大叔吃,大叔先吃,暖暖再吃。”

    “好,大叔吃。”秦正南没有拒绝她,一边大口嚼着她喂给自己吃的糕点,一边抬手笑着帮肖暖把飞扬的发丝捋顺。

    那眸子里的温柔和宠溺,看起来不仅是像在看自己的爱人,也像是在看自己的情人和女儿。

    这世上,男人对女人最浓烈的爱,莫过于他不仅把她当妻子,也当小情人和女儿吧!

    琳达看着他们这个甜蜜的样子,嘴角微微勾起,心里感叹一句,肖暖啊,有这么好的男人爱着你,护着你,宠着你放弃全世界陪着你,你是否应该快点醒过来啊?

    亭子这边的几个人,谁都没有发现,远处的一簇花树旁边,沈冰定定地站在那里,看着这一切,感动的泪流满面。

    她在来的路上,还想好了一肚子安慰秦正南和肖暖的话。可是现在,看着他们这般幸福的模样,她突然好羡慕肖暖,没了记忆,便没了烦恼,没了智力,却还有人这般爱着她,宠着她......

    看来,自己的到来根本是多余的。秦正南是谁啊,他看似野心勃勃,曾经用了二十多年的时间去打造他自己的商业帝国。可是,却在最应该辉煌的时候,为了一个女人,毫不犹豫地选择了隐退。

    为的,只是陪着他的女人,他的,宝贝。

    沈冰在转身离开的一瞬间,明白了一切。在秦正南的心里,无论任何人,都无法替代肖暖。她并不想去承认肖暖多么优秀多么值得男人去爱......但她明白,她就是他的无可替代。

    “你们,一定要幸福!肖暖,你一定要醒来!”

    沈冰攥起了拳头,在管家诧异的目光下,对管家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脸上漾起灿烂的笑靥,大步离开。

    刚出门坐进车子里,微信有新消息的提示音,她发动车子前,打开来看,竟然是秦正南发来的。

    “下回再敢过门而不入,我就得好好问问方宇翔的家规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沈冰忍不住笑了起来,笑着笑着,眼里冒出了泪花。她拿起手机,按了语音回复,“正南哥,你是个大好人!相信我,肖暖会很快恢复正常的,你们俩,将会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一对!”

    很快,秦正南发来了短信文字:“谢谢!只要你想幸福,你也可以!有的时候,幸福就是从误会开始的。”

    看到这一条,沈冰不服气的努努嘴,给他又回了一条语音,“我和方宇翔打算八月八号办婚礼,你记得带暖暖和阳阳来参加哦!”

    说完,她关掉手机,发动车子,离开了秦宅。

    一路上,她一直将车子的窗户打开着,任由那和煦的风吹进来,一脸满足幸福的笑。

    她知道,秦正南一定会来的。

    她也知道,不管以后会不会和方宇翔相互爱上彼此,既然都错了,那不如错下去看看......说不定还真的会有肖暖的那种好运气,让她也捡到一个只宠她的男人。

    .......

    她,等着!

    一个星期后,就在潘语嫣和崔晨恩把秦涛溪老爷子接回家来,一大家人团聚的时候,秦正南收到了一份特殊的礼物。

    是一本书,很薄的一本。

    一嫁大叔桃花开(上)

    作者:向阳。

    向阳?

    秦正南打开书翻了几页之后,才发现,这里记录的,竟然全都是他写在日记本里的东西。最后一篇是一个星期前的某一天。

    “今天去给我们的宝宝做四维,你虽然很兴奋,但是非常乖,配合医生很快完成了检查。让我差点得意忘形的是,医生说你肚子里是两个女宝宝。宝贝,你太棒了,知道我特别想要个女儿,就一口气送我了两个小情人。四维照片里,我们的小棉袄面容清晰,长得像你,非常漂亮。那一刻,我真想抱着你告诉全世界:我妻子要给我生女儿了!可是亲爱的,快好起来吧,我和儿子都需要你,我们的女儿更需要你。”

    这一篇之后,是四个字:未完待续......

    秦正南看着手里的书,剑眉微蹙。家里出了内奸?

    正在这个时候,马晓俊的电话打了进来,“姐夫,礼物收到了吧?喜欢吗?这是我和沈冰姐姐送你和我姐姐的第一个礼物。下册你好好努力写哦,我希望下册出版的时候,我姐姐已经恢复啦!”

    原来如此。

    秦正南听着手机里马晓俊那欢快的声音,不由地嗔笑,“你什么时候和沈冰勾搭在一起了?”

    “嘿嘿!她说她看了我帮你发的那些记录,非常感动,就拜托我把版权给她,让她出版,让全世界的人都看到你们的爱情故事。”

    秦正南合上手里的书,淡淡笑道,“全世界人看到又如何,我只希望,你姐姐能早日看到,能亲口一条一条,念给我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