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第一文学网 >> 我不成仙 >> 第089章 今我来矣

第089章 今我来矣

解、解决了?

姑奶奶诶, 能不能麻烦你不要用这么云淡风轻的口吻说出来好么!

钱缺简直腿一软, 就要给见愁跪下去了。

为什么……

跟自己想的一点也不一样?

之前那个温婉柔和的“无愁仙子”哪里去了!

这么、这么恐怖的一条腿!!!

这种场面, 简直给自己一种特别诡异的熟悉感。

然而, 让钱缺仔细想想, 又完全不知道这种熟悉感到底是哪里来的。

想想之前竟一眼判断她是个穿着漂亮衣裳的二世祖, 钱缺恨不得回到那个时间点, 把当时脑子里还有“宰肥羊”想法的自己,给吊起来,狠狠地抽上三百遍!

宰?

拿什么宰?

一刀砍在这堪比金铁的大腿上, 弹回来捣碎自己的脑袋吗?

钱缺觉得自己还没活够呢。

用一种近乎仰视的目光,钱缺脸上带着那种做梦一样的表情,望着见愁。

方才还像是一把透骨剑一样架在众人脖子上的危机, 在见愁这看似轻描淡写却威势骇人的一腿之下, 消弭无踪。

巨大的裂缝,似乎从没存在过。

见愁依旧静静地站在原地, 脸上没有太多表情, 看上去淡淡地, 仿佛自己什么也没有做。

咕嘟。

似乎有人吞了一下口水。

钱缺也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喉咙, 然后朝着身后望去。

包括裴潜在内的三个人, 每个人都望着见愁,然而都没有任何的表示, 仿佛……

刚才那吞咽口水的声音只是自己的错觉。

是他们在吞,还是自己在吞?

钱缺自己都不明白起来。

他们两手都还撑在头顶上, 一动不动, 如同雕像一样,同样的也是见愁。

好半天,周轻云才先找回了自己的声音,期期艾艾地问了一句:“她、她还能活吗?”

见愁一听,看了周轻云一眼,挑眉,略一思索,但道:“不知。但与我何干?”

不知。

但与我何干?

这般轻描淡写的一句。

才一腿直接扫荡得剪烛派人仰马翻,如今果真像是自己什么恶也没做。

这一句话之间隐隐透出的蔑视,更叫人胆战心惊。

胸怀与气魄皆在,傲气与凛冽并存。

纵使她只是站在这狭窄阴暗的黑风洞中,众人竟也顿生出一种高山仰止的感觉来。

裴潜的目光,复杂极了。

他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开口一叹:“往日师门之中曾有颇多的长辈说,中域左三千是个专出惊艳奇才之地,我还不信。十九洲之大,奇才何其多?到如今见了无愁道友,方知昔日的自己,乃是井底之蛙。”

听着感慨的口吻,见愁奇怪地看了他一眼。

浮现在见愁脑海之中,只有方才千钧一发时候的场景。

身为北域四大门派之一的阳宗门下修士,这一位裴潜,在危机关头,身上却冒出了一股截然相反的气息。

如果说,先前他给人的感觉是山南水北,那一刻给人的感觉便是山北水南,一者阳,一者阴。

像是乌云遮蔽了旭日。

尽管只有那么短短一瞬,见愁却相信自己的感觉不会错。

北域阳宗,北域阴宗,乃是两个争斗不休,而且修炼法门近乎截然相反的门派。

这一位裴潜,给人的感觉……

到底是阳宗呢,还是阴宗呢?

见愁慢慢隐去了自己眼底的探究:“人看人高,人看人低,君见我自觉如井底蛙,焉知他日我见君不觉自己如井底蛙?”

浅淡的嗓音,带着一种平和的谦逊,只让人如沐春风。

然而……

听在裴潜的耳中,却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深意。

他不确定见愁是不是猜到了什么。

裴潜垂下了眼眸,笑了一声:“无愁道友说的是。”

钱缺听他们两个高来高去,只觉得头大。

眼看着背后的危险已经解决,虽然方式有些骇人听闻,但总归是搞定了。

“事不宜迟,我们还是赶紧赶路吧!就这最后的几尺了,道友们,事情就要成了啊!”

钱缺的声音,一下激动起来。

秦朗与周轻云都复杂又好奇地看了见愁一眼,显然是内心之中已经开始了猜测。

但是……

中域左三千之中,什么时候出了这么厉害的一名女修了?

纵使人人口中风传的那一位崖山大师姐,只怕也没有这么厉害吧?

到底是谁?

竟能拥有……

这样的一条腿。

罢了,想来想去还是想不透,两个人约莫知道这一位应该是有背景的,想不透索性也不去想了,只跟着钱缺,将自己最后的几分精力,都投注在了阵法之上。

见愁也收敛了心神,五个人齐心协力,共同撑起了阵法。

这一刻,再也没有人说话。

因为,人人都知道,成功就在眼前了。

呼啦啦……

黑风狂卷。

一尺,两尺……

风越来越强,见愁感受着阵法上传来的阻力,眼睛也就越发地明亮起来,不由得眯眼,看向了被钱缺的明珠照亮着的前方。

黑风洞中实在是太黑了,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吞没光线一样,并且随着他们越深入,明珠能照亮的范围也越来越窄。

整个洞一开始似乎还是平直往内,可到了现在,见愁却能清楚地感觉到,脚下似乎已经成一个斜坡的角度,与之前智林叟地图之中所示的一样。

在他们如今所处的这个九十九尺所在的位置,果真已经“风刮如刀能剥皮”了。

地面上有隐约的黑色凸起,像是一块又一块的石头。

钱缺跺了跺脚,连忙低头去看,顿时惊喜道:“这里曾有果吞风石了。”

不过,随后他就一叹,摇头道:“可惜都是曾经的,现在已经被人采走了。恐怕,还在前面……”

咬了咬牙,钱缺直接摸出一枚丹药来,含入口中,接着手中灵气溢出,竟然催逼着那一枚明珠,再次大放光明!

刷拉!

炽亮的光芒照射出去,终于将厚重的黑暗推开了些许。

于是,众人终于能看见前面五六尺远的地面。

由近而远,地面上凸起的石块,也越来越多。

见愁仔细一看,这些十块都呈现出一种磨圆的形状,像是光滑的鹅暖石,通体似乎是黑色,可真定睛看的时候,便会发现里面流动着深深的紫气。

每一枚吞风石上面,都有一个又一个大大小小的孔洞,像是被虫子咬出来的一样。

黑风洞之中的狂风从里面刮出来,吹在每一枚石头上,竟然都发出了空洞的声响,如洞箫一样,带着一种近乎凄怆的呜咽。

五个人站在这九十九尺处,竟然都觉得毛骨悚然起来。

一枚枚吞风石,竟然都像是一只只号哭的恶鬼……

钱缺这么一照,简直把自己给吓了个半死,大骂道:“花了爷爷我大把大把的灵石,连里面这么吓人都没讲清楚,智林叟,智林叟个屁!这是他娘的智障叟吧!”

“……”

见愁听着,嘴角一抽。

这一瞬间,她觉得钱缺绝对是整个十九洲都少见的奇葩。

旁边的裴潜好心提醒道:“听闻智林叟耳目通天下……”

“呸!”

钱缺一瞪眼。

“坑了人的灵石,还不许人骂了怎么着?就智障叟智障叟怎么了?回头若叫人知道了,一定是你们告的密!我赖上你们了!”

“……”

终于,裴潜也不说话了。

世界回归到只有鬼哭的安静之中。

见愁道:“智林叟地图中所言,百尺为分界,想必也不是立刻改变。这黑风洞中的黑风,乃是渐进变化,我们如今能撑住,再走两步应该无虞。不知诸位道友意下如何?”

拿人钱财,与人消灾,再说了大家都想体会一下黑风洞里面的威力,再差也不过就是被风一吹,掉点皮肉,被吹飞出去而已。

见愁这么一提议,没人反对,大家很快达成了一致,继续小心翼翼朝内挪去。

一步,两步,三步……

呼呼的风声,夹杂着吞风石发出的鬼哭之声,在他们撑起的阵法外面咆哮。

见愁方才一记翻天印,身体之中的灵气早已经被抽走大半,如今也无法再贡献太多的力量,只能保持一个平稳的灵力汇入阵法之中。

每一步,都显得如此艰难。

然而,见愁的目光,却越发明亮起来。

随着前进,他们能看到的东西,也开始多了起来。

无数吞风石,都铺在前面的地面上。

一开始稀疏,后来密集,不过再往前一段,又重新稀疏起来,到更前面就只剩下一片平地了。

然而,在目之所及的尽头,见愁竟然隐约看见,洞壁之上插着几把残兵。

也只能用残兵来形容了。

它们插在洞壁上的姿态不一。

有的是刀,有的是剑,有的是□□,有的是钩,甚至还有一股三叉戟……但是,无一例外,每一柄法器,看上去都是锈迹斑斑,满布着无数的缺口,基本已经成为一堆废铁。

如今,它们还能存在于见愁等人眼前,无非要归功于它们的用材。

只是见愁也相信,再过几年,它们一样会慢慢消散在这如刀的黑风之中。

呜咽声中,见愁的目光,也渐渐地放远。

这兴许就是外面的修士们说的,有人能从里面捡到法器的原因所在吧?

只是……

这些法器,到底是殒身于洞中的修士留下的,还是这黑风洞中原本就有的?

这样深的黑风洞,在智林叟的地图上,也不过才下去一千三百尺。

黑风洞有底吗?

又会是什么样?

一连串的疑问,让见愁陷入了奇怪的恍惚。

这边,眼看着身前不远处就是吞风石了,钱缺简直感动得热泪盈眶。

娘的,这一趟生意真是太难做了!

他舌尖一动,原本被自己含在口中的丹药,立刻被压化,一股暖流霎时涌入身体各处的经脉之中,钱缺双目之中顿时爆出一团精光来,吐气开声,大喝一声:“石来!”

“咻!”

一只手从阵法上撤下来,大袖一甩,一阵狂风朝着外面席卷而去,竟然将地面上那些石头连根拔起,像是拔萝卜一样拽了起来!

受到钱缺大袖的吸引,加之背后狂风推动,每一枚吞风石,都化作了一道深紫色的流光,钻入了钱缺的袖中!

只一眨眼之间,钱缺的面前就空了一块。

他犹不停手,袖子朝着另一边一挥,洞壁之中另一处,立刻也空空荡荡。

这手段,简直像是土匪进村啊!

众人一看,简直叹为观止。

钱缺,不愧是钱缺啊,真是为了材料和灵石不要命了!

心里一阵感叹,众人也不落后,纷纷各施手段。

秦朗张口一吐,竟然有一张小小的幡从他口中飞出,迎风便涨,朝着地面上一卷,立刻也收走了一片吞风石。

周轻云则是秀发一甩,原本插于发间的一根簪子,立刻坠落在地,“当”地一声轻响过后,整个黑风洞的地面竟然震动了一下,挨近簪子的那一片地面上,数枚吞风石霎时蹦出!

旁侧的秦朗连忙控制着小幡再卷,帮周轻云收走了吞风石。

裴潜这边见众人动手,也感了兴趣,撑着阵法的手没放下来,只轻轻朝着某个方向勾了勾小指,“嗖”地一声,便立刻有一枚吞风石从地面上跳出,落入了裴潜的掌心之中。

他抬头仔细地看了几眼,仿佛在仔细辨认研究,却没更多的举动了。

同样暂时没有动作的,还有站在他身边的见愁。

只是……

见愁没动,她肩膀上站着,一直没出过声的那一只小貂,却已经有些按捺不住,捧着那一只玉碗,眼睛发光地盯着阵法外面,焦急不已。

小貂的渴望,她自然感觉到了。

看看前面那一大堆的破烂,见愁心里长叹一声,还是微微点了点头。

小貂一看,立时就想要大叫起来欢呼一声,不过想起见愁之前的吩咐来,它立时两只爪子抱着玉碗,往自己貂嘴前面一挡,及时止住。

接着,两腿一个用力,小貂立刻窜了出去。

这一下,可吓住了钱缺等人。

小貂速度极快,一下从阵法之中穿出去,竟然在黑风之中通行无阻,仿佛半点也不惧怕,反而撒丫子跑开了。

嘴巴往地上一叼,再用牙齿一咬,吞风石就被它起出来一颗,它随意看了看,仿佛不很感兴趣,就直接把石头往玉碗里一放,再次朝着更前方冲了出去。

目标——

墙壁上的无数破烂!

就知道是这样……

见愁狠狠地抽了抽嘴角。

可于钱缺等人而言,这一幕已经不仅仅是抽抽嘴角,就能放下自己的震惊这么简单了。

貂……

这一只貂,竟然在黑风之中,毫发无伤!

瞅瞅这灵活又优美的身姿,拔了这一把再去叼那一把,来回往返于见愁身前与远处的一片破烂之间,没一会儿,见愁面前就已经堆了一大堆的破烂法器。

钱缺感觉自己今天脑子有点懵,好像有谁硬把他的脑袋放到门缝里夹过一万遍一样。

一只,站在无愁仙子肩头,平平无奇的小貂……

竟然这么生猛!

疯了!

这个十九洲已经疯了!

混不下去了!

穿的是阴阳蛛丝织成的衣裳,用的是一看就知道不凡的里外镜,拥有系出名门的风范与不择手段的果断心思,甚至,还有那一条刀枪不入的大长腿……

对,现在还多了一只丧心病狂的小貂。

呵呵……

钱缺觉得自己这辈子都活到猪身上去了。

这一瞬,他想要拽着见愁的衣领咆哮:说,你还有多少法宝,还有多少绝招,统统都使出来,让你爷爷我一次死个够!

只可惜……

如今两手都占着有事做,这只能是他脑海之中的幻想了。

就连在北域见多识广的裴潜,在这一瞬间也已经没有半句话。

见愁看了一眼“嗖嗖嗖”穿梭于无数废铜烂铁之间的小貂,自己的声音也跟做梦一样,开口道:“诸位道友见笑了,我家的貂,不是很能上得台面……”

就这一副丢脸的德性了。

“……”

众人终于彻底无话。

这都要上不得台面,你家的台面得有多高啊!

钱缺心里悲愤不已,只好化悲愤为力量,只当自己看不见小貂,疯狂地朝着外面甩袖子!

法宝不是我的,无敌的长腿不是我的,貂也不是我的,但是吞风石是我的!

我的,我的,都是我的!

刷刷刷!

袖子猛挥,钱缺以自己平生最快的速度收割着吞风石!

见愁将这一幕收入眼底,却并没有什么动作。

对吞风石,她兴趣不大。

趁着众人都重新开始收割石头,她忍不住再次开始了四处打量,没料想,这一看便发现了一个之前没有发现的东西。

距离他们所站之处不远,洞壁上,插着一把深深没入石壁的长剑!

在那长剑上方的石壁上,刻着几个深深的篆字——

黑风洞,百尺!

见愁心里一震。

这一把剑,似乎像是一个标记,乃是曾入过黑风洞的人在此留下的。

在这一把剑的周围,除了那五个大字之外,竟然还密密麻麻刻着不少的小字。

如刀黑风刻过的石壁,早已经坚硬无比,那一枚枚字迹,都像是烙印在上面一样,有的俊秀,有的狂野,有的端正……

不同的字迹,似乎镌刻于不同的时期,由不同的人留下。

从右往左,一一排列。

“黑风洞黑风果真名不虚传,今日行至此处,仍有余力,插剑于此百尺处,以示后来者。吾将继续前行,探路去也。”

“吐血三口,终止此地,难矣难矣。”

“至此力竭,走不动了,娘的,老子回去了。”

“庄皓到此一游。”

“五夷宗庄道友?幸甚,幸甚。”

“尔等逊毙,洒家一口酒一步路,踏此地如通天坦途矣!”

“百尺何足道?假出家人口出狂言!老子非要进去,看看你走了多远!”

“一百尺。”

……

一行又一行的字迹。

这百尺长剑标记周围,真是众生百态。

想来这些人都是在不同的时间到达了黑风洞,留下了新旧不一的字迹。

有的人来得很容易,有的人却知难而退……

见愁一句又一句看下来,顿时生出一种无比奇妙的感觉来。

她的目光,渐渐在石壁上移动,下一刻,却终于停了下来。

石壁上,刻着遒劲有力的几个大字。

“一败何足道?吾生有涯修行无涯,他日卷土重来未可知。”

随后左侧,却跟了一行歪歪扭扭的字迹。

“道友们,右边这是龙门周承江,半个时辰前我看见他进去的!”

更后面的字迹,越发新了起来。

有人在过百尺时,也留字唏嘘:“十年荣光第一人,一朝为昆吾天眷之子所夺,龙门周承江,可叹可惜。”

“……”

周承江,竟然也来过此处。

一败何足道?他日卷土重来为可知。

终究还是个有气魄也有雄心壮志的人物啊。

见愁微微一笑,终于收回了目光,朝着黑风洞的更深处望去。

不知,在百尺处留字的这些人,最终止步于何处?

而她……

又能到何处?

略一思索,见愁忽然并指如刀,在那百尺壁上,留下四个字——

今我来矣!

喜欢我不成仙请大家收藏:(www.cnd1wx.com)我不成仙第一文学网更新速度最快。

我不成仙最新章节 - 我不成仙全文阅读 - 我不成仙txt下载 - 时镜的全部小说 - 我不成仙 第一文学网

猜你喜欢: 穿越之闲妻狼母[火影]父辈的秘密[四代中心]无尊六夫皆妖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一女御皇回天喜劫良缘,纨绔俏医妃林家有女初修仙天命凰谋香蜜沉沉烬如霜一指成仙素女寻仙江湖遍地是奇葩鬼医毒妾异能小娘子邪冰傲天驭香绝色特工庶女女配修仙血泪史11处特工皇妃极品飞仙拒生蛋,八夫皆妖天才儿子杀手娘亲拒生蛋:我的七条蛇相公!逆天九小姐:帝尊,别跑!
完本推荐: 武侠世界大穿越全文阅读修仙狂徒全文阅读诡域档案全文阅读绝品透视全文阅读遵命,女鬼大人全文阅读丛林战神全文阅读暗枪全文阅读修真四万年全文阅读血冲仙穹全文阅读吞龙全文阅读诸天投影全文阅读末世涅凰全文阅读重生之光辉人生全文阅读道辟九霄全文阅读喜劫良缘,纨绔俏医妃全文阅读最强特种兵王全文阅读末世召唤狂潮全文阅读炮灰晋级计划书全文阅读觅仙路全文阅读九婴天尊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大唐第一狠人秘巫之主九天仙缘仙武帝尊大符篆师太古龙象诀我的魔法时代都市阴阳师都市最强修真学生开挂闯异界我家太子妃超凶的大明之雄霸海外美漫之道门修士最佳赘婿神话版三国九阳帝尊山狼万界之全能至尊重生完美时代九幽天帝魅医倾城:逆天宝宝腹黑爹重生神医娇妻:首长,借个吻!洪荒之证道永生唐残武侠仙侠世界的厨神家有悍妻怎么破穿越从养龙开始南宋风烟路重生之最强大亨九龙拉棺

我不成仙最新章节手机版 - 我不成仙全文阅读手机版 - 我不成仙txt下载手机版 - 时镜的全部小说 - 我不成仙 第一文学网移动版 - 第一文学网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