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 > 其他小说 > 圣天大道 > 第1521章 神剑之威!
    第一千五百二十二章

    “拔骨师都,接我这一招,苍生鬼神破灭术!”

    电光石火间,只听拔骨师都身后一声惊天暴吼,王冲目光雪亮,有如星辰一般。就在邪帝老人、乌伤村长、寂离老祖三人围攻拔骨师都的刹那,王冲猛地纵身而出,同时施展出了全身最强的一招绝学。

    只是这一招不再是王冲擅长的大阴阳天地造化功,而是王冲从未施展过的另一门威力强大的绝学。

    轰隆隆!

    电光石火间,只听一声惊天巨响,冥冥中,虚空中仿佛有道雷霆闪过。

    而同一时间,王冲那一身磅礴的大阴阳天地造化功疯狂涌入手中的大罗仙剑,而在大罗仙剑的作用下,这些宗派界赫赫有名的旷世奇功练出来的罡气迅速压缩,然后转化成了一种全新的,更加致密,也更加霸道的能量颗粒。

    嗡!

    这一刹的王冲,全身气息骤变。如果说最开始的王冲气息雄浑,有如山岳的话,那么现在的王冲气息凌厉,锋芒毕露,极其可怕,给人的感觉就好像一柄可以斩断天地万物,摧毁所有障碍,无可匹敌的利剑。

    不!那已经不是像,王冲是真正化成了一柄惊天的利剑。

    “轰!”

    只不过一个眨眼,王冲立即身剑合一,瞬息间化为天地间一柄三十多米长,比之太阳还要耀眼千万倍的乳白色巨剑,以惊人的速度朝着拔骨师都狠狠斩下。

    这一刹那的王冲,和任何时候都截然不同,在他身上散发着一股纯粹、浑厚,令苍生万物化为齑粉的毁灭性剑意。

    “这是什么剑法?”

    这一霎那,别说是拔骨师都,就连王冲的师父邪帝老人和乌伤村长都微微变了脸色。

    王冲身上展露出来的这种全新剑意恐怖至极,并且直指灵魂,剑道的本质就是要将天地万物连同世上的所有生灵全部毁灭。

    这是苍生的劫数!

    任何人看到这一剑,都会本能的生出一股发自灵魂深处的恐惧。

    苍生鬼神破灭术!

    王冲借用大罗仙剑,终于施展出了这门排名仅在大罗仙功之下的绝世剑术。

    “不好!”

    电光石火间,感受到身后这股可怕的剑气,拔骨师都的神色陡的一变,连忙转身,同时,仓促间,调集三座大地血鼎全力招架这一剑。

    拔骨师都的反应已经很快了,但他还是低估了这一剑。

    轰,乳白色的光芒迸发而出,将整个天地化为一片白昼,而王冲的剑气更是快到极点,剑光过处,直接将空间一剖为二,在虚空中劈开一道长达数十米的剑痕。

    拔骨师都甚至还没来得及将三座大地血鼎的威力催发到顶点,就被王冲那可怕的一剑切入到了三座大鼎之中,强行斩开了一条通道。那可怕的剑气撕裂空间,快到连思维都要跟不上的地步。

    “噗嗤!”

    一阵利刃穿过血肉的声音在耳中响起,拔骨师都浑身一颤,立即感觉到被一柄可怕的利剑刺穿身体。那毁灭性的剑气透过刺穿身体的地方,迸发成成千上万缕,疯狂的轰入七经八脉中。

    剑气过处,拔骨师都体内每一个细胞就好像坠入寒冬般,所有的生机全部断绝,化为一片灰白。

    “怎么可能?!”

    拔骨师都浑身一颤,猛地睁大了眼睛,那一刹那,他分明感觉到眼前的世界一片灰白,就好像肃杀的深秋,完全失去了所有的色彩。

    ——仅仅只是一剑,拔骨师都立即遭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重创。

    “啊!”

    只听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叫,在苍生鬼神破灭术的恐怖威力面前,拔骨师都被王冲那可怕的一剑猛地贯穿,身躯有如断线风筝般,狠狠飞了出去。

    轰隆隆!

    远远望去,一道乳白色的剑气恢弘壮阔,切开虚空,而拔骨师都正沿着剑气的方向高高飞起,在浓浓的雾气中,一路穿过重重虚空,狠狠砸在另一端通道口附近的墙壁上。

    这一击的力量如此强大,直接砸得整片洞壁都裂开了。大地剧烈摇晃,仿佛要崩塌一般。而拔骨师都体内咔咔作响,鲜血有如瀑布般透过浑身的毛孔喷射出来,浑身的骨骼更是不知道断了多少根。

    “走!”

    拔骨师都神色惊惧,已经完全丧失了战斗的勇气。他从来没有遇到过如此可怕的剑气,那一剑残留的剑气,滞留在他体内的每一个细胞之中,在战斗结束之后,还在不停的摧毁他体内的生机。

    时间每过去一刻,拔骨师都的伤势就加重一分。

    而最令拔骨师都惊惧的,还是那一剑摧枯拉朽般无可抵挡的锋芒。拔骨师都体内强横的黑色罡气,面对这一剑,居然完全抵挡不住。

    砰,拔骨师都右手在身后的墙壁一拍,想也不想,立即朝着不远处的通道冲去。

    “拔骨师都,你还走得了吗!”

    就在这个时候,一阵冰冷的声音从身后传来,震荡着整个空间。

    邪帝老人、乌伤村长,还有寂离老祖,三位当世顶尖的武道巨擘同时出手,三股强横的罡气滚滚如潮,有如彗星横空般,从后方急追而至,猛地击中了逃跑中的拔骨师都。

    “啊!”

    拔骨师都惨叫一声,浑身的生命气息急剧衰弱,整个人就犹如风中残烛般,随时都会熄灭。

    “不!!”

    拔骨师都背靠着墙壁,浑身衣衫破碎,鲜血斑斑。那一双镇定自若,机关算尽的眼眸猛的睁大了,没有了从容,没有了算计,只有一种最深沉的恐惧。

    一招失算,满盘皆输!

    大罗仙剑居然强大至厮,拥有克制法器的能力,这是他从始自终,从来都没有想过的。而没有了三座大地血鼎的守护,哪怕是拔骨师都也不可能同时面对当世四大顶尖高手的围攻。

    ——王冲和邪帝两个人联手,就已经可以克制刚刚入微的大食战神屈底波了,如今再加上乌伤村长、寂离老祖,拔骨师都哪里还有半点生机。

    “轰!”

    伴随着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就在三人之后,一道恢宏的乳白色剑气,光辉天地,将昏暗的地底世界都化为一片剌目的白昼。

    拔骨师都甚至都来不及遮挡眼眸,就被那乳白色的剑气瞬间淹没,然后一暗,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噗,剑气消敛,一颗蓬乱的头颅应声而落,滚落在地上,只余下拔骨师都那无头的身躯颓倒在墙壁处,缓缓的倒下,然后一动不动。在他身后,一个深达丈许的窟窿黑漆漆的,看起来触目惊心。

    “终于干掉他了!”

    风声呼啸,几乎是在拔骨师都倒下的同时,几道身影划破浓雾,从石桥的方向飞掠而来。而在所有人之中,又以寂离老祖到达的最快。看着拔骨师都的尸体,寂离老祖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如释重负。

    拔骨师都这位东突厥的地宗宗主实在太危险了,当着四人的面,还有三代在,他一个人强行偷袭,以一对多,俘虏了王冲,还打得众人没有还手之力,完全不是他的对手。

    但最终,这位东北一带,名震大唐和东突厥的绝世高手终究还是死在了四人手中。

    反转如此之大,以致于有那么一刹那,寂离老祖心神恍惚,还有些不敢相信,这位黑曜天的可怕存在,居然真的死了!

    “怎么样?”

    就在这个时候,衣袂破空,乌伤村长拄着拐杖,第二个赶了过来。

    “我没事!”

    寂离老祖摇了摇头:

    “不过这家伙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了!没有了拔骨师都,东突厥地宗一脉恐怕要乱上一段时间了。上一次,还有伊质尼师都以无上神通,将大地血鼎送回地面。但是这一次,地宗一脉已经不会再有这么好的运气了!”

    寂离老祖一边说着,一边瞥了拔骨师都身旁的三座小鼎。

    这三座闻名东北诸国的强大法器,已经被王冲劈得满是裂缝。一些地方,甚至已经裂开了半寸多宽的裂纹,就好像蚀透的钢铁般,看起来令人触目心惊。

    就凭这一点,这三座小鼎就已经废掉了一半的功力,没有个几百年的重新加持、修补,恐怕是修补不回来了。

    “真是一物降一物啊!拔骨师都在整个东北幽州一带,以谋略、智慧,以及一身强大的武功著称,但是谁又能想像,这位地宗宗师最后却会死在一个十几岁的少年手里!拔骨师都,你真是招惹错人了!”

    寂离老祖心中感慨,唏嘘不已。

    这一场战斗,拔骨师都看似是在四人的合力下击败,但寂离老祖心知肚明,这一切都是因为那位大唐异域王的功力,如果不是因为他,众人根本不可能有任何的胜算。事实上,在王冲顺着锁链,冲上祭坛之前,局势都对众人极其不利,一度牢牢的掌握在拔骨师都的手中。

    ——三代陨落深渊,甚至让寂离老祖想要单独离开这里都做不到!

    而正是王冲冲上祭坛,拔出那柄神剑,才让一切出现了质的转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