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第一文学网 >> 我不成仙 >> 第327章 尊姓大名

第327章 尊姓大名

“我去, 这不是澹台修吗?”

“他来凑什么热闹啊?”

“又把这些女修带来了, 真是……羡慕死我了。”

“这个女修又是他什么人啊?不会是……”

“呸, 人渣玩意儿!”

……

白银楼前, 本就聚集了一批来看热闹的三教九流。似澹台修这般的“特殊人物”, 在明日星海更是格外出名, 格外“有趣儿”, 认识他的不少,知道他的就更多了。

此刻他一现身,周遭议论, 顿时沸腾。

无数人的目光落在了他的身上,也落在了他身后那些跟随的女修们身上,面露鄙夷者有之, 目现艳羡者有之。

眨眼间, 他所在之处,就已成为飓风的中心。

只不过, 这对澹台修来说, 都是小菜一碟了。

被这么多双眼睛看着, 他浑然不在意, 那一双辨识度极高的暗银色瞳孔, 也只是注视着眼前的见愁,笑得贵气又优雅:“仙子不会不记得在下了吧?”

“……”

这个人……

见愁脑海中瞬间浮现出了自己初入星海时被搭讪的一幕一幕, 自然也想起来眼前这人的名与姓,嘴角便微不可察地抽了一抽。

澹台修, 明日星海“贵公子”。

传说中的炉鼎体质, 因此拥有“佳丽三千”。智林叟在《日新》之中,将其描绘成一个举手投足皆是风度的雅人,但观其人生经历,可绝非什么善类。

她与此人,不过一面之缘罢了。

但说“不记得”,那自然是夸张了一些。事实上她不仅记得,甚至还因为最近几天看《智林叟日新》总看到他的消息,所以对此人印象深刻。

听得对方此问,见愁目光微微闪烁了一下。

她看了看周遭人群,又看了看他身后诸多的女修一眼。这些女修都跟着澹台修,此刻正注视着她,有的好奇,有的审视,也有的充满了警惕与敌意……

她们是不是误会什么了?

见愁默然无语地收回了目光,看上去还算镇定自若,只回了澹台修一笑:“虽只与澹台公子一面之缘,然大名远播,怎敢不记得?”

“哈哈哈,仙子取笑了。”澹台修闻言,竟不由抚掌而笑,“当日一面之缘,在下便觉与仙子实在投缘。只可惜萍水相逢,苦无结识之机,实在扼腕。未料今日能见,却是缘分。仙子也为那个什么左流而来?”

左流……

见愁听得眼皮一跳,面上却没露出半分破绽,摇了摇头道:“我乃无名之辈,今日来不过是听闻有此盛事,所以来白银楼看看热闹罢了。”

“哦,这样么……”

澹台修右手抬起,轻轻一撑自己完美的下颌,貌似思索了片刻,便朝见愁笑起来。

“那不知,在下今日是否有荣幸,能邀仙子同行,共入白银楼,一观风云?”

邀她同行?

见愁微微一怔,心思却在瞬间转动了起来,但并没有立刻回答。

反倒是澹台修,似乎生怕见愁不答应,又补了两句:“在下在星海也算有些年头了,若仙子这般的人物早在星海,没道理会寂寂无闻。想来仙子应该是初来乍到,对星海还不熟悉,所以在下才毛遂自荐,还望仙子不要介意……”

介意?

怎么可能会介意?

这一刻,见愁心里简直都要笑出声来了:真是瞌睡来了就有人送枕头!“意外之喜”,果真是“意外之喜”啊。

《智林叟日新》里提到过,澹台修此人对美貌的女修似乎格外有好感。但她当时看到的时候,并未想过自己也会有成为澹台修“目标”的一天,自然更不会想到对方这“癖好”竟会为她带来方便了。

诚如澹台修所言,她初来乍到,对明日星海的确不够了解。

今日这件事就更不用说了,中间牵扯到多方的利益,比明面上单纯的“悬价”复杂了不知多少倍。

澹台修名声如何暂且不论,单论消息,绝对胜过自己百倍。

若真有这么个东道主,肯带着她进白银楼,可不是正好?

至于进去之后如何,是不是会有什么安危的问题,见愁却不很担心。她来白银楼,某种意义上来说,本就已经很冒风险了,剩下的只管见机行事。

只片刻间,一切利害关系,都在心中梳理完毕。

见愁当然没有拒绝澹台修的理由,她只是垂眸,似乎考虑了一会儿,便笑道:“……这个,既然澹台公子都这般说了,盛情难却,那便有劳了。”

她答应了!

澹台修心里,其实是有些意外的,但转瞬便被惊喜取代:“哈哈,举手之劳,举手之劳而已。时辰不早,咱们也先进去吧。”

说罢,他一摆手,头前带路。

见愁自不反驳,抬步便跟上。但很快,她就发现原本跟着澹台修的那一群女修,竟都没有跟上来,反而翻身御器,眨眼化作流光而去。

“她们……”

见愁不由有些惊讶。

澹台修却没什么反应,只解释道:“仙子该也听闻过,我体质特殊。先前这些姐姐,与我关系匪浅,本就是一路护送我过来的。不过如今已经到了白银楼,此处三十六重阵法重重相叠,砌楼银石更是凡器难破,就是大罗金仙来了,也不愿尝试,可算安全无虞。所以,她们这才离去。”

姐姐……

这称呼。

见愁听了,险些没呛得跌下去,但看澹台修满面的坦然,浑似没事人一般,更何况周围还有这么多双眼睛看着,她实在不方便再打听什么。

正所谓人多眼杂,眼下见愁还是想低调点行事的。

所以,她强忍住了心中那种诡异的感觉,只随着澹台修一路往前走去,很快便到了白银楼的门口。

高大古朴的门口,就修建在眼前。

两侧飞起的檐角,伸向无垠的天际。穿过这一座门,便是一条青石板铺就的宽阔大道,通向尽头的白银楼。

门楼便是外面街道与白银楼的分界线了。

只是要进楼,还要再往里面走。

此刻早就有一群身着浅绿水袖长裙的低阶女修侍立在门楼两侧,前面更有一身着长衫的中年修士,一身稳重。

此人一张脸看起来微胖,给人一种敦厚的味道,但因为眼睛过小,又让人觉得市侩精明。见着澹台修走过来,他便精神一震,连忙迎了上来。

“澹台公子大驾光临,有失远迎,有失远迎!”

“罢了吧。”

澹台修似认得此人,直接就摆了摆手,挑眉一笑。

“白银楼悬价久未出奇货,今日忽然要悬一个左流,只怕又是要搅风搅雨了。大总管,请柬都发到我这里了,我怎能不来呢?”

“您说笑了。”

澹台修这话说得其实很客气,但这中年修士听了,头上却莫名起了一层细密的冷汗,甚至有些局促起来。

“您今日能来,白银楼蓬荜生辉,最高处的位置都给您备好了,还请您随我来。”

一双暗银色的瞳孔里。顿时多了几分并不掩饰的轻嘲。

澹台修注视着眼前这中年修士,终于还是没有再说什么,只是轻车熟路,似乎对这白银楼很熟一般,也没管对方的引路,直接往前走去。

口中,却是在对见愁说话。

“这白银楼,我来过很多次了。”

“此楼修建于三百余年前,本是斗战之场。仙子应该也知道,明日星海三教九流俱有,时常有人爱较个高下,或者看人打架。所以便有了此处,以供往来修士相斗,也提供位置给感兴趣的修士观看,以此得利。”

“不过夜航船来了后,便改了白银楼,将斗战之场变成了悬价之场。”

见愁看了一眼,那白银楼的大总管只管走路,一句话都没说,仿佛很忌惮澹台修一般。

看上去,澹台修与白银楼之间,似乎有点什么。

她不好妄加揣测,只顺着澹台修所指的方向看去。

远看的时候,就觉得此楼银雪似的一片。如今离得越近,这种感觉不但没有消散,反而更加强烈。

楼身的银石,被天光照着,流淌着光华,幻彩一般。

它看上去,就像是安放在明日星海大地上的一颗明珠,亮极了,让人无法忽视它的存在。

只是……

“它很漂亮吧?”

到得楼前之时,澹台修驻足,叹息一般问了见愁一句。

见愁竟一时默然,浮现在她脑海中的,只有昔日多宝道人周钧隐约跟她提到的那些话:抓人囚禁,悬价银楼,售为奴仆,制成傀儡……

“的确很漂亮……”

只是这样的漂亮背后,藏着多少血腥与污秽呢?

想起来,竟有些令人反胃。

见愁不声不响地垂了眼帘,遮掩了自己的一切情绪。

澹台修也并未察觉,他的目光还落在这楼上,暗银色的瞳孔里,却流淌着一点隐约的回忆。

悬价悬价……

想曾经,他也是被悬价的那个呢。

“白银楼……”

口中呢喃一声,澹台修看了旁边那个中年修士一眼,只见对方额头上青筋都要爆出来了,这才满意地笑了一声,与见愁入内。

白银楼里面的装饰,与过于璀璨的外部相比,终于显得古朴有韵味儿了一些。

底层大堂内立着十八根雪白的圆柱,每一根下面都有着一座传送阵,此刻只有少量的修士被绿裙女修们引着进入阵法,随即消失不见。

中年修士先前便说过,给澹台修安排的地方在最顶层。此刻,他摸出了一枚特制的青玉阵法秘符,走向了最右侧的一根圆柱,请澹台修与见愁入内后,便启动了阵法。

片刻轻微的晕眩过后,一条安静的走廊,便出现在了眼前。

木地板铺在脚下,泛着一股独特的清香。

左手边每隔两丈便开着一扇雕窗,一眼望过去,竟是浮云悠悠,天空净蓝;右手边则是一间又一间隔开的屋子,以八卦五行定名,“艮山”“兑泽”“坎水”“离火”……

“这是……”

见愁隐约觉得他们此刻应该已经到了白银楼的高处,只是并不知到底在多少层。

中年修士连忙回道:“白银楼悬价,按例都会将楼中隔岸高台升至最高处,来客则在上三层接待。此次为澹台公子安排的,便是顶层的离火间。本次悬价的清单手札,业已送到屋内,片刻后便会有人前来伺候,二位若有什么吩咐,只管向他们提。”

“好了,这里就不劳大总管费心了,滚吧。”

澹台修似乎有些不耐烦,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声,声音里却还带着笑意。

那中年修士又是一抖,面上更是青黑难看,但最终还是悻悻地告退,颇有几分敢怒不敢言的味道。

见愁打量了一番,心里自有一番思量。

澹台修转眸见她这般模样,眼底有微光明灭,只有些疑惑地问道:“仙子不好奇我跟他之间有什么过节吗?”

“好奇。不过……”见愁声音一顿,回头看他一眼,“其实我更好奇澹台公子为何对我青眼有加,还盛情相邀。”

澹台修一听便没忍住,打量见愁的目光,顿时变得多了几分奇异的暗昧:“仙子不曾听说过吗?”

“听说什么?”见愁不解。

“哈哈哈……”

澹台修顿时忍不住抚掌笑了起来,望着见愁半晌,似乎想说什么,但最终还是摇了摇头,似乎觉得没必要说。

“其实没什么,在下不过觉得与仙子投缘,实在是一眼见着便很喜欢罢了。”

“……”

不必说,这一句话是假话了。

只是见愁觉得,澹台修这人似乎也有些意思,不像有恶意,便没去深究,只跟着一笑:“便当阁下这一句是真话好了。”

“当然是真话。”

澹台修笑得越发厉害,只顺着走廊往前,离火位还在前面。只是他念头一转,又忽然想起来。

“说起来,仙子上次还未告知名姓。不知此次,在下可否得闻?”

又问名姓啊。

见愁往前迈的脚步,略顿了一顿。此时此刻,“见愁”这二字,只怕是不能说出去的,恐惹祸端。

只是,要不要糊弄个名字出来呢?

她心念正转动着,正待要将那行走江湖的假名“无愁”拉出来应付,谁料刚一抬首,前方便有一道深灰色的身影进入了眼帘。

苍色长袍,悠然闲适。

走在这白银楼最顶层的长廊上,却好似信步行走于山野,从姿态到□□,皆有一股孤隐之意。

这一瞬间,见愁的脚步停下了。

前方走过来是王却,他显然是更早一些看见了见愁,略微有些意外,一时也怔了片刻。但待瞧见她身边站着的澹台修时,眉头却慢慢拧了起来。

“天下无处不相逢,又见着道友了。”

见愁顾忌着王却的身份,没有先打招呼,王却倒是随性自然,没在乎那么多,主动向她颔首致意。

澹台修在旁边,在瞧见王却,感受到他修为的瞬间,瞳孔已是一缩。

但随即来的,却是惊讶。

他身边站着的见愁,好像与此人认识?

澹台修没说话,只静静地看着。

见愁心下却是微沉。

在这里遇见王却,算不上什么特别坏的消息,可也实在算不上什么好消息。只是对方打招呼,她自也不无礼,也微笑回道:“看来左流之事,的确牵动八方。此次王道友都来了,贵派多半十拿九稳了。”

称一声“王道友”,不会有人知道这是王却。

道一句“贵派”,不会有人知道她说的是昆吾。

王却自然听得出见愁话中的克制与玄机,同时也感觉到了一种极端的不舒服:我在暗,人在明。这女修知道他的身份,但他对这女修,却几乎一无所知……

“道友说笑了,此次就连东南蛮荒妖魔道与西南世家都有不少能人异士赶赴,王某来不过凑个热闹,既无所图,自也没有什么‘十拿九稳’的说法。反倒是道友……”

王却声音略略一停,目光从澹台修身上扫过,又落回见愁身上,微微一笑。

“前几日在下问询道友尊姓大名,道友只说过几日,自会知晓。看光景,该是今日了。”

“……”

那话,她的确说过。

这一刻,见愁默然抬首,视线相对,便瞧见了王却那一双通达眼睛下面藏着的奇异的慧光。

今日么?

喜欢我不成仙请大家收藏:(www.cnd1wx.com)我不成仙第一文学网更新速度最快。

我不成仙最新章节 - 我不成仙全文阅读 - 我不成仙txt下载 - 时镜的全部小说 - 我不成仙 第一文学网

猜你喜欢: 修仙之如此女配魅世青莲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重生左唯本王在此穿书女配逆袭记女配修仙血泪史娇宠名后:皇上,您要点脸!随身带着淘宝去异界神医弃女逆天九小姐:帝尊,别跑!芊泽花绝色特工庶女修真女配要翻身邪医毒妃绝色妖姬鬼医毒妾天才召唤师[火影]父辈的秘密[四代中心]如意佳婿极道女天师凤霸天下:废材大小姐皇后逆天斗苍穹林家有女初修仙天师打假协会天命凰谋
完本推荐: 丛林战神全文阅读官道红颜全文阅读逍遥小书生全文阅读九婴天尊全文阅读神门全文阅读异界逍遥天尊全文阅读武灵天下全文阅读高危职业全文阅读抗日之铁血兵王全文阅读神煌全文阅读无限之配角的逆袭全文阅读道藏美利坚全文阅读重生于康熙末年全文阅读好想住你隔壁全文阅读地狱电影院全文阅读校园全能高手全文阅读人道崛起全文阅读小四,向着渣男进攻全文阅读万妖之祖全文阅读重生之萌娘军嫂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觅仙道仙韵传太古龙象诀九星毒奶从1983开始穿越者纵横动漫世界进化之眼重生之超级银行系统茅山终极僵尸王我和二哈共系统特种兵之万物提取系统尊上寻宝全世界影视世界当神探王者风暴成神风暴无限猎场修神外传仙界篇神魔之上超神制卡师神游诸天虚海全能跨界王金粉最强运动员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诸天万界神龙系统天降横财武破九荒诡秘之主重生之最好时代

我不成仙最新章节手机版 - 我不成仙全文阅读手机版 - 我不成仙txt下载手机版 - 时镜的全部小说 - 我不成仙 第一文学网移动版 - 第一文学网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