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 > 其他小说 > 允你姗姗来迟 > 第八十八章 番外一
    周末去赴约,她难得擦了粉底和口红,也站在镜子面前,挑了一件漂亮的衣服换上。

    其实她自己本来就有这个打算去拍卖会,拍卖会里有一样展品,她想买到。沈斯泽的邀约,不过是凑巧。

    沈斯泽比她先到,在拍卖会前厅等着,看到林寒,他主动上前。

    拍卖会现场管理严格,进去需提前预约,并且得有一定的身份。

    沈斯泽之前见林寒几次,她都没有化过妆,穿着也十分休闲,今天这番装扮,倒是让沈斯泽眼前一亮。

    美人在骨不在皮,她的外表,给人第一眼算不上惊艳,但就像一杯上好的龙井,入口微涩,回味却干爽无穷。

    “今天太阳打西边出来了,林小姐在酒会上都是不施粉黛,今天来参加拍卖会,倒是比在酒会上还显得隆重。”说到这里,沈斯泽面上露出一个深意的笑容,“难不成,林小姐这是为悦己者容。”

    林寒:“沈总口中的己,是否指的是自己。”

    沈斯泽扫了眼四周,调侃的口吻,“在这里,好像没有人比我更配得上林小姐。”

    林寒只是笑笑,没有回答他。

    像沈斯泽这样的人,她知道一贯是逢场作戏,她不是那种不谙世事的小姑娘,被他撩拨两句就乱了心神。

    说笑间,她感觉到不远处有一道目光投向自己,下意识顺着视线所传来的方向看去时,只见一个身姿笔挺,再熟悉不过的身影。

    他也来了?

    林寒面上表情的变化,岂能逃过沈斯泽的眼睛。

    他轻飘飘看向不远处一个人影。

    薄晏?有趣。

    沈斯泽和薄晏虽然在生意上没有交集,但参加一些宴会时,碰到过几次,算是点头之交。

    “林小姐认识寒颜的薄总?”

    林寒方才的言笑晏晏,已不见踪影,眉眼间瞬间冷淡不少。

    是啊,她应该想到他会来的。

    沈斯泽见林寒不答,只手插着兜朝薄晏走去。

    林寒站在原地,心情颇有些复杂,跟上去不是,不跟上去也不是。

    沈斯泽主动和薄晏打招呼,“薄总也对艺术品感兴趣?”

    薄晏比沈斯泽和林寒到的稍稍晚些,看到林寒他不意外,只是他没想到沈斯泽会和林寒在一起。

    沈斯泽这个人,薄晏虽接触不多,但生意场上的圈子就这么大,有关于沈斯泽在做生意上的手段,薄晏略有所闻。

    而且据闻私生活混乱,经常和圈内女星传出绯闻。当然,这点上,在圈子里很正常。

    “闲来无事,学着别人附庸风雅罢了,沈总呢?”

    沈斯泽转身看向几米之外的林寒,笑的意味深长,“陪林家大小姐出来解解闷。”

    薄晏脸上虽面带微笑,可眸色却稍沉。

    “薄总好像和林家大小姐也认识,不过去打个招呼?”

    拍卖会场前厅就那么大的地方,沈斯泽和薄晏离林寒并不远。

    他们说话声,林寒听得很清楚。

    这个沈斯泽,真是不安分。

    林寒无奈走过去,“两位原来认识?沈总,介绍一下,这位薄总是我的高中

    -----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同学。”

    “高中……同学?”语调微拖,颇有些意味深长的口吻,“难怪。”

    难怪什么,林寒懒得多想。

    那天她和薄晏见面后,心境被扰乱了好几天。此番再遇,还是没办法平静。

    真没出息。

    林寒努力压制着内心不断涌出的种种苦涩,故作轻松道,“薄总一个人来的?”

    薄晏目光凝视着她,“一个人。”

    “既然在这里遇见,有件事我先提前和薄总打个招呼。”

    薄晏入神的看着她的眼睛,浅粉色的眼影下,那双琥珀色的眼睛,再没有那天看上去毫无温度。

    女为悦己者容吗?

    想到这里,他心头不由一抽,隐隐作痛。

    林寒:“我过几天就要从逸创辞职,到时候薄总的广告方案,将会换人。不过薄总放心,前期方案我都是做好了的,如果薄总不改动的话,会按照之前的方案完善。”

    有关公司广告的事,薄晏本来交由底下的人在跟进负责,若不是林寒的原因,他可能不会亲自去见广告公司的人。

    林寒的离开,薄晏有所预料,只是迟早的问题。

    作为林家的大小姐,她父亲怎么会让她一直待在一家广告公司。

    薄晏:“回林家做事吗?”

    他出于关心,下意识的那么一问。

    “是的,以后说不定和薄总有合作的机会。”

    此时的林寒,又恢复了在人前的谈笑风生,面上再无任何多余的情绪。

    拍卖会开始,三人走了进去。

    林寒和沈斯泽坐在一起,薄晏坐在离两人稍远的地方。

    前面的几个拍品,林寒都无动于衷,沈斯泽拍下南非著名女画家s的一件作品。

    对于画,林寒并不是特别懂。

    “这个《舞蹈者》的铜雕,是当代艺术家陈清的作品,这个系列,总共有三个铜雕,其余两个已被人收藏,这是其系列的最后一个,也是最完整的一个,相当于前两个作品的升华……”

    主持人介绍完展品,起拍二十万开始竞价。

    “五十万。”林寒第一个举牌。

    艺术品这种东西,在懂得欣赏的人就是价值连城,不懂得欣赏人眼里不过是破铜烂铁。

    陈清的名字在国际上的名声并不是很响亮,林寒直接飙到五十万,出乎现场不少人的意料。

    “还有没有人比出五十万更高的价格。”

    “一百万。”

    这个声音是从林寒身后的座位传出来的,薄晏。

    林寒猜到薄晏今天来这个拍卖会,为的就是同一件展品。

    陈清这个系列的作品,另外两件,她和薄晏,一人有一个。

    薄晏的母亲喜欢跳舞,买了陈清系列的第一个藏品,当时林寒去薄晏家里玩,很喜欢,后来她得知这个作品是一个系列,便缠着自己母亲也买了一个。

    本来当初林寒还想买下陈清这系列作品的最后一个,可惜陈清当时把那件作品送给了自己朋友,并不卖。

    前不久,林寒得知《舞蹈者》最后一件作品要拍卖时,她第一反应就是一定要把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这件藏品买到手。

    她也不知道自己要这件藏品的原因,是单纯的欣赏艺术品,想收集齐呢,还是为了别的什么。

    一百万,这个价格,有点高了。

    林寒犹豫了,薄晏也想要,如果她继续抬价,他会不会一直也抬价?就为了这样的一件东西,值得花那么多钱吗?

    “两百万。”

    空气里陡然响起这个声音时,周围伴随着一些议论和惊讶声。

    对于类似的艺术品,两百万着实高了,至少在现阶段的市场行情来说。

    沈斯泽这个人……

    林寒苦笑摇头。

    论财力,薄晏肯定不是沈斯泽的对手。

    他虽然想要,但沈斯泽直接双倍的出价,显然就是摆出了一副势在必得的模样。

    他没必要再去浪费钱做那个无谓之争。

    从拍卖会出来,沈斯泽:“《舞蹈者》这件藏品,是我送给林小姐的一点小心意。”

    沈斯泽此举,对于林寒来说,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一出手就是两百万,倒也大方。

    不过像沈斯泽这样的人,可不是那么轻易就能从他手里拿到东西。

    林寒揶揄,“沈总所说的一点小心意,在我看来,可一点都不小。”

    “只要能博林大小姐一笑,多少钱都值。”

    林寒笑了笑,“那就多谢沈总的美意。”

    林寒和沈斯泽快走出大厅时,薄晏叫住林寒。

    林寒停住脚步,转身看着缓缓逼近的男人。

    她脑海里不由回现起了过去那些往事。

    薄晏长得帅,跳舞又跳的好,不知多受女生欢迎。

    于是他只要和自己走在一起,都会牵着自己的左手,申明他是有女朋友的人。

    那个时候的笑起来还有些羞涩,牵个手都会有点脸红的男生,如今已变得不苟言笑神情冷峻。

    不知道他现在笑起来,会是个什么样子。

    可……又关她什么事。

    “我会把我手里的《舞蹈者》系列的第一件藏品送你,只有三件藏品在一起,才是一套完整的艺术品。”

    “有的时候,残缺也是一种美,多谢薄总的好意,不过不必了。”林寒拒绝的毫不犹豫。

    薄晏目光林寒神情冷淡的面上扫过,看向她身旁的沈斯泽,“看来沈总今天收获颇丰,实在不枉此行。”

    “不好意思,刚才夺了薄总所爱。改天找个机会,沈某做东,给薄总赔罪。”

    夺人所爱。

    薄晏眼眸微暗,唇边笑的有些苦涩,“沈总言重了,要做东应该也是我做东才对,关于生意上的事,我还要向沈总请教。”

    “请教可不敢当,传出去别人可要说沈某托大。”

    两人客套一番后,这才各自告别。

    林寒往自己停车的方向走去时,沈斯泽跟了过来,“林小姐这就回去了?”

    林寒想起他送自己藏品的事,两百万呢,也不是个小数目。

    “沈总待会有事没?不如我请沈总吃个便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