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 > 其他小说 > 名门厚婚:夜用老公请下床 > 第614章 番外剧场十指相扣14
    月娇说:时光匆匆,转眼间,红颜已老。

    薄云霆却说:我们老了又有什么关系,重要的是可以携手到老。

    这一日,天空飘起了细碎的雪花,薄云霆没有开车,牵着娇娇的手沿途走在平坦的街道上。“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娇娇含笑摇头,“不记得。”

    薄云霆下意识的停住脚步,一侧剑眉挑起,“真的不记得?”

    “记不记得日子不是都一样的过。有些事,放在心里就好了。”娇娇淡淡开口,眉目温润。

    “子祈他们都在夜色撩人等着,还记得那里吗?我第一次找到你的地方。”

    娇娇跟随着一同停住脚步,秀眉微微蹙起,“我记得这里离夜色撩人可有好长的一段距离,我们就徒步而行?”

    薄云霆将她的小手护在掌心,用呼出的热气温暖着她,两人在一辆公交车站前停住,耐心的等着公交车。他温热的手掌一直牵着她冰冷的小手。好在不是上下班高峰期,人流不多,他们相携坐在靠窗的位置,娇娇将头轻靠在他肩膀,微闭着双眸,唇角扬着淡淡的笑靥。

    “薄云霆,真希望这条路永远没有尽头。”娇娇浅声呢喃。

    “傻瓜,路有尽头,只是我们的爱,没有。”他温柔的轻笑,看着身旁的妻子,目光温润如水。

    夜色撩人中早已定好了席位,vip包房内,布置的格外精美喜庆。娇娇挽着薄云霆一同出现,俨然一对璧人。

    “主角来了,这回可以开场了吧。”方子祈指挥着众人,熄灭了包房内的灯光,侍者推着三层蛋糕车缓缓走入,昏黄的烛火跳动在众人眼眸。蛋糕上是一对白发翁婆,相依相偎着,堆满褶皱的脸上,都是笑意。

    包房内播放的音乐,是一首经典的最浪漫的事。娇娇站在蛋糕前,唇角扬笑,眸中却闪动着夺目的流光。“薄云霆,你俗不俗啊。”

    薄云霆轻笑,手臂环上她腰肢,“那就俗这一次吧,娇娇,结婚纪念日快乐。”他低头,在她嫣红的唇片上蜻蜓点水般落下一吻。四周,顿时一片口哨起哄声。

    “哎呦,兄弟来晚了,是不是错过了什么好戏?”薛彬推门而入,一脸的嬉皮带笑,跟随他而入的还有一个纤弱的身影,女孩画着很重的妆,却依旧掩盖不住清纯的气质,就好像出淤泥而不染的清莲。

    “也不是什么大日子,没想到你小子真从北京赶过来。这位是”薄云霆饶有兴致的打量着一旁的女孩。

    薛彬大大咧咧的将手臂搭上女孩肩头,“这不是来的急,没带女伴,到门口的时候顺手抓了一个,怎么样?还拿得出手吧。”

    薄云霆摇头失笑,这种事发生在薛彬身上,早已如家常便饭。他顺手揽过娇娇的肩膀,做到了一旁的主位上,灯光在地亮起,屋内众人依次落座。

    “对了,你叫什么来的。”薛彬扭头问向身旁的女孩。

    “曼侬。”女孩无波无澜的回答了句。

    “今儿我兄弟结婚纪念日,唱首歌给大家助助兴,就刚刚你在外面台上唱的那首,挺好听的。”薛彬继续说道。

    女孩淡漠的起身,对在座众人微微一笑,转山走向包间的小舞台,点了一首那英的不管有多苦。

    “站在属于我的角落,假装自己只是个过客,我的心在人群中闪躲,不懂我们之间这份真情,犯了什么错,若你不是你,而我不是我,那又多快乐。不管与你的路有多苦,我只想要拥有最后的祝福,再多的伤害我都不在乎,愿你我挣脱一切的束缚,不管与你的路有多苦,擦干眼泪告诉自己不准哭,我不怕谁说这是个错误,只要你我坚持永不认输。”

    女孩的声音很干净,悲情的曲调从她口中唱出,又平添了几分哀愁,霓虹闪烁下,她一双明眸璀璨,眸光却是涣散而茫然的,好像在看着所有人,又好像谁都没有看。

    薄云霆紧握着娇娇的手,目光短暂交汇,便明了彼此心意。是啊,无论这条路有多苦,他们毫无退缩的一步步走过来,并没有松开彼此紧握的手。

    曲音缓缓而落,不算狭小的包房内,却酝酿了深沉的情绪。恰似一曲悲伤的歌,但悲伤中却又是那样的倔强而不认输。

    “唱的不好,让大家见笑了。”女孩又是浅浅的勾动唇角,很合事宜的打破了寂静。

    “谁说不好了,当红歌星也没你唱的有意境。”方子祈笑着插了句,手臂却被身侧的嫣然用力捏了一把。

    “看见美女就走不动道了是不是!”嫣然在他耳边嘀咕了句,双颊微微泛着红晕。

    “欣赏,纯欣赏而已。老婆大人,我的心和身体可都是对你无上忠诚。”方子祈在嫣然耳畔呢喃,弄得她咯咯的笑个不停。

    “孩子都满地跑的那两位,能不能注意下影响啊。”薛彬大咧咧的指着方子祈与嫣然的方向,在座的几乎都是成双入对,就欺负他一个单身汉吧!

    “那个什么曼的,过来陪小爷喝两杯。”

    女孩重新坐回薛彬身旁,脸上维持着不变的表情。将酒杯递到薛彬手中

    薛彬在北京城好女色也是出了名的,大掌一把覆盖上女孩柔弱无骨的小手。女孩并没有挣脱,只是微低着头,侧脸隐在暗影之中,以至于别人无法看清她的表情。但娇娇恰巧坐在她斜侧的方向,见到了她脸上一丝的厌恶与轻蹙的眉心。

    “薛少,曼侬敬你一杯。”女孩微微扬起下巴,脸上依然换了另一幅神情,她仰头将杯中酒一饮而尽,同时,也不着痕迹的摆脱了薛彬的咸猪手。

    娇娇眸光沉了几分,心中只道,这女孩不简单。

    席间众人说说笑笑,道也分散了精力,包房的门开了又关,关了又开,进进出出的,娇娇也没再留意。

    最后散席的时候,还是薄云霆取过了她的外套。“子祈他们也没个轻重的,没少灌你酒吧?”

    娇娇摇头失笑,“放心,我没事。”

    “嗯,那走吧。”薄云霆动作十分自然的揽上她肩膀。

    “等我一下,我去趟洗手间。”娇娇淡淡道,转身向外走去。

    夜总会的廊道中,总是格外吵闹的,娇娇早已见怪不该。转角处,传来细碎的争吵声,她下意识的驻足望去,只见薛彬用力扯着那个女孩不放,显然是喝高了,反倒是女孩一脸的平静,除了不屑与厌恶,她的脸上找不到任何其它的表情。一旁,经理一脸焦急的劝解着。

    “薛少,她只在这里唱歌,不陪客人出台,我们这儿漂亮女孩一大把,您还是换一个”

    “你tmd闭嘴,小爷就看上这妞了,既然进了这个场子,还装什么贞洁烈女。”薛彬一把推开经理,硬生生的扯着女孩不松手。那纤细的玉腕,早已被勒出一道血红的印记。

    娇娇饶有兴致的站在一旁观望,她很想知道那女孩究竟能如何让自己全身而退。然后,只见,她骄傲的扬起下巴,不卑不亢的模样,平静开口,“听说薛sir马上要升迁了,这个节骨眼上闹出些事,只怕对您没什么好处。曼侬不过是一个歌女,薛sir没必要为了我这样一个女人自毁前程。”

    薛彬的动作明显僵硬几分,她的话虽不多,却字字见血,都扎在致命的地方。这个看上去还十分年轻的女孩子,不得不让娇娇刮目相看。

    “薛彬。”她淡声开口。

    “呦,是嫂子。”薛彬立即换了一一副小脸,彼此心知肚明,月娇此时开口不过是要给他一个台阶下。

    “薛彬,你一个大男人为难一个小女孩做什么,云霆他们还等着你呢,还不走。”

    “是,这就去。”薛彬嬉笑了声,转身离开,离去前,还不忘别有深意的看着女孩一眼。

    “谢谢。”女孩平淡的开口,转身钻进洗手间。

    娇娇随意一笑,抬步跟了过去。洗漱台前,女孩不断的用冷水冲洗着面颊,厚厚的粉底被冲洗干净,露出一张白皙精致的脸,娇娇微眯了美眸,如果刚刚那一张脸是绝色的妖姬,那么现在这张脸就是圣洁的女神,纯净的让人不忍亵渎,这样的女孩,本不该属于这里。

    “你在这里一天能挣多少钱?”娇娇平淡询问。

    女孩随意抹掉面颊上的水痕,透过镜子不着痕迹的打量着娇娇。唇角扬起一抹嘲讽的笑。“每晚两场,大概能有几百的收入,如果赶上运气好,像今天一样有作陪,或许能多些。”

    娇娇蹙眉,片刻的沉默后,从包中掏出一张金色的名片。“如果你有兴趣的话,可以到月氏集团找我,我可以付你和这里一样的薪水。”

    女孩眸中一闪而过错愕的神色,定睛凝视着娇娇,她唇角含着淡淡的笑意,女孩从她脸上找不到丝毫恶意。她接过名品,认真的端详,良久的沉默后,才淡声开口,“我爸爸是贪污犯,我未婚生子,还坐过牢,如果月总不介意这些,我愿意试一试。”

    娇娇面上的表情由惊愕到不解,又变为平淡,最后是释然的一笑。“我很喜欢你的坦白,希望明天可以在公司见到你。”

    女孩紧握着手中的名片,低头不语。

    “你叫什么?”娇娇又问,她自然知道这女孩不会真的叫曼侬。

    又是长久的沉默,微弱的声音才从女孩口中传出。说出了连她自己都要忘记的名字。“晓冉,安晓冉。”

    夜,静谧。

    娇娇挽着薄云霆的手臂一步步向前走。脚下踩着七寸高跟鞋,踏在光滑的路面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原来这就是贫民生活啊,没有车子,步行回家。感觉似乎也不错。”娇娇轻笑着,将头靠在薄云霆肩头。

    薄云霆无奈的笑着,宠溺的搀扶着微醺的女人。红酒后劲很大,早知道就不该让她喝这么多。“路还远着呢,一会儿你脚疼了,就知道没有车的痛苦了。”

    “没有车还有你啊,薄云霆,我累了,你背我。”娇娇孩子气的踢掉了脚上的鞋子,撒娇的要他背。

    薄云霆拿她没办法,只好俯身让她爬上自己的背。“下次你要是再敢喝酒,我就将你丢出去。”

    娇娇在他背上轻笑着,眸光闪过一丝狡黠,哪里是醉酒的模样。她口中轻轻的哼唱着那首不管有多苦。娇娇的声音同样干净而动听,只是少了女孩的那种苍凉感,是啊,深陷在幸福中的小女人,怎么会有悲伤。

    “这首歌不适合你。”薄云霆蹙眉道。

    娇娇一笑,“云霆,你知道曼侬吗?”

    薄云霆想了想,道,“曼侬蕾丝歌。蒲李渥十九世纪的作品?”

    “嗯。”娇娇点头。“我上大学的时候看过同名歌剧,曼侬是个风流浪漫的女子,她美丽热情,充满浪漫情调,为金钱她可以不忠于爱情。那是曾经轰动一时的,浪漫派的作品!”

    “你还喜欢这些东西?”薄云霆不以为意的一笑。

    “薛彬带来的女孩也叫曼侬,她一定是个有故事的人。”娇娇回答。

    “是吗?我没太留意。”确切的说,他薄四少眼中,除了背上的小女人,是容不下其他人的。

    娇娇还想说些什么,包中的手机却突然响了起来,她掏出手机,竟然是北京打来的。电话那端,小兄弟二人正在唱着有些走掉的月亮代表我的心。

    “祝爸爸妈妈结婚纪念日快乐。”清脆的童声从电话那端传来。

    娇娇与薄云霆夫妻笑的几乎何不拢嘴。“小远,有没有好好照顾弟弟?”娇娇问道。

    “当然有,他也很乖的。”

    “是吗?”娇娇显然不信,他家老二的脾气,比他老子还大。

    “如果他不乖,我就揍到他乖为止。爸说过,关键的时候可以以暴制暴。”

    娇娇没好气的白了身旁的薄云霆一样,又交代了两个儿子几句,才挂断了电话。她从新揽上他手臂,与他一同向家的方向走去。

    “薄云霆,看着两个小家伙慢慢长大,我突然觉得我们老了。”娇娇含笑开口,抬眸迎视上薄云霆的深眸。

    只见,他温润一笑,紧握着她的手,认真说道,“我们老了不要紧,重要的是能牵着彼此的手,一起慢慢变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