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 > 其他小说 > 长相思来长相恨 > 第25章 等待,与你重遇
    三天后,锦城消失已久的傅家千金傅静绾再度有了消息,她被判了罪,两宗故意杀人罪。

    一起是当年真正傅二小姐的车祸主谋,一起是监狱纵火。

    傅静绾还沾染上了毒品与艾滋,被判了无期,没过一周,就生病死在了监狱。

    这变故,无一不让锦城的嗟叹,谁又能想到这女人当初会这么心狠手辣,连亲妹妹都不放过。

    而五年前错判罪名的傅念笙,世人都只以为她死在了那场大火里,除了无奈惋惜一句成了替死鬼外,再无其他。

    念笙这两天都在医院里,不是陪着幺幺,就是去看看念涵。

    念涵身体机能恢复得不错,但好几次去,她都看到病房外被赶出来的傅母。

    “傅夫人,还是让我来吧。”

    看到妇人手上提着的汤,念笙主动接过,说道:

    “念涵可能还需要一些时间来接受这一切,但她对你并无恶意的。”

    傅母看着眼前的女人,也曾是当初被她当做女儿看待过的人,经过了那么多的事情,她还愿意这样温和待人,傅母心中满满的愧疚。

    “念笙,对不起……”

    千言万语,只有这三个字。

    “作为母亲,我可以理解你。”

    如果是谁企图要伤害幺幺,念笙也会像当初傅母那样的,毕竟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在任何时候任何状况下都保持理智。

    况且,傅母也是现在最受伤害的人。

    ……

    “念涵,医生说你再过几天就能出院了……你都睡了五年了,一定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改变了多少。”

    “可离开了这里,我又能去哪里呢。”

    念涵抱着膝盖,眼中尽是迷惘。

    “念笙,其实我差一点就恨你了。”

    这是很多年前,就想说的话了。

    如今,她还是她,她也没变,彼此就这么安静的坐着,安静聆听。

    念涵轻笑着,想到了从前。

    “在我知道自己才是傅家女儿的时候,我真的想过恨你的。毕竟……那个时候的你,拥有太多太多了。妈妈和外公的弥补与爱,千金的地位和……纪遇深的宠爱。”

    这些,念涵也想拥有。

    “这一切本该是我的,我就在想,如果没有你,那么我早就过上这样的生活了。”

    可惜,所有的一切早已错位。

    “直到这五年的昏睡,其实我是有意识的,我想通了很多事情。我有什么资格恨你呢,当初不是你,也许我就不会被那对好心的夫妇收养,也许收养我的,就是你后来的养母。也许我就背负了百万债务,承受那些压力与痛苦。”

    况且——

    “纪遇深爱的,是你念笙,不是傅二小姐。就算你不是傅家真正的千金,他一样爱你。我就算是拥有了一切,也不可能变成你。”

    念涵想,她是不幸的,却也是幸运的。

    相信念笙也是。

    “念笙,我希望你能幸福。”

    就让我们回到最开始的时候,只是单纯的孩子那样,想着对方的好,做一辈子的朋友。在无依无靠的时候,可以相互汲取温暖,当初的她们,不也如此么。

    “念涵,我也是。”

    希望我们以后,都能幸福。

    “原谅你的母亲吧,从我当初被误认为是傅二小姐回到傅家的时候,我能感受到,傅夫人是真的想把最好的一切都给我这个女儿。我想如果当时的情况可以,她是绝对不会抛弃你的。”

    每个哪个母亲,不爱着自己的孩子。

    傅夫人一时的错误,却惦记了十多年。

    女儿流离在外,比死了还要痛苦,还要让人惦念。

    “念涵,你小时候不是说,希望像普通孩子那样,有妈妈疼爱么。现在她就在门外,难道你要一辈子不见她吗?”

    血缘是割不断的,不管她当初做错了什么,但她始终十月怀胎生了你。

    “我……我可以接受她吗?”

    “当然。”

    其实时间久了,什么都会过去的。

    别让一时的愤恨,做出后悔的事来。

    “那……如果我试着去接受她,你能不能答应我……”

    “你说。”

    “你也试着去原谅纪遇深,重新接受他。”

    纪遇深……傅念笙沉默片刻,复又淡笑:

    “念涵,这不一样。”

    “在我看来,是一样的。我能原谅那个做母亲的人抛弃我,你为什么不能原谅他呢。他在弥补,不是么?”

    “但如果心死了,再多的弥补,也找不回当初的感觉了。”

    就像现在,就算是此刻见到了纪遇深,傅念笙也不会再有丝毫的感觉与情绪了。

    甚至连生气,连愤怒都消失殆尽了。

    “我想,也许时间久了,我会真的把他给忘了。”

    不是记忆消失的那种遗忘,而是当做一个过客那样,成为陌生。

    人不可能把人生中走过的每一个过客都记住,而纪遇深,就是傅念笙想忘掉的那个过客。

    仅此而已。

    ……

    从医院回来,却见到了梁情家楼下等她的男人。

    女人淡着笑,朝他走去。

    “淮南哥,好久不见。”

    以傅念笙的身份,说一句好久不见。

    顾淮南的微笑一如当初那样温和,看了眼时间,问道:

    “可以陪我走走吗?”

    “好。”

    夜幕微降,霓虹灯下,前方的小路仿佛没有尽头。

    “温蒂回意大利了?”

    “嗯,昨天走的。”

    听得出,男人语气中有释然,也有几分难以言喻的情感。

    “淮南哥,其实你心里……对她是有感情的吧。”

    就算是再铁石心肠的人,一个女人在你身边陪伴了五年,纵使一开始只是一场交易,但当她有一日不再缠着你,选择放手离开时,你就会觉得——

    心里好像少了个人,那个位置,有点空。

    “我不知道,我没有厌恶过谁,但除了她。”

    像顾淮南这样温文尔雅的绅士,对谁都没有过恶意,可是独独温蒂,当初用念笙的生死,来让他做选择,达成交易。

    在意大利这五年,他真的希望有一天醒来,可以不再看到那个女人。

    可是当她说,放他走时,自己心中却又空缺了一块。

    “我知道感情的事情不能强求,但如果你心中对她有一分不舍,那么说明你和她之间……是有感情的。”

    “那你呢?”

    如果对温蒂有感情,那对她傅念笙呢。

    顾淮南爱傅念笙,从很久以前就很确定。

    “我很清楚自己对你的感情,是介于朋友与亲人之间,但绝不是爱人。”

    像兄长,像可以谈心的朋友,像可以依赖的亲人。但绝不是,爱的那个人。

    “淮南哥,对不起。”

    不管是五年前,还是五年后,她都欠他一句,对不起。

    当初,不是因为她,他与纪遇深也不会反目。

    不是因为她,也不会被陷害成不仁不义的背叛者。

    不是因为她,就不会失去自由,在意大利五年。

    这三个字,虽然轻,但却不得不说。

    顾淮南来这里找她之前,就已经想过,她会说这样的话了。

    而自己,好像也没以往那样的心痛,觉得非她不可。

    也许时间,真的改变了很多东西,包括感情吧。

    “念笙,不用说对不起。”

    感情的事,没有谁对谁错,只有谁爱谁不爱。

    爱了就是爱了,不爱就是不爱,假装不爱成爱,只会互相伤害。

    可——

    若是假装爱为不爱,那就只会遗憾终生。

    譬如,如今傅念笙对纪遇深,不就是如此么。

    “淮南哥,我现在只想把一切交给时间。离开这里,去过一段完完全全属于自己的生活。也许等我漂累了,便就不会再执着过去了吧。”

    这样,她会再回来这里的。

    至于那个人……她也希望他,能够安好。

    半个月后,顾淮南没有选择回到锦城医大做回当初的顾医生,而是在犹豫后,选择飞往了意大利。

    余生,他只想做一个人的顾医生。

    “淮南哥,祝你幸福。”

    看着蔚蓝的天空,傅念笙笑容浅浅。

    现在,所有人都很好。

    顾淮南去追求属于自己的幸福了,温蒂也许也在意大利等着他吧。

    念涵出院后,就与傅母回了傅家。虽然傅家光景不再如从前,但母女过得也算温馨。

    谢子商那个痞子不知道跟梁情玩了什么赌约的游戏,梁情输了,就只好答应跟谢子商交往三个月。毕竟跟痞子交往,可不敢用情太深。但谢小爷这次好像玩真的了,已经很久没听到他外边的花花新闻了。

    至于幺幺,那最后一个治疗已经完成了,医生保证说只要这五年没再出现情况,就代表能痊愈了。

    出了院,也还在自己身边,念笙想等她弄好出国的那些手续后,再把孩子送去纪家。

    是的,所有的都很好。

    独独,不知道那个人过得如何。

    算起来,已经快有一个月没见到纪遇深了。

    傅念笙收拾着行李箱,女儿跑过来,抱着她的腿,满腹委屈:

    “妈妈要去很久吗?”

    “不知道呢。”

    “几天呢?”

    “……”

    “你是不是不回来了,不要我了?”

    “当然不是了。”

    亲了亲宝贝女儿绯红的小脸,念笙也不舍,但她又不是一辈子不回来了。

    “你要乖乖的听大人的话,幺幺你越乖呢,妈妈就越早回来。”

    “真的吗?”

    女孩听到这话,眼睛里都冒了星星。

    “当然。”

    “拉钩钩!”

    “……好,拉钩。”

    就这样,和女儿之间有了约定,念笙知道,自己一定会再回来的。

    只是时间长短的问题,毕竟——

    这里有她割舍不掉的情感,有她的幺幺,还有……

    算了,不想了,明天就要离开锦城,飞往第一个地方,希望一切都好。

    ……

    机场送行这种事,真的让人又想哭又想笑。

    又不是一去不再回来,可离别总是免不了伤心的。

    念涵和傅夫人来了,梁情和谢痞子,还带着幺幺也来了。

    “念笙,在外面好好照顾自己,要是不适应,就回来,傅家大门一直为你开着。”

    “嗯。”

    拥抱了傅夫人与念涵后,她拒绝和谢痞子拥抱,哼了一句:

    “痞子谢,听说你还在试用期啊。”

    “马上就能转正。”

    “你要是敢对梁情不好,我一定会要你好看!”

    “得了吧,难不成想跟小爷干架?”

    “……”

    梁情无奈,这两人怎么倒像是冤家了。

    一一道别后,就是抱着女儿,亲了一次又一次。

    “时间差不多了,你们回去吧。”

    也该登机了,只是……余光睨了眼四周,最后还是幺幺把一个盒子递给了她。

    “妈妈,爸爸让我给你的。”

    锦盒里,正是那条Loune。

    关于它,傅念笙一辈子都忘不了。

    那是此生唯爱,被祝福过的Loune,代表着不管日后你心爱的人身在何处,她(他)的心,与你共存。

    这是想告诉她,他要等她的意思吗?

    回首之处,那熟悉的感觉,就在不远处。虽然看不到,但她知道,此时此刻,他就在这里。

    收下了锦盒,转身没再有一丝犹豫,进了安检处。

    纪遇深,五年前我在牢里等了你好久,你始终没有出现。

    如果现在,我要你偿还我,这一次换你来等我,你能做到吗?

    也许,时间比五年短,也许会是第二个五年,甚至第三个。

    如果你还在原地,那我想——

    我还会再回来,与你重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