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 > 其他小说 > 前妻更火辣 > 第253章 大结局
    江馨月现在一无所有,为了生存不得不到酒吧里卖酒。

    这个酒吧里看场子的人叫刀疤,是个狠角色,在这里卖酒的女人基本上全都被他给上了,江馨月自然也不能幸免。

    江馨月和别的卖酒女不一样,她是大家闺秀出身,受过良好的教育,就算落魄了,身上的气质也很难改变,一出现就鹤立鸡群。

    来到这里卖酒的当天,刀疤就盯上了她,让人把她拖进包厢里,狠狠的蹂躏了一夜。

    江馨月一开始抗拒,可是她现在无依无靠,不得不在刀疤淫威下屈服。

    连续几次之后,刀疤被她身体的柔软和紧致吸引,不再找别的女人了,每天晚上认准了她。

    江馨月见躲避不了,最后也认命了,还主动倒贴,做了刀疤的情人。

    这样一来,她又有了靠山,不仅不用卖酒了,还能吃香喝辣,其它卖酒小姐对她也高看一眼。

    最重要的,她不用再提心吊胆被陈大麟发现,刀疤这么厉害,足以保护她。

    这次看到肖潇,她又看到了希望,两个人臭味相投,一拍即合。

    江馨月决定让刀疤找两个混混盯着曲婉,等到她去医院的时候半路绑架,直接把她弄死,让她还想生孩子!

    刀疤是混混出身,最适合干这种事情了。

    她甚至连退路都想好了,让刀疤去弄死曲婉,她偷偷和肖潇逃到国外,到时候凌慕白找刀疤报仇也牵连不到她。

    一举两得。

    肖潇出了一大笔钱,刀疤见钱眼开,立刻同意帮她做掉曲婉。

    肖潇先给了刀疤一部分订金,承诺剩下的钱要等到曲婉丧命才能给他,刀疤满口答应。

    江馨月见到那么多钱,也开始算计。到时候让刀疤去杀曲婉,她偷偷把钱卷走,就算刀疤这段时间每晚折腾她的补偿了。有了这些钱,她到国外也能舒坦一阵子。

    可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刀疤在曲婉住的地方蹲点了几天,回来就反悔了,把订金退了回去,“我不干了!”

    曲婉身边一直有暗中保护,她自己不知道,但是刀疤这种混迹街头的人比较敏感,能看见。

    而且这个曲婉身份不一般,和凌家有牵扯,一旦把她弄死事情就大了,可能他也要跑路。

    这样想着,她就回去问江馨月,为什么非要让曲婉死。江馨月说是为了报仇。

    刀疤想了想,“报复一个人的方法有很多,最痛苦的不是死,而是生不如死。”

    江馨月一听就来了兴致,“你有什么办法?”

    刀疤把自己的计划说了出来,找人绑架的曲婉的事情照常进行,但是不杀她,只弄掉她肚子里的孩子。

    这样她没有脐带血救命,另一个孩子也会死,两个孩子都死了,只有她一个人活着,这才是最痛苦的报复。

    江馨月一听,是这个道理,就先拿她肚子里的孩子开刀,看看她痛苦的样子,才能解她心头只恨。

    而且就算事情败露了,目前国内伤害孕妇致人流-产不算谋杀,最多算是对孕妇的伤害,判刑也比较轻。

    伤害罪和谋杀罪,这两个天壤之别。

    肖潇听了也赞同,这个刀疤果然够狠,居然能想出这么恶毒的报复,让曲婉痛苦一辈子。

    约好行动方案,刀疤带着小弟去绑架曲婉,让肖潇和江馨月等待好消息。

    刀疤的计划很周密,很快就得手了,把曲婉用黑布遮住头带上了面包车。

    江馨月和肖潇来到指定的地点,刚好看到刀疤江曲婉从车上带下来,曲婉的肚子圆鼓鼓的,双手被反绑,头上蒙着黑布。

    肖潇早就对曲婉恨之入骨,对着曲婉的肚子狠狠踹了一脚,“曲婉,你也有今天?看我怎么弄死你!”

    江馨月看到肖潇动手了,自己也不甘示弱,上前对着曲婉的肚子一阵拳打脚踢,眼看着曲婉满身是血,倒在地上缩成一团。

    看这样子,孩子铁定是保不住了,大人能不能活命还得另说。

    刀疤也没想到,肖潇和江馨月看起来是两个柔弱的女孩子,居然动手这么狠毒。

    打人的时候过瘾,打完了就知道害怕了,江馨月和肖潇急匆匆跑了,让刀疤留下来处理现场。

    没想到刚想跑,就有经常冲了进来,把肖潇和江馨月一直抓住了。

    刀疤把手机递给警察,“这是她们行凶的视频,我都拍下来了,警察同志,一定不要放过这两个女人!”

    江馨月和肖潇惊呆了,没想到刀疤居然反咬一口,早就和警察串通一气,等着她们上钩呢。

    刀疤既然背叛了她们,那曲婉……江馨月赶紧回头一看,就见奄奄一息的‘曲婉’,脸上悄悄露出一个笑容。

    那不是曲婉!!!

    那分明是一个身材瘦小的男人伪装的,这个人身上穿着女人的衣服,肚子上塞了一个血包,再加上面部被黑布蒙住了,她们刚才只顾着打人出气,根本没有查看到底是不是曲婉。

    难怪打了半天,满地是血,‘曲婉’愣是不吭一声,也不求饶。

    原来这一切都是阴谋,是刀疤布下一场局请她们入瓮,来个现场捉鳖。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江馨月对着刀疤大吼。

    “什么怎么回事?”刀疤一脸莫名其妙,“我只是碰巧路过,看到你们两个在行凶,就报了警顺便拍下罪证,这是每一个良好公民应尽的义务和责任!”

    理直气壮的一番话说完,刀疤赶紧把手机给了警察。

    “警察同志,这么恶毒的人,光天化日行凶杀人,犯罪性质极其恶劣,你们可千万不能放过她们!”

    “你、你竟然敢骗我?”事到如今江馨月再傻也明白被算计了,可是她明白得太晚了,警方以绑架谋杀的罪名对肖潇和江馨月提前公诉。

    她们的犯罪性质太恶劣了,根据律法至少要判十多年有期徒刑,情节严重的还有可能是死刑。

    经过开庭审理,江馨月和肖潇罪证确凿,依法判处有期徒刑二十年,接下来她们会在牢房里度过漫长的时间。

    其实整个事情都是王子承策划的,肖潇从一回国就被他盯上了。

    如果肖潇肯安稳下来,以前的事情他可以既往不咎,但是肖潇死不悔改,居然又勾结江馨月,想要谋害曲婉。

    王子承就将计就计,找人布下了这个局,成功把她们引上钩,然后一网打尽。

    收拾了肖潇和江馨月,曲婉的预产期也差不多了,凌慕白开始准备瑭瑭的移植手术。

    他请了最好的血液科医生和妇产科医生,把曲婉生产和瑭瑭脐带血移植的手术都安排在了一家医院进行。

    手术过程非常顺利,曲婉生下一名女婴,把孙兰高兴坏了。

    这边一切顺利,瑭瑭那边也要开始手术,曲婉身边有王子承林依依守着,孩子孙兰寸步不离,凌慕白安慰了曲婉一会儿,就赶紧到另一个手术室,瑭瑭的脐带血移植手术也开始了。

    肖煜和苏苏也守在外面,都在紧张盯着手术的过程,一开始脐带血输入的时候瑭瑭身体有排异反应,比较痛苦,没过一会儿就安静下来。

    手术非常顺利,凌慕白激动地握住医生的手,不停说感谢的话。

    曲婉一觉睡醒,病房里围满了人,看着这么多熟悉的面孔都在,她开心的笑了。

    孙兰年纪大了,在医院守了这么久,凌慕白让她先回去休息,有其他人轮流陪着曲婉就行了。

    凌慕白握住曲婉的手,“婉婉,谢谢你。”

    曲婉笑了笑,命运真是会捉弄人,没想到兜兜转转,她最后又落到了这个男人手上。

    只不过这一次,没有了恶毒婆婆,而且多了两个可爱的孩子,相信他们一定会幸福的。

    在医院观察了三天,瑭瑭体内的排异反应消失了,移植融合非常成功。曲婉和凌慕白这才彻底放心了。

    曲婉泪流满面,她的儿子!她的心肝宝贝终于成功闯过来了!

    瑭瑭正是长身体的时候,恢复的非常快,很快就转移到了曲婉的病房里,在大床的旁边加了一张小床。

    “妈咪,妹妹真好看,像我一样。”小家伙古灵精怪的盯着妹妹,不时用手捏捏脸,非常好奇。

    “是啊,你和妹妹都很好看,你们两个都是妈妈d好宝贝。”

    “我要把我的玩具分给妹妹一半,不,我要把所有玩具都给妹妹!”瑭瑭非常慷慨,他已经知道了是妹妹的脐带血治好了自己的病。

    “妈咪,我已经长大了,以后要保护妹妹,谁敢欺负妹妹,我就让爸爸打谁!”

    曲婉哭笑不得,还以为小家伙自己要动手保护妹妹呢,没想到最后把凌慕白扯出来了。

    在医院恢复了一个月,曲婉出院了,全家人坐飞机去纽约参加肖煜和苏苏的婚礼。

    看到伴郎和伴娘,曲婉又笑了,没想到居然是王子承和林依依,这两个人现在正在甜蜜期,婚礼也提上日程了。

    瑭瑭亲自担任小花童,在婚礼上捧着鲜花和戒指走上前,“祝肖叔叔和小姨,百年好合,像我爹地和妈咪一样幸福!”

    台下,凌慕白左手抱着女儿,右手抱着曲婉,“老婆,我们的婚礼也该举行了吧?”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