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第一文学网 >> 我不成仙 >> 第543章 逼杀横虚

第543章 逼杀横虚

唯取真人命血, 祭奠一切为真人冤杀之亡魂耳!

横虚真人本已经是重伤在身, 强行催动诛邪印, 几乎耗尽了自己仅余的心力, 又为见愁打断再添上一击重击, 则已走至油尽灯枯之态。

他眼前模糊, 耳中嗡嗡然。

但见愁这一句话, 他却是听了个清楚。

遥想八十余年前,他初到人间孤岛,寻找谢不臣, 于灵识中遥遥望见,这女修还不过是一介寻常妇人,在家中等待自县学回来的良人。乍然间为那一剑所中, 许久都没有反应过来。人倒在地上, 尚有未曾消解的茫然。

在令谢不臣将其归葬时,他未尝没有过犹豫。

可在那一瞬间, 面对天命的不甘, 战胜了他本该持有的理智……

若未将其归葬于风水穴中, 即便扶道察觉他到来, 也无法逆天聚魂使见愁死而复生, 也就不会使她成为崖山的大师姐。而对昆吾怀恨已久的曲正风,自然不至于脱离崖山, 再一步步酿出今日之祸来!

只是他有什么错?

这浩浩十九洲,什么时候不是弱肉强食了?!

伸手扶着那周天星辰大阵的边缘立着, 横虚真人永远也无法忘记自己那一日借此阵衍算出天机时的心情。

真犹如五雷轰顶!

他不明白, 昆吾究竟是做了什么恶事,竟要遭逢大劫;更不明白,自己是做了什么恶事,要为人取代!

如今,一介凡人见愁,成了他唯一没有算中的因果,成了他唯一没有算中的偶然。好似冥冥中自有一只属于天命的手,在这当中拨弄,将他戏耍!

而他,已无反抗之力。

道袍上的鲜血拖在了地面上,逶迤出一片触目惊心的痕迹。

横虚真人的身形晃了几晃,踉跄着走了两步,又停住,胸腔震动着笑出声来:“你能有今日,到底还该谢我!”

谢?

若苦难加身也算一场历练,那的确是该谢的。

见愁平平地回答:“那便谢真人机关算尽,害人害己,不但丧尽天良,亦自掘坟墓吧。”

她本是一凡人,该没有什么修行的天赋。

但谢不臣一朝杀妻,埋她入那风水龙穴,使她魂魄为精怪噬咬,阴差阳错竟有了天虚之体,除了于修行一道上除了苦些,也因此难过问心道劫外,前半程几乎算得上是一帆风顺。

对很多人来说,这前半程的成功就已经足够了。

于人生一道而言,失败了无数次再成功的人终究是少数,世上多的是失败多次后越发失败的人,相反,一开始就成功的人更容易一路成功下去,纵使中间有些挫折,也无法摧毁他们的信念。

如何开始,实在很重要。

而她最好的开始,便来自这最深的劫难,没有横虚真人,就没有今日的见愁。

只是那又如何呢?

天下的道理,并不是这样讲的。

“前有为一己私欲害崖山千修殒命,中有为化昆吾大劫唆使谢不臣杀我证道,后更恩将仇报战中偷袭,放走神祇少棘,重伤我故友朝生,杀我旧识鲲鹏!”

一句一句,皆沉重无比。

见愁肩胛之上的剧痛,都还未完全消解,让她在说出这一番话时,没掩住眸底的几分伤怀!

周遭所有修士已经愣住了。

他们都知道横虚真人先前于战场上催动的那一记诛邪印有何等大的威力,毕竟是不容于此界的力量,也曾在离开极域前看见那乍现于苍穹之上的垂天之翼虚影,当时便已有隐隐不妙的预感。

但此刻亲耳听见,依旧是觉得心底一沉。

说到底,那傅朝生虽是妖邪,鲲鹏亦跟在他身旁,可这二者也并未对修士做下什么不可饶恕之事,连妖魔道在阴阳界战中都可暂时放下仇恨,横虚真人关键时刻反戈一击,于情于理,都实在让人无法理解。

这也让他们彻底站住了。

既不知道是该上前阻止见愁,还是就这般袖手旁观站在此处看着,一时相顾踌躇。

见愁却始终站在殿前,手按长剑,眉心一线红痕隐现,淡淡续道:“血债该要血偿,真人纵巧舌如簧,狡辩推脱,但真人之所作为,道心可证。崖山昆吾,两门交好数千载,见愁乃崖山门下,视真人为长辈,不敢擅自动手。但请真人一全两派旧日交情,体谅在场诸多正道修士之难处,自裁谢罪!权当,为昆吾留个体面。”

众人听得背后发寒。

纵然他们对见愁了解不多,可只听这一番话都能听出来,她言语中看似客气,实则根本没给横虚真人留下半分余地,也根本没有半分要饶恕的意思。

言下之意是,他若不自裁,她便连昆吾最后的体面都不给留了。

只是横虚真人听闻此言,却是大笑了起来,好似听见什么荒谬之言,大声反问道:“谢罪,我横虚何罪之有?!”

云海之上,是整个十九洲的精锐修士。

云海之下,是再也不会醒来的昆吾弟子!

横虚真人的目光从见愁的身上,移到周遭,落到那一张张神情各异的面容上,心中非但有半分悔意,反而更添上几分无言疯狂!

他在笑,嘲讽地笑!

“我修行千余载,天赋虽非绝高,却是门中修为第一!申九寒不过得蒙天赐,天赋略高,却性情倨傲,有勇无谋,草包一个!凭他,却得了轩辕剑……”

“昆吾若真有这蠢货执掌,怕不出三百年便沦为寂寂!”

“我不过是让师尊看清了他的无能,再坐上这首座之位,数百年来功绩有目共睹!”

“我,何罪之有?”

“十一甲子前阴阳界战,我昆吾半道遇伏是实,虽未及赶到,可杀崖山千修之罪魁,实乃极域!纵昆吾驰援未及,北域佛门之内乱也逃脱不了干系!”

“我手中未沾半滴崖山之血!”

“我,何罪之有?”

“便是衍算天际,得昆吾大劫之谕示,我亦赶赴十九洲,亲收谢不臣为徒,倾囊相授!纵是唆使他杀你,却也为你留了一线生机!”

“更何况便是真杀了你又如何?”

“一人之性命,千百人之性命,换了是此时此地在场其余之修士,你尽可问问,他们——怎样抉择!”

“我,何罪之有?!”

原本铿锵的声音,到末了已是沙哑一片,那凌厉的眼神更如凌迟一般从每个人的脸上扫过。

四下里一片静寂。

一时竟是无人敢直视他,更无法回答他这一番声色俱厉的质问。

横虚真人便快意地大笑起来,抬袖间已是豁然一指,竟然指向了一旁久未言语的扶道山人!

见愁皱眉望着他。

横虚真人声音却已染上了几分讽刺,只对她道:“算计?我横虚自命能与天斗,可算来算去,又怎么及得上你这一位师尊?你当真以为,他扶道是什么良善之辈,收你为徒是为了积德行善吗?!”

这一瞬间,扶道山人只觉得心底最后那一点亮光也灭去了,仅剩下一点冰冷的残灰,铺在日复一日更深的伤口之上。

他清明的双眼,回望横虚真人。

只看着他近乎癫狂的姿态,一语不发。

横虚真人声音便越发激昂,仿佛要将这一生的恨意都宣泄出来,瞪视着扶道山人,万般不甘:“你扶道若非心有成算,怎会悄无声息在我离开后,去了那山野村落,收她为徒?非但如此,还借一句戏言,使她成了你崖山绝无仅有的‘大师姐’!你不过是明知我昆吾罪不至此,可心中仇恨无处安放,才有这后来的一切。你敢说你之所为,一桩桩一件件,不是针对我昆吾、针对我横虚而来?!如今昆吾落得与你崖山一般下场,你扶道总该满意了?!机关算尽的,又岂止是我……”

机关算尽……

扶道山人从未想过,这四个字,竟还能用到自己身上。

他若是机关算尽,十一甲子前崖山便不会遭逢劫难;

他若是机关算尽,昆吾这数百年来绝不会如此安生;

他若是机关算尽,凭他横虚,怎可能安然活到今日?!

当真是其人如其所见。

自己是什么人,便看旁人皆是如此……

到了这境地上,旧日那粉饰出来的太平与和睦,都已经被血淋淋的现实撕扯破碎,露出现实最狰狞与残酷的真相。

扶道山人终究是无法再欺骗自己了。

他与横虚皆是年少成名,相识于小会之上,是不打不相识,时人并称为“双璧”,一时辉映。

从此仗剑江海,并肩山岳。

是莫逆的挚交,是能一坐三日饮酒论道的知己……

可横虚与他,到底是不同的。

他天赋不高,因此总要比旁人用功几分,亦习惯了去算天下人的心思,显得思虑周全,处事妥帖,彼时与他放旷不羁、随性而为的风格,是截然不同的两样。

原还是志同道合,后来竟然变了……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呢?

扶道竟有些记不清了。

他只记得这一切最明显的改变,似乎便是在第一次阴阳界战之后,横虚坐上昆吾首座之位,在诸天大殿上见了崖山众修,淡淡地拒绝了他们要见申九寒的时候。

及至阴阳界战重启,他才不得不诸般谋划,使见愁奇袭昆吾后从弥天镜入极域,不与众人一道。而横虚在此期间,亦是真心要向极域复仇,恢复轮回,甚至八方城一役时,二人时隔数百年再次举剑并肩,默契依旧……

他本以为,横虚终究留了一分初心。

可在他魔怔似的反戈向傅朝生一击时,所有的错觉便都崩散一空。

如今站在这昆吾的诸天大殿前,分明周遭都是熟悉的人,可他放眼望去,竟觉陌生。

更觉横虚这一张扭曲的脸陌生。

他笑出来,浑浊的眼底已含满了泪,只闭上眼,怆然道:“扶道一生,从未害人……”

扶道一生,从未害人。

简简单单的八个字,却在落地那一瞬间,如利剑,如洪钟一般,撞击在横虚的心底,让他面上所有的疯狂,都在这一刻冷却下去。

往昔的一切,悉数浮现。

横虚真人终是退了一步,又退了一步……

初时只是低笑,继而大笑,到末了已是意态疯狂,可泪也从眼底滑落……

似狂,亦似悲!

谁也无法度测这一位往昔德高望重、受万人敬仰的大能,此刻是何等心绪。

后悔,抑或不悔?

所有人只能看见他仰天大笑的姿态,听见他那一声连着一声的笑声……

只是笑够了,便也似乎清醒了。

那疯狂之色从他面上散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超凡的镇定与从容,好似先前的一切质问与反问都不曾发生,他依旧是昆吾首座、正道的领袖。

横虚真人的目光,落在了谢不臣的身上。

他看了很久,很久……

谢不臣立在原处,既不上前一步,更不后退一步,自曲正风揭穿横虚真人收他为徒时的种种谋算后,他面上的表情便没有半分变化。

不悲不喜,无情无恼。

只这般由得旁人去猜测,却始终不泄露分毫的真实。

横虚真人望他,他亦平淡回望。

这一刻,实有汹涌的暗流,但也只有这对望的师徒二人知晓了……

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彼将取吾而代之!

往日他不服。

到得今日田地,才算知道,所言非虚!

横虚真人想起那关键时刻护住了自己的九疑鼎,淡淡地笑了一声,目光掠过见愁,落回扶道山人身上,只道:“扶道,相交一场,今日这一切,便当是我横虚作茧自缚,负尽天下吧!一切罪孽皆是我一人作下,崖山之仇已算是报了;可当年唆使谢不臣杀妻证道,实乃我一人之私心,不该祸及昆吾,不该祸及我徒!彼时他不过一介凡人,又能知晓多少?但请你念在多年的交情份上,应我一事,今日血仇,昆吾可一笔勾销,绝不追究;我横虚亦当拔剑,谢罪天下!”

扶道山人睁眼看他,只觉他这人之将死的一刻,也显得面目可憎,虽有旧日交情在,可无论如何也无法应一声“何事”。

可横虚真人似乎半点不介意。

他只是重凝出那一柄几乎谕示了他一生命数的锈剑,平静道:“自今日起,但在此界,你徒见愁不得向谢不臣寻仇,更不得再伤我昆吾弟子,从此崖山昆吾,秋毫无犯!”

“荒谬!”

扶道山人虽是崖山执法长老,能决定崖山大半之事,也知今日这一场争端若真能既往不咎,至少可保得曲正风性命,可他何来的资格,替见愁应下横虚这无理之请?

一时便要冷笑。

然而还未等他开口,见愁清冷的声音,已出乎众人意料地,在这一刻突兀响起:“若我答应,真人当真肯践诺?”

“绝不改悔。”

横虚真人的眼底出现了一分笑意,回看向见愁。

见愁何等玲珑剔透的心思?

横虚真人之所谋所想,她真看了个清楚。

只是也根本不等旁人表达什么意见,她便已立在这诸天大殿之前,当着这天下在场修士之面——

并指向天,断然立誓!

“我,崖山门下,见愁,在此立誓!”

“自今日起,凡在此界,绝不向昆吾谢不臣寻仇,更不对昆吾弟子加之刀兵!”

“若违此誓,天地当诛!”

“轰隆!”

雷霆降落,在这极其接近苍穹的地方,赤金色的闪电划过,将见愁那挺拔决然的身影,深深刻入众人眼底,成了众人记忆里磨灭不去的画面……

也将她一双沉冷的眼眸,染成赤金!

誓言已成,见愁放下了手掌,也同时扣紧了手中长剑,肃然冷漠的面容上未见丝毫怜悯,只道一声:“请真人谢罪!”

“哈哈哈,好,好!”

不愧是崖山门下,不愧是在这短短不足百年的时间里成为十九洲至强的大能!

便是连横虚都没想到,她竟如此果决!

这般的冷酷,这般的狠辣,倒是令他刮目相看!

只是可惜了……

当初被他收座弟子的,是那智计犹胜于他的谢不臣,而不是眼前这拥有一颗赤子之心的女修!

只恨这一生,斗得过人,斗不过天!

横虚大笑。

只在这一时,立在这昆吾的最高处,向四周怅望一眼,似要将这昆吾的山山水水都深深刻进他永世的记忆中,再不遗忘。

而后陡然引剑!

“真人!”

“首座——”

“师尊!!!”

周遭惊呼声已撕心裂肺,但昆吾众人要拦也迟了。

暗红色的锈剑,自脖颈一抹而过,剑锋凝着剑气,穿破他道体,殷红的鲜血洒在那高高的台阶上!

片刻后意识崩碎,人也倒下。

锈剑“当”地一声落地,散成了一堆铁锈!

一代巨擘,引剑自戕,已是身死道消!

那血色浸了开去,染红了天边的云霞。

一如当年小会,他于此云淡风轻地挥袖,将剪烛派众人的鲜血一抛,成那天边的晚霞一抹,尽入昆吾跌宕画卷之中……

喜欢我不成仙请大家收藏:(www.cnd1wx.com)我不成仙第一文学网更新速度最快。

我不成仙最新章节 - 我不成仙全文阅读 - 我不成仙txt下载 - 时镜的全部小说 - 我不成仙 第一文学网

猜你喜欢: 神医狂妃,废材三小姐天才召唤师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归德侯府邪冰傲天邪瞳战神七小姐林家有女初修仙修真女配要翻身重生之幸福天才魔妃丹宫之主喜劫良缘,纨绔俏医妃逆天九小姐:帝尊,别跑!天师打假协会紫降异世重生之神医嫡女江湖遍地是奇葩女配修仙记女配修仙血泪史师父又掉线了随身带着淘宝去异界异能小娘子笑傲长生界香蜜沉沉烬如霜穿越契约:御兽
完本推荐: 无尊全文阅读人道崛起全文阅读小四,向着渣男进攻全文阅读末日蟑螂全文阅读仙武大帝全文阅读西游之大娱乐家全文阅读渔色天香全文阅读校园全能高手全文阅读喜劫良缘,纨绔俏医妃全文阅读校园护花高手全文阅读官道红颜全文阅读重生末世之后全文阅读交锋全文阅读权力巅峰全文阅读末世召唤狂潮全文阅读不灭元神全文阅读九焰至尊全文阅读惊悚乐园全文阅读官策全文阅读重生之财源滚滚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无限升级之穿越诸天重生八零锦绣军婚诸天尽头重燃神话版三国恶魔就在身边仙宫永恒圣帝我的魔法时代我家太子妃超凶的穹顶之上神医凰后穿越五十年代之养殖大户箭魔坐忘长生杨小落的便宜奶爸天神学院长宁帝军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九天神皇魔法种族大穿越特种兵之种子融合系统哈利波特之罪恶之书至尊特工手术直播间重生九零神医福妻地球穿越时代九天仙缘科技传播系统苍穹九变

我不成仙最新章节手机版 - 我不成仙全文阅读手机版 - 我不成仙txt下载手机版 - 时镜的全部小说 - 我不成仙 第一文学网移动版 - 第一文学网手机站