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第一文学网 >> 探虚陵现代篇 >> 信任

第五百九十七章——信任

师清漪倒是没想到, 心娘娘在传闻中,居然会与无常郎君扯上关系,而且还关系匪浅。

一般的传闻, 都是由当地的人们口口相传,尤其像是黑水镇附近的这些村子, 传闻会更为古老,可能是传了许多代,这里面自然少不了在讲述之中的一些添油加醋。

但也绝不会凭空出现这些说法,总是有迹可循。

边橙都是听老辈们说的,那些传闻说得有模有样, 肯定会有一些夸张成分。但师清漪觉得心娘娘需要心脏,而且需要那种在挖出后, 仍然能跳动的心脏, 这点应该是真的。

至于心娘娘和无常郎君的纠葛,说不定还真有人见过她去村祠。

师清漪问边橙:“你觉得心娘娘的传闻, 几分真, 几分假?”

边橙写:“我也不知道。镇子附近的村子都有许多传闻, 不管是无常郎君的, 还是心娘娘的,不少人都能说上那么一段,但我也不确定哪些是真实的,我只能复述我从老辈那里听到的一些内容, 这些内容流传最广。”

“你有从老辈那里听说过谁见过心娘娘么?远远看到,或者近距离接触,然后逃脱了的, 都行。”

“只听说过一个。”边橙坐在地面上, 低头写字, 弯腰有些酸痛,她只得勉强调整了下坐姿,继续回答:“是一位姓夏的爷爷。他很有本事,是个匠人,我只听过他有一次曾见过心娘娘,而且没有受伤。”

师清漪看到这,与洛神相互对视一眼。

姓夏,还是个匠人。

难道是一水的爷爷?

这么说来,一水的爷爷在某种程度上还真是个传奇。

一水曾在师清漪酒醉取匣的那晚上说过,他爷爷曾经路过三坟,结果遇到了无常郎君,但他全身而退了。而边橙也说一水的爷爷遇见过心娘娘,同样逃脱出来,免遭毒手。

一水的爷爷应该和传闻中说的那样,是本事很大。

“那位姓夏的爷爷,叫什么名字?”师清漪知道一水爷爷的姓名,向边橙确认。

边橙摇头,写:“我和他不熟,不知道具体叫什么,老辈们跟我提起这件事的时候,是用夏老倌来称呼他的。”

师清漪点点头,暗地里却注意听她的呼吸节奏。

边橙的呼吸现在还是有些乱,像是上气不接下气,为了方便呼吸,她甚至还微张着嘴,以便空气能更多地进入她的肺部。之前经历了那么惊心动魄的逃亡,边橙估计跑得整个人都虚脱了,即使现在休息了许久,她的呼吸依然没有缓过来。

边橙写字时,因为手指颤抖,字其实也不算工整。

这才是属于正常人在这种状态下的呼吸与书写表现,没有问题。

而师清漪和洛神与常人不同,她们两的呼吸早已平静了。

师清漪到现在都还在试探边橙。

她一方面放不下戒心,一方面在每次试探过后,发现边橙所说所做的都符合逻辑,没有什么不对劲之处,而且身体也只是普通人以后,她竟然莫名有些松一口气。

与此同时,看到边橙认真写字来回答她们的模样,她又隐约有一丝愧疚。

之前试探的结果全都没有蹊跷,以至于她是很想去相信这个可怜的高三学生。如果边橙是无辜的,只是一个悲惨的受害者,那边橙所经历的这一切苦难,只能越发说明边橙的坚强与不屈不挠,还有她的聪明。身为一名十七岁的年轻人,这样的精神与智商,让人钦佩。

如果她自己在私底下多番试探没有问题后,还一直怀疑边橙,反倒似是辜负了边橙那一腔赤诚。

但理智告诉她,她做不到。

她必须要怀疑每一个遇到的陌生人,绝不能掉以轻心。

她讨厌这种感觉,却又像是被推搡着,只能被迫将自己全副武装起来,冷冻起她的温血热肠。她不能让任何潜在的危险钻她的空子,为此,她在这地底下必须时刻谨慎,不管多么累。

师清漪恍惚了,耳边魔音穿脑似的,竟又想起了姜仇当初伪装成王癸汝的身份,在黑竹沟原始森林里面对着洛神时,说的那几句话。

——也对,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一个人被欺骗得多了,她对这个世界所抱有的信任也就随之越来越少。

——猜忌,多疑,再不敢也不愿托付,赤子之心终被磨得消失殆尽,坠入深渊,她过得也会越来越痛苦。

——一座孤岛。你怕她变成这样么?

师清漪猛地打了个冷战,连忙看向洛神。

洛神的目光却是疏离的,落在边橙身上。

洛神向边橙道:“你适应能力很是不错,在这险象环生的地底下坚持五日。”

听着是一句夸赞之言。

但师清漪却能听出洛神这句话里的不信任。

洛神以前就和她说过,自己信任所剩无几,淡淡的一句话,内里含着的痛苦究竟有多深。而到底经历了多少惨痛,撕扯开多少血肉模糊的伤口,才能让洛神最终轻描淡写地说出这句话来。

当时洛神看着她,说出自己的信任没剩下多少,说出自己曾经收到过一个可爱的小女孩的糖果,那小女孩明明没有任何别的意思,只是想给她糖吃,可她在收下糖果后,还是悄然丢掉了,并没有吃。

洛神当时眸中的神色,那样哀凉,师清漪看着简直如遭刀割。她无能为力,内心却又十分清楚,这是回不去的。

师清漪甚至都觉得这是一种悲哀,但她和洛神又能有什么办法呢。

没有解决之道。

只能慎之又慎,义无反顾地走下去。

边橙看上去根本没有感觉到洛神的言外之意,被洛神夸了,她有些不好意思地写道:“一开始我怕得要死,总是忍不住哭。但是我的哭声动静会引来别的东西,我为此吃了很大的苦头,后面我就学乖了,就算要哭,也不能哭出声,只能掉眼泪,声音我得忍着,才能躲藏起来。一天一天过去,现在已经没有之前那么怕了,感觉在鬼门关转了几遭,捡了无数条命,算我赚了吧。”

她满脸脏污,苦笑一下,接了句:“不过刚才发生的一切,比我之前经历的都要吓人,如果不是姐姐,我肯定就死了。”

她叫姐姐,是因为师清漪始终没告诉她名字,她不知道怎么称呼。在这黑暗的地下世界,遇到一个能够救下她性命的人,边橙潜意识里难免会对师清漪产生依赖与敬仰,将她当成一个可靠的姐姐。

看到姐姐这两个字,师清漪心底有些触动。

在地底下这么久,足见边橙的坚强。

磨难会让人快速成长,地底下短短的几天,完全可以彻底磨掉一个人的勇气,又或者相反,重塑一个人的心性,让她脱胎换骨,为了活下去而变得更坚韧。

洛神盯着边橙看了片刻,眸子略略垂了垂,内里微黯。

边橙身上穿着叶警官的外衣,在薄膜道的时候,这件外衣为她挡了那种腐蚀液体,更帮她挡住了不少黏液,但那些黏液还留在上面。

她有些恐惧,写道:“这些黏液会有什么问题吗?我要不要丢掉叶警官的衣服。可是我舍不得,叶警官救了我,如果我能活着出去,我想留下他这件衣服。”

师清漪看向洛神,问她的看法。

洛神凑近看了看,沉吟一会,问边橙道:“黏液落下来时,你可有刺痛感,又或者旁的感觉?”

边橙写:“没有别的,就是感觉身体当时稍微有点重。”

洛神道:“那种液体为腐蚀消食之用,此种黏液应会减慢人的移动速度。除此以外,不会对你造成什么影响。”

师清漪心里顿时有个想法冒出来,说:“叶警官尸体全身上下全都裹满了黏液,比边橙身上的多多了,他是不慎没有躲过,淋了满身的黏液,导致动作慢下来,才会没有逃出去?”

“有此可能。”洛神颔首。

边橙赶紧将叶警官的外衣脱下来,她走远了些,拿着外衣甩了甩,想把那些黏液甩下来。这个办法还是有些用处,甩下不少,但还是有些黏液顽固地附着在上面,看着怪瘆人的。

师清漪扯了一小段气生根下来,递给边橙:“用这个刮着看看。”

边橙接过来,将叶警官的外衣平铺在地面上,小心翼翼地用气生根将那些黏液划拉下来,甩在一旁。等差不多处理好了,她才重新穿上叶警官的外衣。

师清漪对边橙说:“我还有两个同伴要找。等找到了,我会送你出去。”

边橙感激地点点头,又在纸张上写:“和我关在一起的,还有六个学生。我不知道她们现在怎么样,如果我出去后,去派出所报警,他们会相信我的话,过来救她们么?”

师清漪看着她:“这我不太确定。”

边橙顿时面露愁容。

“你到时候先出去。”师清漪说:“反正我和同伴们在这底下有事要办,如果发现了她们,我会带她们出来。你还记得她们被关押在哪里么?”

“谢谢。”边橙大为感动,赶紧写道:“这里太复杂了,我没办法画出地图。但我记得那附近有一些标志物,有很多心娘娘的雕像,如果你们看到了心娘娘的雕像,估计就快到了。”

她在纸上大概画了下那些雕像的一些特征,下笔有些拙劣,但该有的特点还是有。如果师清漪到时候看到雕像本身,应该能认出来。

“还有那么多雕像。”师清漪问边橙:“抓你们的那个五十多岁的男人,是心娘娘的信徒么?”

“我看着有点像吧。”边橙一提起那人,面上满是恨意,写道:“他让我们吃饭喝水之前,必须在一个心娘娘的大雕像前跪着,然后他跪在我们前面,嘴里念叨着一些什么疯话,都是赞美心娘娘的,还有什么一定完成心娘娘的心愿,祈求娘娘降神于他。”

师清漪心想,那男人和信奉无常郎君的那些村民一样,都是邪神供奉者。只是一边是信奉郎君,一边是信奉心娘娘。

等休息得差不多,能问的也基本上问到了,三人才起身,沿着这条通道继续往前走。

之后的通道都很干净,虽然在手电光芒下,看着同样森冷,却和之前经历过的那些有着某种本质的风格变化。

“这地下的迷宫,有种诡异的融合感。”师清漪边和洛神并肩而行,边说:“感觉像是两个不同的人带领修建的,你有没有这种感觉?”

“嗯。”洛神同意她的看法。

一般地底下的墓葬也好,某种有特殊作用的地下工程也好,从风格上其实能看出修建人的性子。

榕树上的域,薄膜道,那些呕吐出来的血肉影,多眼夜枭等,感觉看着都让人觉得精神癫狂,手段更是极度残忍,显然修建者丧心病狂,怎么邪气怎么来。

但是这边一路走过的那些通道,却正常很多,侧重的更多是机关变化。

之前师清漪就觉得这工程是一座巨大的迷宫,像是要把人困在里面,要么阻止什么出去,要么不让什么进来,处处有困阻作用。只是这种困阻远远没有之前那些那么恶心,就算有阻挡人前进的致命机关,也半点都不邪性,变幻莫测中却又透着干脆利落。

它很危险。

可它又干净。

走着走着,师清漪意外发现,有几个地方真的长着一些蘑菇。那些蘑菇小小的,浑身洁白,缩在潮湿的角落处,墙壁处隐约还露出些许根须,像是有什么植物的根须和墙壁长在了一起。

边橙指着那些蘑菇,嘴里“啊啊啊”地低声叫,十分兴奋。

她是在告诉她们,有食物了。

洛神看到那些蘑菇,又看到边橙在那蘑菇边上蹲着的身影,微蹙的眉这才缓和了些。

蘑菇这点,她终于确定边橙没有说谎。

边橙实在太饿,摘下蘑菇就要送到嘴里,师清漪有点担心,下意识叫了她一声:“等下,就这么吃么?”

边橙回头,向师清漪点点头。她将一个白蘑菇塞进口中,嚼了嚼,脸一下皱在一起似的,看来这些蘑菇生吃的味道很差,但为了果腹,她还是坚持吃了下去。

师清漪悄悄采摘了一个白色蘑菇,留下边橙蹲在那吃,自己则与洛神走远了些。

师清漪眼睛紧紧盯着手里的蘑菇看。

过了片刻,蘑菇转瞬就化掉了,从她手中流淌下来。

如边橙所述,这些蘑菇是无法携带,只能在现场食用。

“她说的是真的。”师清漪眼中隐隐有光芒在闪烁:“是……真的。”

洛神默默地看着师清漪,眸中一痛似的,微有几分叹息。

跟着她唇边泛起淡淡一丝笑意,道:“是真的便好。”

师清漪笑起来,她甚至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笑,喃喃地说:“我看到蘑菇出现,其实心里有点高兴,至少她这点也没说谎,目前为止,她都没有说谎。等我摘下蘑菇,过来这里等着看蘑菇变化,我又……好紧张。”

洛神眉目温柔地看着师清漪:“你希望化去?”

师清漪点头:“我希望化去,那她说的就是真的,潜意识里,我是很想相信她。我能看出她是一个特别的人,说的话,都能对上,她身上有很多别的高中生没有的闪光点。我好希望她真的是……干净的,就像是她给我的感觉那样。”

还好,化去了。

洛神没有吭声。

师清漪又悄声说:“但是我还有个地方,想听听你的看法。”

“你说。”洛神道。

师清漪贴在她耳边,轻轻说:“叶警官的纸张上没有任何边橙的记载,你觉得是为什么?”

洛神见她似有紧张,微微一笑道:“他纸张上记载的皆是危险的变动,或者必要的提醒时刻。他死后,纸张许会被人捡到,没有往上记录,便是在保护边橙。”

寥寥数语的记载能看出,叶警官为了非亲非故的那些学生,不惜身涉险境,最终惨死在薄膜道。他这么一个温柔的人,的确会在这方面替边橙考虑到。

师清漪越发高兴起来:“我也是这么想的。”

洛神含笑望着她,眸中却微有一丝苦。

师清漪却又有些恍惚,她和洛神悄悄诉说自己心中那矛盾的秘密:“可即使这样,我也……没办法相信她。我不敢让她知道,如果她真的很干净,知道我这么想她,肯定很难过。”

“我很难过。”洛神看着她,长睫轻颤。

师清漪顿时怔住了。

洛神却一把拥住她,将脸颊埋在她肩头,话语越发抖了起来,难得向她展露自己的情绪波动:“清漪,我很是难过。”

“洛神?”师清漪有些猝不及防。

“我不信边橙,之后也断然不会信她。”洛神道:“不是我不想信,是我信不了她。清漪,我……做不到。”

师清漪顿时明白了洛神的意思,想到自己之前那种内心挣扎,她顿时觉得悲从中来,赶紧将洛神抱得更紧了些。

“我更难过的是……”洛神的声音低低的:“你如今快要与我一般了。是我,没有保护好你。”

她一生守护好师清漪的信任,即使那信任越发被消磨,却仍义无反顾。

那是她捧在心尖的一束微弱却温暖的火苗,她小心护着,舍不得让它熄灭了。

但她越来越觉得……失败了。

“你没有错。”师清漪看出她的愧疚,洛神之前没怎么说话,而每一次和边橙的寥寥数语,也都是在试探。

洛神肯定觉得这种感觉有些窒息,但她身不由己。

“我们都没有错。”师清漪轻轻拥抱她,低声说:“在每一个陌生人面前,保持谨慎,没有任何过错。我也会惭愧,但我不后悔,虽然会觉得很累,但为了安全,这是必须的。”

说到后面,她红眸中的神色越发坚定起来,似含着焰火的寒冰。

洛神沉默着,只是紧抱住她。

边橙吃完蘑菇,看见她们在远处抱在一块,不敢靠近,只是小心地打量她们。

师清漪赶紧和洛神分开,两人面色很快恢复正常,往回走去。

之后三人又一路辗转,直到她们听到了枪声。

师清漪浑身一凛,看着洛神:“会不会是雨霖婞?”

两人赶紧快步跑去,边橙跟在她们身后,最终来到一处水池旁。

师清漪看着这处水池,再扫了边橙一眼。

真的有水池。

师清漪莫名地又松了口气,她用手电筒照到水池中,结果手电光一晃过去,就见水面上满是殷红的血,一具尸体浮在水面上。

边橙捂住嘴,差点呕出来。

师清漪用手电筒再往上照,水池上方还有一层,上面破了个大洞,中间有根石柱撑在大洞边沿,另一端与水池底部连接。

边橙看上去很不舒服,师清漪赶紧问她:“你怎么了?”

按理说边橙在底下能活下来,还不至于看到尸体就起这么大反应。

边橙摸出一张纸,写了一行小字,面色惶惶地递给师清漪:“我曾经在这个水池里喝过水,不过当时黑漆漆的,我不知道里面有尸体。我是不是喝了……尸水?但是当时喝着,没有怪味。”

洛神仔细看过水中尸体,又接过纸张看了看,对边橙道:“洞口还有血迹,很新,池中血亦是,水面晃荡,应是方才从上头跌落下来的。你先前喝的,没有问题。”

边橙顿时松了口气。

师清漪走到池边,再度将手电筒往上晃去。

紧接着一声枪响,就响在她们上方。

师清漪赶紧熄灭手电筒,免得被上面发觉。

过了一阵,又一具尸体被什么东西踹了下来,水池中溅起高高的水花。

※※※※※※※※※※※※※※※※※※※※

不管是古代篇,还是现代篇,除了爱,信任始终贯穿始终。但是却变得越发痛心,不可回头。

走到如今,经历了太多,信任是那样的难能可贵,所以洛神和师师才会如此痛苦。她们都是非常温柔的人,愿意帮助别人,可是却又必须得谨慎小心。

我看到大家如今也变成了这样。你们中很多人,逐渐和文中的她们一样,发生了变化。不再信任任何一个新角色,看到谁都会先怀疑一通,心理学中有个道理,当你开始怀疑一个人,你就越看人越可疑,正常的行为也会多了更多解读,更多疑惑。

这无疑很悲哀,但这个变化,不是她们,也不是我们所能掌控的,都是身不由己。她们害怕自己被骗,而你们,害怕她们被骗。这是非常正常的心理转变。

叶臻,兆珏等,这样的好人,从头到尾都没怎么得到过读者的信任,甚至叶臻在死之前的一章,还有人揣测他的险恶用心。很多人也不信任边橙,看她说的话,做的事,都觉得不对劲,即使她其实目前来看,没有任何过错。

这就是随着剧情推进,大家已经沉浸其中,不由自主地走上了和角色一样的猜忌道路。

我们没办法回到过去,有的时候,也不再有多年前阅读探虚陵时的惊鸿一瞥的美,看多了,习惯了,麻木了,不信任了,这都会有。甚至一些很久以前明明对我很好的读者,会直接猜忌我,我说什么做什么,都会被她们解答成另外一个意思,甚至觉得我根本没必要写这么长,觉得我没办法说完这个故事,也对我的铺垫一目十行,然后说我没必要写,我哑口无言,无法为自己辩驳,只能等到以后一切完结,再给你们证明看看,我到底有没有这个能力,那些落笔有没有必要。

探虚陵现代篇,是我自认为构思得最好的故事。以后我再也不可能写出与她一样好的内容了,心血全部耗在她身上。

书里的时间很残酷。

书外的感受,也是这样残酷。

她们会因此感到痛苦,是因为她们太过温柔,如果可以,我愿一直守护她们的这份干净与赤诚。赤子之心,也是我在古代篇和现代篇要表达的一个重点。

这章我不知道为什么写哭了,哭得很伤心,明明没有很直接的痛苦。但我仍然为她们,为这时间的各种变化,感到无比难过,不由这里多说了些。

多多打分留言,灌溉营养液,不知道评论什么的话,还是给你们想好,请选择2分,然后打上“已阅,谢谢”,或者“经过这么多,但我仍相信,赤子之心的存在。”

喜欢探虚陵现代篇请大家收藏:(www.cnd1wx.com)探虚陵现代篇第一文学网更新速度最快。

探虚陵现代篇最新章节 - 探虚陵现代篇全文阅读 - 探虚陵现代篇txt下载 - 君sola的全部小说 - 探虚陵现代篇 第一文学网

猜你喜欢: 调香大佬的吸金日常我的房分你一半男神养成手册我比总裁更霸道[系统]浮色我怀了反派的孩子寒鸦宝里宝气[重生]小富即安[重生]长姐如后妈[六零]一代城草掌上娇我种的植物都成精啦!这个男主不讨喜旧欢如梦我只想安静退个休图谋不轨甜心嫁一送一:总裁,请签收!将军影后的圈粉日常嫁给男配的大佬哥哥临时保镖重生赌石界总裁的天价穷妻嚣张重生超级巨星隐婚总裁霸道宠:薄少,求放过
完本推荐: 抗日之特战兵王全文阅读穿越从斗破开始全文阅读万界直播之大土豪全文阅读炽焰传全文阅读重生2003全文阅读民国谍影全文阅读活在诸天全文阅读大唐绿帽王全文阅读洪荒之红云大道全文阅读神级高手在都市全文阅读都市超级医圣全文阅读海贼王之最强冰龙全文阅读苗疆蛊事2全文阅读我的美女老师全文阅读[综]天生女配全文阅读渔色天香全文阅读来自地狱的男人全文阅读红楼之庶子风流全文阅读全球高武全文阅读重生之财源滚滚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我在心间种神树大数据修仙从大佬到武林盟主我从末世开始无敌我能提取熟练度魔门败类重生八零盛世军婚天唐锦绣少帝成长计划被空间坑着去快穿极品厨仙我就是那只熊猫攻掠天下第三十九次攻略生生不灭位面宇宙小阁老诸天之发丘将军长生天阙超脑太监霸天武魂重生之勇夺世界杯农家小福女我在游戏当神豪龙血战神女主角[系统]快穿之养老攻略超级兵王混都市最强兵王我的修仙之路

探虚陵现代篇最新章节手机版 - 探虚陵现代篇全文阅读手机版 - 探虚陵现代篇txt下载手机版 - 君sola的全部小说 - 探虚陵现代篇 第一文学网移动版 - 第一文学网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